‌·

[个论]昭杨专栏:法国极右翼迎来问鼎总统宝座的最佳时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23日        版次:AA23    作者:昭杨

    天下论坛

    昭杨专栏

    距离法国总统大选首轮投票还有约两个月的时间,但近来一系列事件让选情再次陷入扑朔迷离。首先是本月初巴黎郊区黑人青年遭遇法国警察的野蛮执法,引发了郊区数十个市镇居民的抗议和骚乱,再次暴露了长期以来法国非裔移民后裔融入困难,郊区社会撕裂的困境。而在上个月,法国艺术圣殿卢浮宫附近发生针对巡逻士兵的未遂恐怖袭击,引发了法国民众对安全问题的强烈关切。与此同时,法国传统主流政党也“屋漏偏逢连阴雨”,此前大有希望问鼎总统宝座的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因陷入“空饷门”危机而声望大跌,左翼社会党在现任总统奥朗德退选后暴露出政见分裂的问题,最终胜出的候选人阿蒙并未获得社会党绝大多数的支持。社会形势不安再加上主流政党选情低迷,让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的支持率不断攀升,现已领先其他候选人成为法国总统大选首轮投票的头号热门。

    选情的高涨意味着法国极右翼迎来问鼎总统宝座的最好时机了吗?恐怕未必。首先,无论是近期的郊区骚乱还是未遂的恐袭,据笔者观察,其烈度和影响都十分有限,并没有改变法国日常政治和社会秩序,预计对选情影响不会太大。其次,主流政党信任危机的得益者不止极右翼政党,比如菲永“空饷门”和左翼分裂后,支持率攀升最快的其实是脱离社会党阵营另起炉灶的独立候选人马克隆,表明国民阵线在法国民众中的认同度仍然有限。最后,法国特色的两轮选举制使最后的得胜者总是那些大多数选民不反感的候选人,极右翼激烈的政治主张固然可以吸引到众多支持者,但同时招致了更多的反对。因此极右翼很难把首轮的优势转化为次轮的胜势,2002年法国总统大选国民阵线候选人在第二轮大败于希拉克就是例证。

    更深层次上来说,极右翼在法国执政的阻力不仅来源于制度因素,更多来自历史文化层面。从政治理念上来说,法国国家格言是自由、平等、博爱,其政治文化可以追溯到法国大革命和19世纪欧洲革命,本身就带有鲜明的普世性色彩,从第三共和国至今,已在法国扎根近150年,早已深入到政治和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而极右翼政见背后的孤立主义和民粹主义思想和法国政治传统全面抵触,这是大多数人无法认同国民阵线的重要理由。从历史上来说,二战时期纳粹德国控制下的维希政府是极右翼在法国唯一的执政经历,也是现代法国最不堪回首的回忆。国民阵线领导人多次赞赏维希政权下的种族不平等和反犹主义,并提出类似的排外政治纲领,让很多法国人把极右翼和法西斯联系在一起。正因为如此,每当极右翼选情看涨,主流选民不分左右会联合起来投票给其竞争对手,2015年法国大区选举国民阵线从首轮的所向披靡到第二轮的颗粒无收正是此种状况的最好演绎。

    事实上,国民阵线的政治纲领虽极具煽动性,但可行性不高。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英国脱欧派和特朗普的宣传话语,提出“法国优先”的口号,承诺一旦执政,就恢复法郎,退出欧元区,重新实施保护主义的经济政策。国民阵线还宣称只要取消外国人在法国的工作机会和社会福利,法国人的失业问题和社会保障就能迎刃而解。国民阵线的主张对全球化进程中感到社会不平等加剧的法国下层民众颇具感染力。而有识之士却看到,法国的经济规模、市场容量和产业全面性和美国无法相比,其经济繁荣更依赖与外界的联系,这也是经济规模与法国近似的英国要在脱欧后立即启动“全球化的英国”战略的原因。而且法国深度参与欧洲一体化近70年,其方方面面已和欧洲产生密不可分的联系。因此,法国脱离欧洲一体化并转向自我封闭,所付出的成本和对本身的伤害将难以估量。

    综上所述,尽管此次法国总统大选被骚乱、恐袭和主流政党危机的阴云所笼罩,但国民阵线并未提出可行的大选纲领。而且阻碍法国极右翼执政的选举制度、政治文化、历史认识等因素并未改变。因此,在西方世界刮起“特朗普旋风”之时,法国极右翼将会在此次大选中获得更多的选民支持,但与问鼎总统宝座仍有一段距离。

    (作者系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博士候选人)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