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聂树斌案再审检察意见“出炉”始末

光复查阅卷笔录就达20余万字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2月12日        版次:AA01    作者:新华社

    据新华社电 2月9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发布最高检关于聂树斌案再审检察意见书,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有媒体评论认为“最高检检察意见是聂案民意的法律解读”“在聂案重审的跌宕起伏之后,最高检公布的检察意见也成为一份历史文献”。这份沉甸甸的再审检察意见书到底是怎么出炉的?2月10日,记者专门采访了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聂树斌案办案组。

    复查阅卷 笔录达20余万字

    2016年6月6日,最高法决定提审聂树斌案并交由第二巡回法庭负责审理。随后,最高检成立聂树斌案再审办案组。

    “聂树斌案再审办案组于2016年8月3日至19日赴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集中封闭阅卷,并将全部案卷材料复印带回逐一审查。办案组的每名成员都分别独立审阅了在案全部43册卷宗及50余份视听资料,形成20余万字的阅卷笔录。”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厅长尹伊君介绍说,办案组还于2016年10月31日至11月2日赴河北开展证据复核调查工作。针对原案重大缺陷和瑕疵以及一旦开庭审理有可能到庭的证人,共复核和询问原侦查、技术及鉴定人员等20余人,实地走访查看了案发现场,制作调查询问笔录200余页。

    “办案组每位成员都独立对聂树斌案提出了自己的初步审查意见,有的成员侧重于关注办案程序,而有的则更关注案件自身的实体性问题,因此,这些初步审查意见虽然并不完全一致,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就是办案组所有成员对于聂树斌应当改判无罪这个最终审查结果达到了高度统一。”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申诉二处处长杜亚起说。

    2016年9月12日,办案组集中研究起草审查报告有关问题,着手草拟检察意见。2016年11月16日,办案组再次集中研究审查报告修改问题,并进一步修改检察意见。最终,这份沉甸甸的检察意见提交至最高法。

    办案组每名成员分别独立审阅了全部43册卷宗及50余份视听资料,形成20余万字的阅卷笔录。复核和询问原侦查、技术及鉴定人员等20余人,制作调查询问笔录200余页。

    实物证据 应遵循供证一致

    聂树斌案从被提起申诉起,便引发了社会各界关注。杜亚起坦言,对于最高检申诉检察厅案件承办人员而言,如何排除各种干扰、做到客观公正,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真正让事实说话、让证据说话是最有效的应对之策。为此,我们始终坚持三个原则:第一,坚持一切事实认定都建立在客观真实合法的证据之上;第二,彻底摒弃存在新旧两个不同证据标准的错误认识;第三,切实坚守检察权行使的客观公正立场。”

    杜亚起举例说,《意见》对于聂树斌有罪供述真实性、合法性存疑的第二条理由为“作案工具来源不清,原审判决认定花衬衣系作案工具存在重大疑问”,主要依据包括“花衬衣来源不清”和“聂树斌供述偷拿花衬衣动机不合常理”。

    “虽然聂树斌供述偷拿了一件衬衣,并对该衬衣进行了辨认,但失主梁某并不能证实确实丢失过衬衣;而让聂树斌辨认的花衬衣曾被清洗,且未对现场提取的花衬衣进行清洗的过程作出记载和说明。现场提取的花衬衣与让聂树斌辨认、随案移送的花衬衣是否同一存在重大疑问。聂树斌多次供述偷拿衬衣是准备自己穿,但根据物证照片及现场勘查笔录记载,该衬衣仅是衣长61.5厘米的女士上衣,且多处破损。”杜亚起认为,作为案件的实物性证据,其自身的客观真实性至关重要,一般而言,先供后证的证明力要高于先证后供的证明力。只有当供证一致,口供的真实性就颇具说服力,被告人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合法性才能得以保证。

    《意见》对于聂树斌有罪供述真实性、合法性存疑的第二条理由,主要依据包括“花衬衣来源不清”和“聂树斌供述偷拿花衬衣动机不合常理”。

    现场勘验 坚持实地亲自调查

    尹伊君表示,检察机关充分发挥好监督作用的前提是所有的复查程序一步都不能少,该阅卷要全部阅完,该调查复核的证据要调查复核,该实地查看现场的要亲自查看体验。这样才能避免所有的论证分析都处于空中楼阁之上。

    多年过去,尽管聂树斌案的案发现场早已物是人非,最高检聂树斌案办案组成员坚持到现场实地勘查。“当时案发现场是一片玉米地,现在案发地却被一条南水北调的水渠流经而过,案发现场的痕迹早已无处可寻。”杜亚起说,虽然去案发现场之前就预想到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作为检察机关案件承办人,却不能基于“可能会白跑一趟”的认识就不去做。

    “去案发现场复核的过程就像大海捞针,有可能捞得到,有可能捞不到,但必须去做。任何事物体现出来的特质很可能会与其他事物发生关联,有些人认为,只有在案的证据才会对案件判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有时候,其他方面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因素,对于在案证据的判断是非常有帮助的。”杜亚起认为,这是案件承办人最基本的态度问题。正如聂树斌案再审宣判无罪后,作为再审合议庭审判长的胡云腾接受采访时所言,“内心的确定感非常重要”。

    尹伊君感慨,案发地从20多年前荒无人烟到如今流水长河,似乎也预示着我国法治建设进程在不断推进。

    到现场实地勘查。痕迹虽然早已无处可寻,但作为检察机关案件承办人,却不能基于“可能会白跑一趟”的认识就不去做。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