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10万共享单车能否玩转深圳?

“颜色大战”升温,考验城市配套,谁能笑到最后?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2月04日        版次:AA06    作者:

    12月3日,深圳南山区海岸城商业区,街头停满各种自行车。

    工作人员正在维修南山区政府主导的免费单车停车桩。

    海岸城商业区,几位市民选择摩拜单车出行。

    工作人员正在把南山区政府主导的免费单车搬上货车。

    共享单车的概念迅速燃烧中国的大城市北上广,也于10-11月到达深圳。摩拜的小红车、O FO的小黄车、野兽骑行的小蓝车……在深圳街头打响一场“颜色大战”,争夺一个叫“最后一公里”的市场。

    同是“共享”的名头、“网约”的形式,让人想起这两年一度红火的滴滴、优步。共享单车开拓了一个什么样的市场?能否胜任满足公共出行服务的角色?深圳这个城市给予它什么样的发展条件?这一个多月来的发展或许能提供一部分答案。

    同是“网约车”,共享单车由于在市场格局上处于“补充”的地位,对传统利益链条冲击不大,获得与优步、滴滴等不一样的发展空间,阻力更小。深圳市交委近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也肯定这种交通工具的角色:公共自行车和共享单车可错位发展,前者定位为民生服务,后者可以解决一部分增值服务。资本已经尾随而来,但“前路”还不明确:面临城市自行车公共配套不足、管理规则不完善等硬件软件问题,以及有待解决的规划调整、路权分配等公共议题。这些都不禁让人心生疑惑,共享单车能否撬得动这座城市?

    疯狂单车

    根据各共享单车企业计划,年底至少有10万单车进入深圳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摩拜单车的发展是瞄准城市公共交通的补充。摩拜深圳负责人腾飞则进一步解释,即所谓“最后1-3公里”。

    “最后1-3公里”需要多少单车,行家都未必看得准。城市共享小汽车项目Ponycar的创始人林钟杰就坦言没想到城市对共享单车的需求竟然如此之大。他说:“当初我们根据深圳市政道路,以及交通规则和人们的骑行习惯去估算,一辆车一天有3-5次的使用频次已经很高,但后来的数据证明摩拜等的使用频次远高于此。”

    10月16日摩拜在深圳落地,运营36天后公布已在深圳投入3万辆智能共享单车。野兽骑行在11月22日开发布会宣布独立品牌“小蓝车”在深圳的业绩:运营第3天投放超过3000辆,车辆被使用次数超过5万次,A pp使用超过30万次。根据各共享单车企业公布的计划,年底至少有10万单车进入深圳。

    对于共享单车领域现阶段诸多创业公司涌入的情况,小蓝单车C E O李刚并不十分担忧,“我认为一家公司要在这个领域做成功,只有产品做得好、供应链做得好才行,不是谁漫天宣传就算是这个行业里的玩家了”。

    不过,林钟杰和华兴资本集团产品总监郑焕德本以为,深圳并不是共享单车最好的切入点,一方面深圳的骑行习惯和道路以及法律法规都不是自行车发展的最好“土壤”,不像北上广这些老城,二三十年前就已有了良好的骑行基础,“空降”来的深圳人一到这里就面对高度现代发展的城市,用公交或者私家车出行更方便。

    不过,道路的使用情况与人们的实际出行需求未必一致。在今年6月19日深圳市政协委员议事厅举行了一次主题为“电动单车之困与路权共享之梦”的讨论,委员张晓春计算:深圳目前是以小汽车为主的路权分配模式,小汽车出行占全市市民出行比重的24%,其占有交通使用空间约为50%;公交车占全市出行比重约为20%,其路权占比则为10 .8%;而行人出行占全市出行比例约为50%,路权占比却只有20%。

    两相对比,行人出行的市场显然更大,对路权的渴求也会越来越大。有委员指出市民骑电动自行车目的是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所以治理电动车的问题实际上也是城市交通规划的问题。如果城市交通微循环足够支持市民出行,电动自行车的问题自然也能解决。这次,共享单车的流行,显然与这种出行需求相关。

    “颜色大战”

    “烧钱”是少不了的,吸引资本追逐或启发更多新项目

    林钟杰说,共享在互联网经济中是一个常见的、有共识的概念,不是近两年出现的新玩意儿,“烧钱”也是少不了的。

    但共享单车运行一段时间没有显示颓势。“我们算过,认为摩拜目前4-6个月基本上可以将一辆车的成本收回,可以说他们的赢利能力没有问题,可以良好运转。”华兴资本集团产品总监郑焕德说。

    与以往大多数互联网企业不一样,共享单车已经涉及到了公共服务的领域,就像当初的网约车一样,大多数团队都是由听起来都是极具理想主义的年轻创业者组成,如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才34岁,O FO共享单车创始人兼CEO戴威还是个90后。他们能很好地承担这一责任吗?

    其实,共享单车相比网约车,介入公共服务领域相对更零散和浅层,如摩拜所说的“最后1-3公里”。“单车作为公共交通的补充,并没有深层次冲击到深圳传统的利益链条,不会在公共交通的领域引起阻力,即便是年轻的创业者,也能很好地驾驭和发展。这是和网约车最大的不同之处。”郑焕德解释。

    共享单车的下一步发展在哪里?各企业都晒出了自己的融资成绩单,专业人士都在分析哪家前景更好,玩得更转。在资本的追逐下,除了投入更多的车,还有其他玩法吗?

    “未来这个市场的竞争,会是最有优势和规模的两家可能拿到最好资源,目前来看事实也如此。”郑焕德说,这一行业本身在不断被整合,没有所谓的竞争壁垒,投资人自然也会把资本投入到经验、口碑和规模更好的品牌上。

    他认为,目前共享单车在深圳的“颜色大战”是暂时的,这种情况也是难以避免的,来自投资人的压力也会让不少类似领域的企业专程跑来参与竞争,因此也就有了五颜六色的单车同时出现在一个城市,“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怀着坚持到底的想法,其中好多竞争者最后可能会被整合,这也是他们加入竞争的一大目的,可以参考如今深圳的打车软件市场。”

    再有,“仅仅发展单车可能满足不了资本的胃口。”郑焕德说,他认为随着新能源车、车辆智能化以及深圳城市受到几波“共享出行”的教育后,会有更多新的项目被启发,有更多的“共享××”出来。

    而从事这一行业的林钟杰更对此有信心。他说,早在2012年,就已有共享车辆出现,也就是类似分时租赁的方式,但那时候新能源车没有普及,成本过高,“而现在3万-5万可以搞定一辆新能源车,这就给分时租赁汽车提供了很好的前提。”这种方式同样作为公共交通的补充,实现资源共享。深圳南山区科技园今年就有落地的项目,聚集了不少创业车的园区里出现分时租赁的汽车,而且正是极有辨识度的SM A RT。

    路在何方

    民调显示,逾七成深圳受访者建议增加自行车道规划和建设

    目前,城市里能运行自行车的主要是绿道。据公开资料,深圳共建成约2400公里绿道网络,串联300个公共目的地,绿道覆盖密度全省第一。

    南山区绿道长达236公里,罗湖区拥有绿道155 .2公里,福田区有124公里。其中,福田区37公里长的“环城绿道”串起辖区12个大型市政公园,生态多样,环境优美,今年上半年通过国家住建部的评审验收,将有望晋升为全国第三批城市步行和自行车交通示范项目。

    但目前的绿道建设,离串起深圳所有大街小巷的目标,还是有距离。南都11月28日-30日的民调显示,逾七成深圳受访者建议增加自行车道规划和建设。

    如坪山新区的市民就抱怨自行车道太少,只有机动车道跟人行道,怎么走都不安全。王小姐家离单位仅两公里,且两头都有公共自行车租赁点,所以常骑车上下班,但只能走人行道或者机动车辅道,“很危险。”不过该区已着手解决这个问题,规划未来5年建设173.4公里绿道。

    南都记者在龙岗区体验共享单车也遇上无路可走的情况。而注册“摩拜单车”可谓不费功夫,下载A PP、绑定手机号、充值押金、实名认证等几个步骤即可。随后,根据G PS指示南都记者在最近的杨美地铁站A出口找到车,扫描二维码、开锁骑走。南都记者行经环城路、布龙路、坂雪岗大道、五和大道等主干道,发现都没有自行车道,要么和行人挤在一两米宽的人行道上,要么到机动行道上与汽车共行。

    到达目的地,合上锁环,系统会自动结束计费,1元/30分钟,可微信或支付宝支付。由于此处无自行车停放处,南都记者选了一公交站台附近停车,刚转身,下一个使用者就把车骑走了。

    在长龙地铁站旁一家服装店上班的小李告诉南都记者,外出骑自己的单车总怕被偷,租自行车又麻烦,“共享单车比较自由方便,随借随还随停随走”。

    市民邱先生也爱骑共享单车,以前骑自己的单车,3公里到单位,后来单位地下车库不让停自行车,就干脆骑共享单车。他每天早上出门,在家周边找到共享单车,到达公司后停在附近的公交站,很方便。

    虽然骑共享单车的人觉得停放不是个问题,但此举恰恰会带来其他的问题。深圳市公园管理中心称,近一个月以来,公园管理方留意到园内出现大量共享单车随意停放在公园绿道、观光道、海边巡逻道和草地上,已严重影响园内交通和秩序,引来众多市民投诉。11月24日公园管理中心宣布:根据有关条例城市绿道仅用于通行,禁止停放自行车。

    还有市民提到共享单车的权责问题。“机动车事故有法规来区分责任归属,但自行车就不同,这一点何时出台法律法规?”在市民张熹看来,权责包括两大问题,一方面是道路设施安全,另一方面,如果因为共享单车自身问题导致交通事故,该怎么赔怎么罚?

    对此,城管部门对南都记者表示,按上海方式类推,估计共享单车违停是交警在管,单车安全是公安在管,城管管市容市貌和占道经营,接下来会专题研究。如果共享单车破坏绿地,可以根据公园管理条例和绿化保护进行管理。

    有序共享

    共享单车规则怎么定?深圳或走向自行车停车收费?

    日前,深圳市交委相关负责人强调,共享单车必须要保证安全。首先是有无购买保险,其次是用户押金和预付资金的安全。“从我们目前的判断来讲,它仅依靠收费达不到运营平衡,烧钱烧过了,最终还是会有合并,得提价。”

    “一辆普通单车,放在马路上日晒雨淋一天,十几个人用,请问多久以后车胎会损坏、链条会损坏、车闸会损坏?这样的车骑上去会出什么问题?每一个都有‘坏了’的部分,会不会造成人身危险?一辆普通单车刷刷颜色就去做共享单车,这种高强度使用下能扛多久?”城市梦工厂秘书长郭晨认为,只要政府真正去谈质量,首先就可以淘汰掉一批。“三个月以后很多车自然就坏了,到时候满街都是废车”。

    “城市梦工厂”是深圳规划院等在2015年启动的,聚焦城市公共产品公共服务领域共同创业和创新的平台,目前摩拜单车正在和城市梦工厂合作,为即将到来的共享单车规范化时代提前做好研究和准备,主动推动规范管理。郭晨向南都记者表示,他认为规则制定的第一步,首先可以从“质量”入手。

    常州永安公共自行车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继胜也认为,无桩共享单车要想持续地做下去,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车辆质量和管理监督的基本要求。“有桩单车,最开始也没有相关标准,一段时间之后政府才推出公共自行车的标准。同理,无桩的共享单车质量和管理监督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完善。如果无桩的共享单车没有监管标准,会导致服务质量越来越差。”

    而对于停车的问题,郭晨认为深圳也许会走向共享单车收费的方向。“虽然深圳早已不是内地那种自行车停车收费的状态,但是收不收费是一个供需问题,公共单车的便利性提高了单车保有量,那深圳走向自行车停车收费也不奇怪。比如,上海就是收费的。届时,公共自行车停车费谁来支付又是一个问题”。

    郭晨认为,在城市有限的道路用地上,在私家车、公交车、电动车、自行车和步行的背后,体现的都是市民的公共权利,如何协调肯定得通过深度的调研和专业、公正的规划来实现平衡。“至于现在我们讨论的自行车‘路的使用权’,深圳的自行车车道本来就不完善,有没有共享单车都应该提升。目前是资本把共享单车搞到供过于求,越来越‘疯狂’,但罪不在共享单车本身。这个系统是一个低碳便捷友善的新型公共服务,这一点毋庸置疑”。而深圳如果能够主动从政府交通管理角度出台政策介入市场,未来可能就会少点事故和城市垃圾。

    近日,深圳市交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深圳,市民对于出行的效率要求特别高。目前,自行车主要是用来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对于政府来说要做的事情,一是提供一个更加良好的慢行环境。”该负责人表示,为尽可能保证这“最后一公里”的连续性和舒适性,包括交委、城管在内的部门,做了每一个轨道站点接驳规划、改善公交线路等一系列工作。

    单车发展对于深圳城市慢行系统建设而言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政府部门是否会介入规范共享单车发展?对此,深圳市交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市场上的两类自行车,即公共自行车和共享单车,前者定位为民生服务,后者可以解决一部分增值服务,两者可以错位发展。

    “对于市场上出现的共享单车,从我们角度来说,只要是合法合规,且有利于老百姓的方式,我们都是欢迎的。只是摩拜他们合不合法,不是我们交委说了算。自行车在交委没有许可,这属于经营范畴。”该负责人表示。

    不过,该负责人指出,随着大量共享单车的投放,一定会带来车辆停放管理问题,同时对共享单车本身的安全性提出质疑。该负责人认为,自行车道和人行道是用来通勤的,把自行车放在路边和人行道上阻碍其他人、车通行的行为是不允许的。

    对此,深圳市交委将与市交警、城管部门一同协商,尽可能地为包括公共单车、共享单车和私人单车在内的自行车提供公共停放空间,保障自行车出行和规范化管理。

    统筹:南都记者 戴越

    采写:南都记者 谢宇野 张艳丽 晏婵婵 周世玲 陈荣梅 徐龙晨 何双美

    摄影:南都记者 赵炎雄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