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泽刚专栏:这会不会是又一起纠结死刑的案件?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07日        版次:AA15    作者:金泽刚

    法的精神

    金泽刚专栏

    10月31日,上海海事大学研二学生因恋爱纠纷杀死前女友一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嫌疑人徐某在被告席上深深地忏悔,他说无法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请求法庭判决死刑立即执行。据了解,徐某因恋爱纠纷对被害人周某行凶,用氢氟酸泼洒周某头面部、躯干、手臂等处,用尖刀戳刺其胸腹部、背部等处,导致被害人死亡。

    近年来,类似的因为恋爱等情感纠葛而导致的毁容或致死案件时有发生,由于后果严重,容易引起社会多方关注。毫无疑问,每一次毁容或致死的案件,都给双方家庭带来巨大的不幸,而面对严重的犯罪后果,对犯罪嫌疑人判处怎样的刑罚亦备受关注。

    仅上海地区,类似的案件就早有先例。20 0 3年5月,上海某单位女青年史宇芳因受不了长期单恋着的“男友”与他人结婚,竟用硫酸报复造成新娘严重毁容,上海一中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史宇芳死刑,缓刑两年执行。法院认为史宇芳犯罪动机极其卑劣,手段极其残忍,但有投案自首的行为,而做出了死缓的判决。另一起案件发生在2006年,因不满女友执意分手,一男子居然采取极端方式,将汽油泼洒在女友身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造成24岁的陈小姐重度毁容并致三级伤残。上海一中院依法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程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陈小姐各项经济损失60万余元。可以看出,上述两起案件均未造成被害人死亡,但是法院均认为应该适用死刑,即便是死刑缓期执行,也依然属于死刑的范畴。对比本案,犯罪人不但泼了氢氟酸还导致了被害人的死亡,从犯罪情节的严重性上看已经超过了上述两个案例。如何适用法律必将成为控辩双方以及被害人家属争论激烈的问题。

    基于法律层面,我国刑法规定适用死刑的标准为“罪行极其严重”。一般而言,在故意杀人罪中,“罪行极其严重”的表现在客观上往往是将人杀死,主观上则是恶性极大。同时,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这说明,死刑是否可以改为缓期执行,要由法官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来判断犯罪分子是否必须立即执行。至于被告人求死并不是影响死刑适用的参考因素。

    由于死刑是最严厉的刑罚,生命又是个人自身的最高价值。这类案件如何判决就容易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在网络舆情中也不难看到“不死不足以平民愤”的呼声。尽管每当一起社会效应沉重的恶性案件发生后,只讨论“要不要判那个凶手死刑”是一种过于简单而且失焦的逻辑,但却能够充分表现出普通民众对于毁容甚至致人死亡案件的愤怒程度。除此之外,因死刑案件的特殊性,被害人家属与致害人双方的“谈判”结果等也会影响死刑的适用。同属高校杀人案,不久前的林森浩案件的审判过程与庭外双方家属和代理人的论争至今令人难忘。被告人能否得到被害方的谅解在发生于海事大学的这起案件中同样是重要的考量要素。

    就本案而言,检察机关的态度还是很客观的。在针对被告人辩护律师所提出的辩护意见时,公诉人表示,从案发过程的监控录像看,被告人已经展示过作案工具,其对周某实施浇氢氟酸、用刀捅刺等行为,证明其并不是试探性的吓唬人,故本案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公诉人还提请法庭注意到被告人在作案时处于适应障碍的精神状况,可以预见,这一点对于被告人的量刑将会产生重要影响。不难想象,此案最终如何定罪量刑,如何衡量死刑的适用,必将是个令人纠结的难题。

    此外,这起案件引发关注还有一个原因是被告人和被害人都是在读的研究生。作为研究生的被告人,本应该有着良好的思想道德修养和较高的文化素质,何以变成一个因对方感情生变一言不合就伤害他人的阶下囚。发生这样的事件,我们不能不反思当今高校的教育模式,特别是学校对学生心理关注程度的缺失。这样一些案件提醒我们,高校不能蜕变为排名竞争中的逐利主体,大多数高校看重学生的智育培养,课程的设置也大多与专业有关,而心理健康和思想教育形式化严重,落不到实处,收效甚微。一旦遇到消极问题,学生在思想和心理上得不到及时的疏导解决,就可能走向极端,以致发生杀人伤害行为,酿成无以弥补的悲剧。

    (作者系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版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