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时代的理性选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2月25日        版次:AA20    作者:尼德罗

    脱域

    ●尼德罗

    圣诞前夕,厚重的雾霾笼罩北方中国,各种新闻、段子层出不穷,有关学校、孩子的新闻更加引人讨论。河南安阳林州临淇镇一中,在空气严重污染,空气污染指数连续爆表,林州市教体局下发了全市各中小学、幼儿园停课通知的情况下,依旧在操场上举行了400人规模的考试,可谓成功借助雾霾讨论的风口,自行引来无数鞭挞。涉事的校长已经被停职,具体如何处理暂且不议,但对于校长的指责声已如洪荒之流,汹涌而来。

    我几位在北京的朋友纷纷表示,乡村小学的校长真的很无知,他们对于雾霾的危害认识肤浅,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对此,我却不以为然。雾霾的危害并不是什么高深知识,一个中学校长,一群中学老师,稍加了解便可获知概况。重要的是,雾霾导致的立竿见影的危害,除非是个别呼吸系统疾病的患者,一般人无法立即感受到。北京这种超级都市的居民,之所以对雾霾充满恐惧,更多的是一种趋势上的预测。

    微博上,一个77级、82届的大学生毕业生———如今自然是社会名流———列举了自己那一届同学的健康情况:在北京的33个人中,已经有8个人得了各种癌症,而在美国的21个人,则无一患癌。此博主的说法,将北京雾霾与癌症高发率相联系,采用的是一种“相关性”的解释路径。这种推理方式缺乏科学依据,即使假设生活在北京的同学更容易得癌症,除了空气问题,还有食品、水、土壤、建材等各种因素。此外,这些77、78届的大学生,因为有机会第一时间占据社会关键岗位,大多数都成为社会精英,而他们的生活方式是否健康,也是一大影响因子。所以,我们并不能判断雾霾是否对该部分人群的患癌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但这样的推论却流传甚广,原因在于,博主在演绎雾霾危害时,将雾霾危害的具象化、微观化,让普通人也可以感受到雾霾的直接威胁。作为雾霾重镇,北京聚集着庞大规模的中产阶级与财富精英,他们对于空气安全的关注度,大大超出了工薪阶层。北京决不是雾霾爆表最严重的城市,但北京却是对雾霾问题发声最多、最激烈的城市。知识结构的分层、话语权的高低,都对雾霾危害的认知影响甚大。

    在雾霾中举行考试的学校,校长并非不知道雾霾危害,但他很可能认为,雾霾的危害远远够不上停课,遑论停止考试。在竞争激烈的中小学,边缘性的学校背负巨大的成绩压力,由于生源、师资先天不足,软硬件条件更是不如大城市,他们唯一可以索要效率的地方只有“抓紧时间”。在抓紧时间和躲避雾霾之间,校长的选择也许是最理性的,那个举报的家长反倒可能是异类。

    生活在北京的人对这位校长的指责,也许是一种讽刺。对于很多来到北京闯事业的人来说,他们知道北京的空气糟糕、消费较高,但他们也知道,北京的资源更多、机会更多、收入也更高。在理性思考下,他们选择继续留在北京,做一棵吸雾霾的绿萝。去年,一位号称要为了干净空气离开北京的教授,最终还是留下了。我并不是要鄙视这个成为院长的教授的决定,相反我很理解他,因为北京的资源是全国其他地方相加也不能比的。如果你所在的行业极度依赖北京,那么意味着你并没有其他选择。

    被停职的校长,他也没有选择。而像他这样的人,在中国有许多,两权相害取其轻,每一个中国人都在自己所知的信息条件下,做出了最优选择。这就是雾霾时代的理性选择,我们很理性,最终却显得如此苟且。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