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罗一笑病逝,请让公益共识弥合舆论撕裂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2月25日        版次:AA02    作者:南都社论

    罗一笑于昨日早上6点去世了,没能站住,和我们一同步入新的一年。这个不幸的消息,再次让公众将注意力转向了刚刚平息不久的“罗尔事件”。现在回过头来看,“罗尔事件”以来,喧嚣舆论再次撕裂,但人们争论之下,并没有太多对病人本身的牵肠挂肚。如今罗一笑已去,留给我们的除了感叹和难过,或许还有更多的思考,比如还有多少默默无人知的“罗一笑”在生死边缘挣扎,他们又面临着怎样的困境?我们在关注某个舆论焦点人物的时候,是否能意识到,还需要将爱心和善意转向有同样境遇的群体,要把社会热情投向对于一个群体的普遍关注,让其他的白血病等困境儿童,都同样可能得到应有的关爱和社会救助。

    在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制度并不完善的今天,社会公益慈善领域的互助与救助,成为较为有效的辅助,让处于困境中的人能够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爱心扶持。但现实的情况却是,只有极个别有好故事或者能够有人帮忙讲述故事、社会动员能力强的求助者得到较大的关注,实现救助目标。而大多数的求助者,却并不具备这种能力,求助无门是常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公众集中在某一个个体上的情感冲动式的公益参与,也在某种程度上推动社会公平的失衡。这应该是“罗尔事件”后应该被全社会反思的公益常识。

    正如有媒体在事件之后所报道的那样,小城市和农村地区,地方政府保障弱、异地就医报销更少,结果是,越是贫穷、保障越差,越看不起病。大医院集中在东部地区和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但到这些医院属于“跨区域治疗”,报销比例会更低。身处深圳的罗一笑,有机会享受到较好的医疗、医保等保障,相比之下,贫困地区的家庭,获得社会救助也更为困难,一场大病,就基本上可以让整个家庭陷入绝境。

    同时,“罗尔事件”也应让公益慈善制度本身能够很快矫正或调整缺陷,促进中国现代公益慈善机制的建立,这或许是整个事件最重要的价值所在了。公益慈善作为社会互助和救助的主要形式,更多依靠的是社会信任之下的自主参与,合理的制度,是决定这种社会互助和救助能否持续的关键。几乎每年都上演的类似“罗尔事件”的争议个人救助事件,背后往往都和中国现在的公益慈善机制有着密切的关联。

    一个合理、完善的公益机制应该是这样的:首先,求助者面临困境时,可以很便利地找到相应的援助;其次,公益组织发达并专业,能够与求助者之间很快对接上;最后,需要行业自我治理顺畅、制度监督健全,保障每一次公益行为都符合社会伦理,产生最大化社会效应,这样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运作公益慈善体系,赢得公众信任放心,让社会互助和救助形成良性循环,成为社会保障与社会福利之外社会救济的补充。这也应该是一个常识了。

    “罗尔事件”无疑暴露出了中国公益行业整个系统性的不足。因为中国公益组织的数量不足,尤其是扎根在基层社区的组织阙如,对于很多求助者来说,这些公益组织和大城市里的大医院一样稀缺,只有少数的幸运儿能够得到应有的援助。就算在这些现有的公益组织中,其专业性、透明度等自身建设方面也亟待提升,无法得到全社会的认可和信任,这才导致了公众的公益参与,依旧停留在非理性的情感触动层面,无法通过专业机构实现社会公益的正常运作。

    归去来兮,无物相之,斯人已逝,幽思长存。随着小笑笑的离去,希望此事件能够就此平息,也让公众可以明白,任何指向困境中个人的道德评价,其实都需要有更多的同理之心视之待之。除此之外,最该深刻探究的是事件之所以发生的社会背景,及深入反思公益慈善制度的改进,以避免事件的再次发生,让公益常识成为公益共识,使得事件最终能够有一个虽然悲伤却略为圆满的结局。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