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智主义”泛滥,是真傻还是装傻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03日        版次:AA20    作者:新华社 吴黎明

    国际观察

    一年多来,美国大选“槽点”纷呈,拷问美国和西方制度成为全球性话题。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曾把特朗普的论调与希特勒作比。“特朗普的崛起证明我们的政治制度失灵了。”《华盛顿邮报》如此惊呼。

    “特朗普现象”的本质是什么?反智主义是其中一大特征。法国《费加罗报》网站的文章总结说,特朗普“故意口无遮拦,说些蛊惑人心的话,提出荒诞过分的建议,经常让人觉得他马上就要失败,却一路高歌猛进走向胜利”。

    美国历史学家理查德·霍夫施塔特在其《美国生活中的反智主义》一书中指出,美国人有着根深蒂固的反智主义传统,信奉“你越聪明有知识,你越适合撒旦的需要”。反智主义体现在两个方面:对于智性和知识的反对或怀疑,对于知识分子的怀疑和鄙视。

    而选举最朴素的初衷是什么?是选出一个对人民负责、对国家负责,有智慧、有能力的领袖。而反智主义却反其道而行之,奥妙在哪里呢?

    为了迎合这种反智传统,政客们奇招迭出。他们或是真傻,或是装傻,抑或是兼而有之,其目的都一样:选票至上。为了赢得选举,可以装疯卖傻,可以没有底线。

    纵观美国选举历史不难看出,反智主义并非特朗普“独家秘诀”,而是源远流长,具有普遍性。有学者分析发现,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政治反智主义倾向暗流汹涌,酿成了反对书本、反对知识、反对媒体、反对知识转播者的“海啸”,一些政治家们把自己打扮成“越无知越爱国”的代言人。

    在网络新媒体时代,反智主义又有了新功能,那就是能让政客成为“网红”,吸引选票。特朗普曾在推特上转发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的名言。当全国广播公司的查克·托德在《与新闻界对话》电视节目中追问此事时,他说,这是谁的名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到关注”。当然,希拉里也不甘示弱,不时拿特朗普的发型与花边新闻“开涮”,吸引民众关注。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刊文指出,新政治正在变成建制派与反建制派之间的对抗。在西欧的许多国家也出现同样的模式,反建制的政党抬头,比如意大利五星运动党、法国国民阵线、西班牙“我们可以”党和德国选择党等。

    从深层次看,反智主义与反建制思潮异曲同工,折射出美国社会面临的危机。美国《华盛顿观察》周刊指出,“特朗普现象”所代表的反智和孤立主义思潮,本身也是今天美国选民对经济、生存和安全恐惧的折射。

    当前,美国贫富分化加剧,社会分层、二元分割严重,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手里集中。皮尤研究中心的最新研究显示,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所占比例从1971年的61%减少到目前的49.4%。同时,2014年美国总收入的43%进入中产阶级家庭,大幅低于1970年的62%;总收入的49%进入富裕家庭,大幅高于1970年的29%。实际上,“反智主义”反的不是“智”,而是“有智的人”“有钱的人”,本质是平民阶层对于精英主义的一种“消极、不合理但是激进”的反抗。

    随着美国大选进入关键阶段,乱象丛生,愈演愈烈,反智只是冰山之一角。乱象向世界展示了美国民主制度的种种缺陷,其背后的“美国病”重创了西方的声望。正如《金融时报》所指出,无论谁最终入主白宫,有关这场选战的记忆将很难消除———“它向其他国家展示了一个混乱、分裂、受骗的美国”。 新华社记者 吴黎明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