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至今,全国人大代表陈伟才的议案建议几乎都围绕电信诈骗

他说要和电诈“杠”到“天下无骗”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30日        版次:AA08    作者:贺蓓 吴璇 向雪妮

    全国人大代表、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陈伟才接受南都专访。

    一提到死磕电信诈骗,就想起陈伟才。

    2008年,陈伟才当选为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成为当时广东公安系统唯一的代表。2009年至今,他跟电信诈骗“杠上了”。从建议实行手机实名制,到问责电信运营商法律责任,建议买卖信用卡入刑……

    七年来,他的所有议案建议几乎都围绕“电信诈骗”。“我一出境,第一件事就看境外电话号码怎么购买的。”他说,除了工作,生活主要的关注点就是电信诈骗。

    会和电信诈骗死磕到底?陈伟才说,会紧追不放,直到“天下无骗”。

    习惯

    “我一出境,第一件事就看境外电话号码怎么购买的”

    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一位书法家给代表们题字。陈伟才脑洞一开,邀老人家题字“天下无骗”。次日,陈伟才举着这四个字在小组会议上发言。他说这是自己七年来坚持关注电诈,所想要达到的理想愿景。

    “我一出境,第一件事就看境外电话号码怎么购买的。”平时每到一地,陈伟才都会购买一张手机卡,看是否要求实名。去台湾旅游,他留意的跟我们不同。听说台湾“车手”很厉害,背一包银行卡去各个便利店柜员机取款,他便一路走一路观察有没背着包的摩托车手。“要是能遇到一个取款的(电诈嫌疑人)就好了。”他咯咯笑说。除了工作,生活主要的关注点就是电信诈骗。

    1972年2月出生的陈伟才,从广州市公安局华乐派出所办事员干起,到市局政治部人事处处长,2013年下海到格力电器任副总裁。7年前,在公安系统的陈伟才开始接触很多电信诈骗当事人。

    三天两头接到报案,陈伟才觉得挺难受,因为找谁谁都不知道怎么办。“一查电话北京的,再查没名字,查账户有名字,但是记名的找不到人”。他认为应该从机制上去解决。

    2008年陈伟才当选为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成为广东公安系统唯一代表,至今连任两届。2009年开始,陈伟才陆续约见电信诈骗受害人。2012年他约见了8个被骗超百万元的事主。“当面座谈了解情况,了解原委,关注诈骗手法的更换,受害人心态心情。”

    前期陈伟才找当事人,后期受害事主想方设法找到他。他面聊过20多个事主,其中一人被骗2371万元。

    “做了20年警察,有一种嫉恶如仇的习惯,”陈伟才在不同场合说,“如果不当警察,我也当不了人大代表。”他说,如果靠群众被骗后才能提高意识防范电信诈骗,损失太惨重了,“我们等不起”。

    组合拳

    “盯着这个事情不放的过程,挺值得的”

    2010年3月,陈伟才第一次在全国两会上正式提交关于实行手机实名制防范电诈的建议,当年,他在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上作了关于建立手机实名制的大会发言。这也是在两会上第一次关于电诈的发声。此后每年,陈伟才均有1—4个电诈相关的建议议案提交两会。

    基于电信诈骗的发展新形势,他对治理电诈的建议和议案,也根据趋势和变化不断更新。20 12年他把“靶子”对准电信运营商的法律责任,2013年提出加大部门问责力度,2014年建议将售买信用卡纳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2015年督促电诈被害人被冻结款项及时发还,2016年延伸到对公账户、虚拟运营商的严管。

    “最初没有考虑这么多。”陈伟才原以为加强手机实名制,方可大大遏制一部分电信诈骗,但电诈形式不断更新,发展到更复杂的网络诈骗、改号电话等。

    他开始更深入地研究,一环扣一环,层层深入。由于对电诈的持续、深入、全链条关注,2013年到2015年连续三年,陈伟才在全国两会审议两院工作报告上作治理电信诈骗的大会发言。

    “才哥你太厉害了。我们提建议都是一招一式,你治理电信诈骗,打的是组合拳,勾拳、摆拳再直拳,是有套路的。”有代表对陈伟才说。

    2010年9月1日起,工信部在全国多个省市逐步推行手机实名制。当天,陈伟才带女儿办一个实名手机卡作纪念。“自己亲身参与推动的过程是非常有意义的,也是看下执行情况。”陈伟才说,盯着这个事情不放的过程,挺值得的。

    “放炮”

    “明年的两会,会披露一个更震撼的图表”

    盯得久了,人大代表、媒体记者、公众每年都期待关注着他“放炮”。

    与一些人大代表的低调不同,陈伟才敢于发声,还有他的小技巧。

    “乱枪打鸟,漫天撒网。”他形容群拨电话群发短信。他质问改号电诈:“号码被改,为何不拦截?为什么工信部不责成运营商进行源头治理?为什么运营商对用户财产安全受到的侵害如此淡漠?他们为什么沉默?……”每次会议发言,他往往掷地有声,连续反问追问质问是他的风格。

    陈伟才还很注重各种形象化证据的展现。2012年两会上,他用大部分空闲时间收集人大代表们手机中的垃圾短信,一周收了17条。

    2013年他提出追究电信运营商责任的建议,在广东团有97名代表联名附议。“当时很惊讶,工作人员说,这是广东团历年来最多代表附议签名的一份。”

    2014年陈伟才花时间制作了《跨境电信诈骗犯罪集团架构和赃款流向图》和《电信诈骗利益分配图》,在会上拿着“小黑板”讲解电信诈骗的组织架构和内幕。

    2015年两会中,他又拿出一本北京市公安局在东南亚犯罪窝点查获的记有各种骗术的剧本进行发言。

    今年8月底以来,省人大常委会组织在粤全国人大代表和省人大代表对整治电信诈骗工作进行两次专项视察。代表们视察三大运营商及广东省通管局,聚焦手机号码实名制的实施。

    第一天,陈伟才就现场出示了多张电话卡:“这些都是我这几天在网上买的电话卡,150块一张,还送88元的话费。无需登记,邮政快递,速度很高。”他追问:“三大运营商可否告诉我,这些卡是否实名了?究竟是谁的名字?”

    9月底的第二次视察中,陈伟才还现场播放了一段境外打进来的诈骗电话录音。

    视察结束,陈伟才给关注电信诈骗的人大代表建了一个微信群———“天下无骗”。

    “做那两个图,我也觉得太不容易,自己太了不起了,做出来我是很负责的。”为了把《跨境电信诈骗犯罪集团架构和赃款流向图》和《电信诈骗利益分配图》做得准确清晰,他说详细咨询了全国多地办案民警,反复核准修正,“和福建刑侦局一个电话就打了两三个小时”。

    谈电诈,陈伟才就像“打了鸡血”,滔滔不绝。明年的两会,他已有了新主意,“会披露一个更震撼的图表”。

    出风头?

    “不是我红,是电信诈骗很红”

    2009年至今,7年不间断。作为国内关注电诈的主要人大代表,陈伟才无疑是知名的。

    有人说,你现在很红啊。陈伟才急忙否认。“不是我红,是电信诈骗很红。”

    会不会怕被别人说出风头?“我没认为我在出风头,这是人大代表的依法履职。我从没想过要出风头,也没这个必要。你们关注我,是因为我呼吁的是全社会关注的电信诈骗。我觉得把这个事情办好才是最关键的。”

    因为一直死磕电诈,陈伟才收到过“抗议”。2014年两会两院报告陈伟才发言媒体报道后,广东省人大常委会收到函,指明他一段话与事实不符。

    有压力吗?没压力。“我专门请省人大查实过。”陈伟才说,“我堂堂正正,说的事情全都真实、确凿、有出处,都出于公心。但一些部门和行业不能正确对待人大代表的批评,不去改进工作,而是竭力推诿,更是反咬一口。”

    现在提起打击电信诈骗,就想到陈伟才,陈伟才自己怎么看?他说,社会对电信诈骗的危害深恶痛绝,达到人人喊打的局面了。至于个人在推动打击防范电诈中起的作用,“只能说我关注的主题是当前突出的社会问题”。他开玩笑说,“不谦虚不是我的风格,谦虚又讲不出实际情况哈……”

    还会跟多久?陈伟才说,跟到天下无骗。他说,天下无骗是个美好的愿景,在当前电信诈骗猖獗下,希望发动全社会力量综合治理,通过运营商对改号电话的源头拦截,通过提升老百姓的防骗意识,掌握防诈骗知识,通过公检法合力打击,惩治电诈分子,通过银行不断根据电诈转账新特点,研究调整政策,使转账难以得逞。这样电信诈骗就不再泛滥,让每个老百姓的资金不再受损失,让每个老百姓都可以安心使用通信线路和银行网络。“这就是我对它的愿望。”

    陈伟才说,“到退休之后,我讲治理电信诈骗的故事会很长的。”

    专题统筹:柴华尚黎阳

    采写:南都记者 贺蓓 吴璇 向雪妮 实习生 黄锦珺 摄影:南都记者 冯宙锋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