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历里的它们不仅萌还虐狗

物种日历团队今年科普,反复强调保护动物的重要性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15日        版次:AA11    作者:冯群星

    插画中的桃面情侣鹦鹉标准像。

    黄领情侣鹦鹉。    

    鸡尾鹦鹉。        

    昨天物种日历里发狗粮的不是人,而是鸟。

    如果留意昨日的物种日历,扫一扫背后的二维码,会有一对桃面情侣鹦鹉出来虐狗。南都记者了解,虐狗鹦鹉背后的插画师翼狼,还是一名广东本地宅男。从2015年的《城市物种日历》、2016年的《餐桌物种日历》再到今年的《萌物种日历》,物种日历背后是很多像翼狼一样热衷科普的作者,他们多是植物学、动物学等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今年物种日历的很多文章,都在反复强调保护动物的重要性。物种日历项目的首席编辑———果壳网编辑老猫表示,“可爱的物种需要保护啊,有些物种已经濒危啦,不要因为萌就买来放在家里啊。”

    连续三年情人节

    他们都在日历中虐狗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情人节,物种日历中分别是月季、可可和桃面情侣鹦鹉。作为拍板确定物种的人,老猫在《萌物种日历》里埋了很多稍显奇怪的“梗”,其中不乏冷幽默———2015年放的是月季而非玫瑰,可见一斑。“毕竟每年的情人节,是大家送月季送得最多的一天。”

    相比之下,今年的桃面情侣鹦鹉就显得正常许多。这种鸟类在英文里叫做“lovebird”,作为情人节物种理所当然。“经常一夫一妻一辈子,没事儿就喜欢两只鸟腻歪在一起”的属性,萌的同时,也很适合拿来花式虐狗。

    南都记者了解,今年虐狗鹦鹉背后的插画师,是去年新加入物种日历团队的作者翼狼,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广东人。翼狼这样描述自己加入的缘由,“碰巧又赶上了中秋节的‘大闸蟹灵魂画作’比赛(注:物种日历在去年举办的一次征集活动),顺便投了个稿,又碰巧进了前十……因为奖品的大闸蟹实在是很好吃,所以我就被‘招安’了。”“画插画的时候要注意的事项,我觉得还是尽量还原物种的原貌吧!虽然物种日历中科普插画的定位是‘画风跑偏的’,但若跑得太偏了毕竟还是会和‘科普’的初衷有点出入。”翼狼说。

    科普作者“天团”

    多是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一个数据是,2017年《物种日历》上线72小时,销售额已经突破500万。物种日历及每日零点固定推送的微信文章,已然形成一个巨大的引力场,越来越多的“自然控”们被吸引至此,交会碰撞,发现自然万物的美好之处。值得注意的是,3年前的日历市场还不似今天般花样繁多。物种日历的横空出世,如同清流,让人倍感新鲜:每天对应一个城市物种、撕页设计、精美插画、扫码看文章,“老黄历”还能这样玩啊?

    物种日历团队最早的成员,来自果壳网社区“自然控”。老猫说,每天推出一个物种介绍,其实是“自然控”的编辑们一直想做但没做成的事。直到策划物种日历项目,终于有了实现的契机。为什么是日历?老猫在果壳网的文章里做过解释。“首先是频次高,日历大家每天都会看,其次是信息量够,我们可以在一整年里,每天给大家介绍一个物种,带他们重新发现自己的城市。”

    与传统的日历相比,物种日历扮演了更多的角色,不再是单纯的时间记录工具。它成了一座桥梁,一头是消费者兼读者,一头是果壳网的科普作者“天团”。物种日历的作者,多是植物学、动物学等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士。说起今年的物种日历,植物方向作者、首都师范大学植物学教师顾有容也费了一些心思。“植物的萌点很难找,不动的东西就萌不起来啊!”

    对于包括翼狼在内的很多作者来说,在物种日历写科普的初衷很简单,就是在科普中分享知识的快乐。可以和同好交流,把自己喜爱的物种介绍给更多的人知道,何乐而不为?

    不要因为萌

    “就买来放在家里啊”

    或许是2016年的《餐桌物种日历》过于切中广大吃货的要害,在最近的一次直播问答中,有读者向老猫发问:2017年的《物种日历》里面,还有什么能吃的啊?就此来看,物种日历确实已经成功地渗入许多人的生活。老猫觉得,这也是做自然物种科普讨巧的地方,即接地气、门槛低。毕竟,很多物种就存在于大家的身边,人们有个印象,容易产生好奇心和求知欲。“如果是量子物理这种就太抽象了,写科普的话,光解释术语可能就得一整篇了吧。”他说。

    不过,老猫也谈到了编辑《餐桌物种日历》时的焦虑:“做能吃的物种,不太可能把保护动物的内容放进去。”待到《萌物种日历》,这一焦虑终于有所缓解。有心的读者或许已经注意到,今年的很多文章都在反复强调保护动物的重要性。有些作者也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吐槽,物种日历的文章都写得较为浅显,甚至偏向猎奇,不知道读者能get到多少“动物保护”之类的严肃内容。但不管怎样,他们始终坚持着做科普的初心。

    擅长鱼类与美食方向的作者萨鱼,就在最近一篇介绍糖果蜗牛的文章里,用大段篇幅突出糖果蜗牛的脆弱。“越来越多的彩色蜗牛收藏者和贝类工艺品贸易的需求已对它们的种群数量造成了巨大冲击,如今,很多地区已经禁止这类树蜗牛的收集和销售。”“可爱的物种需要保护啊,有些物种已经濒危啦,不要因为萌就买来放在家里啊”,老猫笑着说,“总之我们很努力地在说这些事情啦。”

    面孔

    虐狗鹦鹉背后 广东宅男的插画科普

    今年情人节主题物种,那对虐狗鹦鹉,背后的插画师是去年新加入的作者翼狼。他从出生就住在广州,也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广东人。翼狼介绍,广东地区好玩的物种,脑中闪过的第一种动物就是沙皮狗!这种浑身都是皱褶的、丑萌丑萌的狗,其实是广东地区的土特产!其次就是“龙眼鸡”(长鼻蜡蝉),虽然是一种果业害虫,不过色彩很是鲜艳,长相也非常特别!另外,还有广东沿海以前算是比较常见的鲎,这种浑身披甲、有着坦克一般的外表和少见的蓝色血液的古老物种也是非常有意思的呢!不过,翼狼说它们暂时都还没在今年的日历上出现。

    日常工作 和科普没太大关系

    南都:你现在做什么工作?跟科普有关系吗?

    翼狼:我现在在一家国企做文职工作,除了偶尔会被同事问起对转基因和老虎吃人之类的事件的看法之外和科普没有太大关系呢。

    南都:是怎么开始画插画的,自学成才吗?

    翼狼:画插画其实纯粹只是因为喜欢画画~作为工作闲时活动脑子和消遣的一种方式吧。说起学美术的话是从4岁左右开始在少年宫学画,然后一直就这么当作兴趣坚持下来了。

    南都:是如何加入物种日历团队的?发表于物种日历的第一幅插画作品是?

    翼狼:其实加入物种日历缘起于一次填坑(笑)。在2016年9月左右的某一天,我们的日历娘为了某篇文章的授权联系了我,然后说起有几篇文章还没有人认领,于是当时我半推半就地认领了一篇关于“狍子”的文章。正式发表在物种日历的第一幅插画,也是在2016年12月8日那篇“狍子”的文章中的一张随手画的插图,一只存在我小时候的想象中的,“毛绒绒的野猪”造型的“狍子”。

    半路出家 最纠结截稿日期

    南都:你的专业背景?擅长的领域是?

    翼狼:比起物种日历团队中各路大神,我只能算是个半路出家的。大学的时候学的是动物学方向,兴趣一直在动物行为学这个方向,所以比较擅长的也是这个领域。不过因为在本科之后就离开了科研圈没有继续进修,所以知识的局限性也比较大呢。(其实最擅长的应该是吃吃吃……哈哈哈)

    南都:给物种日历写文章纠结吗?有趣的地方和困难的地方分别是?

    翼狼:毫无疑问最纠结的当然是截稿日期啊!因为本科毕业之后从事的工作和学术方向无关,所以获取新的知识的途径有点缺乏,写文章的时候有时还要从果壳网的问答和小组帖中去寻找灵感,这应该是除了截稿日期之外最大的困难了(笑)。当然,还有一点比较麻烦的就是要努力战胜自己的拖延症,毕竟我是持有“挖坑不填”这种特技的人啊。

    出品:南方都市报科学新闻工作室

    主持:陈养凯

    采写:南都记者 冯群星

    图片来源:物种日历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