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街谈]再见,承载集体回忆的广州站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1月03日        版次:AA02    作者:吴小叉

    广州火车站改造的消息几经传言,近日终于落地。这个车站经历了42年风风雨雨,装着很多集体回忆。广州市已获批成为第一个国家综合交通枢纽示范工程城市。按照规划,广州站将配套建设广州站动车运用所,并改造为高铁站。而在广州火车站西北方向将新建棠溪站,集中办理枢纽内普速客车始发终到作业。

    “广州站”作为火车站的功能正在被东站和南站分流、稀释,而作为城市的标签与集体回忆的存在,却从未淡去。

    这里,曾经为广州甚至中国打开了一扇看世界的窗口。1979年这里开出了“广州-香港”第一趟打开国门的列车。省港再次相连为物质相对贫乏的广州带来了一股暖风,几乎每家广州人都有那么一两个沾亲带故的香港亲戚或偶尔去香港公干的洋气亲友,暖水瓶、收音机、狮子油……在上世纪整个80年代里,这些小物件充塞着广州人的“小确幸”。同时,也让广州成为了尚未回归的香港与内地的一条特殊纽带,现在有些许落寞凋零的白马服装市场曾经是潮货聚集地和倒爷们的天堂,而无论是倒卖全国的港货还是后来火遍神州的港乐港片,身后都有着广州站的影子。

    这里,曾经承载了几乎所有关于南方的梦。改革开放相关的影视片段里,“广州站”都是抹不去的一笔。“要发财到广州”,上世纪90年代,多少人带着改变命运的决心南下,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工地上挥汗如雨,另一些人成为世界工厂的一分子,还有一些,做起了生意成了小老板,他们的命运在这个车站交会之后也许不再相遇,又也许只会在某次春运中擦肩,但他们南下看到的第一眼都是同样的“广州站”。

    这里,也曾经为广州贴上脏乱差的标签,让人对“妖都”望而生畏。广州80后的童年回忆里,都会有一句类似的家长警言:“唔好去火车站啊,好多拐子佬噶!”(不要去火车站,很多人贩子)。而在上世纪90年代的新闻联播里,广州火车站经常以飞车党和道友(吸毒者)的聚集地出现。直至本世纪初,两个分别来自一南一北不同省份的大学同学均表示,南下广州读书之前,家人的叮嘱都是“那里很乱的,最好不要出校门”。

    民工潮、非典、雪灾……42岁的广州火车站见证了太多历史性的时刻与时段,然而,仅仅7个站台早已无法支撑如此大的客流。广州需要发展,广州火车站也需要。

    站台上、车窗前,42年来,每天有太多再见或再也不见的故事在广州火车站发生。这一次,到了和她说再见的时候。集体回忆不是为了抱着过去不放,而是为了更好地奔向未来,改造是为了不用再和不好的部分相见。再见的时候,广州站的主体建筑将不复存在,也许设计上留一点念想会更有历史的意味,但终究也只是设计的问题。将回忆留住,站上新的起点。广州站,期待再见之时。 □吴小叉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