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递小哥的红与黑

●快递业务量十年增24倍,从业人员仅增了13倍●大部分人月薪四千元以下,近半不满一年就离职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2月11日        版次:AA08    作者:

    12月8日,深圳一快递员将快件放置小区专柜,方便居民自取。

    航拍物流园的停车场,卡车星罗棋布色彩分明。

    电商物流是流动性较大的行业,8 0 %快递小哥是来自农村的二三十岁青年,不到一年就有4 5 %的人离职,能干满3年的只有15 %。他们离职后的去向主要是送餐、送水、开专车、回乡做“淘宝”这4种。

    第8个“双十一”刚过去,第5个“双十二”又已站到门槛上,正是快递小哥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包裹源源不断,“小哥”一直在变。从过去十年发展来看,快递业务量增长了近24倍,从业人员仅增长了近13倍。业务量负载过大的同时,他们的收入却很难提升,毕竟行业竞争激烈。大部分人月薪4000元以下,近半数人做不满一年就离职。这个变动如此大的行业,如何才能留住人才,保持稳定发展?

    入行十多年的窦立国,在快递业从基层做到“老板”,现在再想找到这样的“老人”可不容易了。目前一线从业人员,只有15 %做满3年。

    在某大型快递企业工作的小郑希望有一天可以像窦立国一样,在企业内往上走。而给个体户老板打工的胡斌则考虑攒点钱做生意。

    转型和晋升,这个行业能给他们提供机会吗?

    最牛快递

    “平均每月3万多,最高一月挣20多万,在北京买了5辆车……”

    窦立国今年41岁,曾因5年赚200万被誉为“国内最牛快递哥”,3年前阿里赴美上市他还是敲钟人。

    窦立国2008年在北京入行送快递,那时候还没有如今如狂欢节一般的“双十一”,全国快递业务量在两年前才刚过十亿件(2016年超过240亿件)。

    他在很多场合讲述过自己的故事:为拉业务他印了很多名片,逢人就发,发了两个月快递单就上来了,每天取的件比以前多了好几倍,“平均每个月挣3万多,最高的时候一个月挣了20多万。我在北京还买了5辆车。在老家买了一套150平方米的大房子,特别满足!”

    到了2013年,全国快递业务量激增到92亿件,他不愁收入,但个人感觉“上升的空间没有了”,就给公司老板毛遂自荐,让他去管理一个分公司。老板答应了,“从2013年7月到现在,我所接手的分公司,从接手时全公司倒数第二名,现在已经变成全公司正数第一名。”

    窦立国经历了快递业“井喷”的过程,业务量和从业人员数量均激增,但并不相当:从2006年到2016年,快递业务量增长近24倍,从业人员仅增长了近13倍,行业运行效率提升为人员增速的近2倍。

    在此背景下,快递小哥每天普遍劳动时间超过8-12小时;超过24%的快递员工作12小时以上。为维持站点运营和总快递件量的限制,快递员的日均派件量从10件到150件不等,但在双十一等“特殊时期”日均派件量会超过150件。

    现在的快递员甚至比窦立国接单的时候还要忙碌,但再也没人能复制出跟他一样的“行业奇迹”,窦立国成了快递行业的“少数派”。

    收入传说

    没有外界传得那般高,但入行早的不同。与资历较老的同事相比,胡斌的月收入只有他们的一半

    说到“少数派”,到今年入行才一年多的胡斌也这么看自己。

    胡斌是深圳宝安区某快递公司华美分部的快递员,“虽然进入快递行业才一年,月薪已经达到6000元左右。”

    一份调查报告支撑了他的判断。今年5月一份来自由北京交通大学、阿里巴巴研究院、菜鸟网络发布的报告指出,全国社会化电商从业人员总数为203.3万人,其中一线人员163.6万人。大部分快递员的收入在2000元-4000元,月入6000元的确属少数,月入8000元的算是高收入人才和业务能手,他们通常工作在经济发达、制造业密集、揽件量较大较为集中区域,占比不到1%。

    胡斌所在的快递公司站点由其老板个体承包经营,总共才十几名快递员,目前的业务也不是很多。胡斌称公司平均每天派件800多个,自己每天派件150个左右。“每天九点前完成快件分拣,其余时间就是在派件和收件,晚上十点下班,一个月可收入6000元左右。”

    胡斌还不满30岁,笑容略腼腆,把宽松的牛仔裤穿出“时尚”的味道。南都记者观察到,一部手机、一部小三轮车、一个绿色蛇皮袋就是他所有的“装备”。每到一个站点,胡斌就把三轮车停到路边,再从车里拿出蛇皮袋,把属于这个站点的包裹从车里清出来统一装进袋里,再背起蛇皮袋往站点走去。

    因为目前业务范围还不是很广,背着蛇皮袋派件或黑色双肩包收件,穿梭在5个小区里,是他每天的工作日常。

    对于胡斌来说,能在居民区派件,在他看来是比较幸运的事情。他称如果在写字楼等商务办公区派件,光是等电梯就够费时间的,而且因为写字楼的公司都有明确的上下班时间,一旦当天快件多、派送不及时,就极有可能遭到投诉。

    胡斌称他入行才一年时间,收入并不如外界传言的那般高,但入行早的就不同,与公司入行两三年、资历较老的同事相比,他的月收入只有老同事的一半。但与之前在珠宝厂打工相比,他的月收入还是多了一两千元。“以前在珠宝厂每月只有三四千元,现在能拿到五六千,除去吃饭和租房,一个月还能存下3000元。”存下的钱他都寄回老家。

    在某电商平台做快递员的肖先生也是胡斌这样的“少数派”,派单量100/天、月入6000元左右。

    他说,快递员行业月入过万已是以前的事情。这两年他换了几家公司,都是快递业,虽然对这一行的收入期待并不高,但换到现在这家电商平台,给员工缴五险一金,福利比起以往待过的其他公司算是很好的。

    早上六点就要起床卸货分拣快件的他称,什么时候事情做完了,什么时候才能下班,“‘双十一’和‘618’的时候,派件都派不过来。”基本工资加派单提成,这是肖先生每月的收入构成,“我们不收件只派单,根据包裹重量和大小来算派单提成,重点的包裹其派单提成也就相对高点。”

    肖先生的同事快递员小亮对现状也比较满意,入这一行一年多,觉得“做得顺心就可以了,反正每天都是同样的工作内容”。

    留不住人

    80%快递小哥是来自农村的二三十岁青年,不到一年就有45%的人离职,能干满3年的只有15%

    胡斌每天在公司和站点之间来回往返三四趟,运气好的话能顺利完成150个快件。逢“双十一”时,派件的数量就会上升到400余件,这也意味着他的工作时间将延长,休息时间相应“缩水”。

    “累啊,但没办法,为了赚钱,虽然也赚不了多少钱。”胡斌说做快递员有个让自己有些受不了的地方就是,有时碰到性子比较急的客户,对方会破口大骂,而那时也只能默默听完再向客户耐心解释。

    说起对未来的规划,他称暂时还没有考虑过换工作,想先存点钱下来以后做小本生意。

    而在某大型快递公司深圳分公司做快递员的小郑则有不同想法。他今年27岁,入快递这一行才半年多。他说,之所以选择和坚持从事这一行,是基于他的公司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发展晋升机制,为员工提供了晋升和转型的平台,“在这里做前景比较好,以后可以自己加盟开站点,或往上升做管理人员。”

    入行以前他做过手机销售,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现在的工作。他介绍,自己目前每月收入五六千元,每天派件约七八十件。与胡斌喜欢在居民区派件不同,小郑称更喜欢在写字楼派件,因为可以把包裹放到对方公司前台,这样既省时又省事。派件到家时常会遇到客户上班或电话接不通的情况,且派送的包裹多是大而重的生活用品。

    胡斌和小郑的看法,代表了目前快递从业人员中比较普遍的转型倾向。根据《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电商物流是流动性较大的行业,80%快递小哥是来自农村的二三十岁青年,不到一年就有45%的人离职,能干满3年的只有15%。他们离职后的去向主要是送餐、送水、开专车、回乡做“淘宝”这4种。

    竞争激烈收入不高留不住人?窦立国说,当前国内快递行业竞争激烈,收入提高很难,“现在进入快递行业的很多都是年轻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这个行业干不了多长时间,也缺少规划。”

    当前各家快递公司是否有一个晋升机制,能实现小郑的规划?一位在国内四大快递公司担任过分公司经理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坦白地说,目前这一块真的还没有一个特别好的提升途径,我们只能是说尽量保证快递业务员的基本工资能上调时尽量上调,让他们能够拿到更多的工资。

    窦立国以他自己为例分析,他是通过不断地累积客户资源,一步步开拓出一个平台的。“有人曾经说过,当你手机通讯录里面有1000个人的联系方式的时候,就会有很多生意找上门来。”

    “如果你的学历背景、财力背景上都比不过别人,又进了快递业,能做的就是在这个行业沉淀下去,不断地积累资源。你可以承包一片区域,成为这个区域的负责人,然后你就慢慢可以成为一个小老板了。何况,从创业的角度来看,在一个行业待5年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对于胡斌的创业梦,窦立国则比较谨慎。他手下也有很多人辞职创业,但成功的不多。“比如说做电商,现在要在几千家淘宝店中,让消费者关注到你的电商,你就需要推广自己,而推广需要很多资金。之前就有很多人从我这边辞职,去了上海创业,没过一年就又回来了。”

    陷入漩涡

    接连发生快递员被打、打人、下跪等事件,让奔波在城市街头的快递小哥,频频陷入冲突的漩涡之中

    有人称,快递员是一个自由而又有高收入的“美差事”。也有人称,快递员从事的是高风险、高强度、高负荷的“三高”行业。尤其是近期,接连发生快递员被打、打人、下跪等事件,让奔波在城市街头的快递小哥,频频陷入冲突的漩涡之中。

    4月17日,北京一位快递小哥的三轮车不小心把一辆正在倒车的车剐了,之后车主下车又打又骂。根据网友上传的视频粗略统计,该车主一共扇了快递小哥六巴掌,整个过程中该快递小哥没有还手。

    5月5日发生在西安的“快递员给客户下跪”事件,据媒体报道,事件的导火索是快递员直接在楼门口大声喊客户的名字(客户住在一楼),客户认为其态度不好,投递流程也有问题,拔掉快递员三轮车钥匙,快递员为赶时间下跪哀求。

    5月10日下午,某快递公司快递员驾驶三轮电动车因行车问题与一骑电动车的老年男子发生口角,后将老年男子打伤(经法医鉴定为轻微伤)后逃离现场。

    11月20日下午,湖南快递员尹某猝死在株洲合泰大街上。去世前,39岁的他坐在地上告诉路人,他“好累”……

    作为物流行业的基层工作者,快递员扮演了商家与消费者之间“最后一公里”的关键角色。中国快递员超过200万,这个群体几乎365天不停歇。如今,“最后一公里”与政府、公司、社会等方面的冲突,也再次被摆上桌面。

    如出于交通安全的考虑,此前深圳、呼和浩特等地开始“禁摩限电”,没收了许多一线快递小哥“生产资料”,使其无法按时完成工作量。以及因为快递小哥自身素质、服务态度等原因,导致客户投诉。但反过来,也因客户投诉判定处罚机制不完善,给末端人员造成较大的处罚压力。

    一位华北地区快递行业协会相关人士称,基层的快递业务员确实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这些压力一方面来自政府层面,由于其采取一刀切的管理方式,往往让快递业务员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另一方面,来自于快递公司无法保障快递员的合理权益。

    南都记者从快递行业相关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国内只有少数如顺丰快递会给他们公司的快递业务员缴纳社保,其他很多快递公司目前都未对快递业务员的五险一金进行相关保障。

    如何解决问题?华北地区快递行业协会相关人士表示,“从政府方面来讲,要让快递员觉得他们的工作是有尊严的,受到大家尊重的,而不是总让快递员觉得自己的工作是不受欢迎的。此外,快递员为各家快递公司冲锋陷阵,快递公司也应该更好地出台相应措施,保障每一个从事快递行业人员的权益。还有,快递小哥加强自身的建设也是极其重要的。”

    窦立国称,对于当前国内各家快递公司而言,因为市场竞争本来就比较激烈,如何出台对快递业务员的保障机制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大难题。“这些快递公司肯定也清楚,面对快递行业整个市场,基层快递员对于他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没有稳定的快递员,你的订单谁去做?”

    “归根到底,现在政策各方面都还不明朗。不过,你进入快递行业,总比你一直在鞋厂做鞋强。你如果在快递行业积累了两年,就可以雇两个人,然后承包,再继续踏实地积累自己的客户,慢慢发展。如果你在鞋厂的话,你能够一两年自己开一个工厂吗?”窦立国说。

    各大电商平台上,“双十二”促销活动即将启动,等待胡斌们的又是海量的快递。忙过这一天,忙过这一年,他们会看到什么样的未来呢?

    统筹:

    南都记者 戴越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何双美 邹晨辉

    摄影:南都记者 陈文才 实习生 王凯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