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脉纷繁复杂的全球经济与金融市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30日        版次:AA17    作者:张明 张天潘

    10月22日,张明研究员做客南都公众论坛。南都记者 邹卫 摄

    张明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

    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和新兴经济体的集体崛起,全球经济出现了“新常态”,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政治经济中不可或缺的成员。唯有把握全局性的战略框架,制定系统性的参与策略,才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如何把控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新形势,在多边协调的机制下实现互利共赢的国际合作?南方都市报主办的南都公众论坛邀请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畅谈如何把脉纷繁复杂的全球经济。

    目前世界经济的格局可以说是非常混乱,我们怎么样从这个动荡不安、比较乱的全球经济中找到一些特点,来深入地进行分析?这里谈三个问题,一是如何看待当前的全球宏观经济形势;二是如何看待当前全球金融市场的形势;三是当前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情况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全球宏观经济:

    停滞、分化、动荡、冲突

    我把当前全球宏观经济形势总结成4个关键词:停滞、分化、动荡、冲突。停滞是什么意思呢?可以看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对世界经济的冲击。危机前的2013年到2017年这五年,世界经济不断上行,平均水平相当高,大概在5%左右。危机之后,世界经济在2010年有一个显著的反弹,回到5%以上。它的背景就是在危机下全球主要国家都采取了扩张性的货币财政政策。好景不长,随后的五年,从2011年到2015年世界经济可以用每况愈下来形容,一年增速比一年低,平均水平远低于危机前2003到2007的水平。世界经济目前恐怕陷入到一个症状,叫长期性停滞。全球经济的高速增长每隔一段时间需要一次技术革命,而目前的情况,旧的那一轮技术革命的红利被耗竭了,新的技术革命还没有到来,现在的全球经济好比处于等待新一轮技术革命曙光的前夜。

    第二个词,分化。当全球经济增长都很低迷的情况下,苦乐不均的现象到处都存在。看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速,2013年到达一个底部,2014、2015年温和反弹。如果看新兴市场的话,可以看到,2011年到2015年增速不断下滑,到现在还没有遇到拐点。从增长的视角来看,至少在过去两年,发达国家的境况要比新兴市场更好。尽管新兴市场的绝对速度还要快于发达国家。

    比这个增长分化更厉害的是全球贸易方面的分化。危机之后,全球贸易增速非常低迷,特别是在2012年到2015年,这4年全球贸易增速连续低于全球经济增速,这是非常罕见的现象,因为正常情况下,贸易增速要远快于经济增速。可以看到,发达国家早在2012年就触底,过去三年在不断反弹。新兴市场的贸易增速,2011年到2015年不断下滑,到了2015年整个新兴市场的贸易接近0增长。从贸易来看,这几年新兴市场要比发达国家更差。这个分化表现在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之间。

    第三个词,动荡。这里的动荡指全球金融市场在不断震荡。事实上过去几年全球金融市场已经动荡不安了,我认为在未来几年还会延续这个情况。这几年至少有3个持续动荡的扰动因素。第一个扰动因素来自于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第二个扰动源泉是英国脱欧的一系列后续影响。最近英镑对美元的汇率跌到一个历史低位。英国脱欧使得投资者开始重新审视欧洲金融市场潜在的金融风险,投资者突然发现欧洲的银行业问题很大。最具有代表性的是两个案例,第一个是整个意大利的银行业,现在市场估计意大利银行不良资产总额大概接近4000亿欧元,目前意大利的银行都摇摇欲坠。第二个案例更有意思,投资者发现除了意大利的银行,欧洲的几家顶级全球银行现在问题也很大,最突出的就是德意志银行。德意志银行最近坏事接踵而来,市场开始担心,万一德意志银行出事倒下了,会不会像当年雷曼兄弟倒下一样,引发一次新的全球金融“海啸”。

    第三个扰动源泉是动荡,今年以来全球地缘政治冲突爆发概率突然上升,整个全球冲突此起彼伏。中东地区,沙特和伊朗的博弈正在加剧。土耳其今年有一次未遂的政变。同样的政变发生在亚美尼亚、叙利亚,北约跟俄罗斯的冲突正在加剧。就是在西欧也不平静,今年法国发生了第三次恐怖袭击,也就是尼斯的碾压事件。

    第四个词,冲突,全球经济领域的冲突现在在加剧,从两个维度来进行概括,一个是短期,一个是中长期。

    从短期来看,全球目前经济领域有两场战争正在上演,第一场叫汇率战。当前除了中国之外,全球新兴市场汇率都处于一个历史低点,这说明很多出口国都在主动压低本币汇率,然后想通过汇率的降低,提升出口的竞争力,再通过出口拉动经济增长。出口国可以压低本币汇率,进口国也可以反倾销、反补贴,征收惩罚性关税。一般来讲,汇率战和贸易战都是发生在世界经济增长长期低迷的背景下。

    从中期来看,有一个更加深远的博弈。现在美国正在全球范围内致力于构建TTT为代表的新规则。TTP是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搞了一个新的区域贸易伙伴投资规则。TTIP是TTP在大西洋区域的一个复制板。TSA是美国在全球搞的一个新的服务贸易协定。美国做这三个T的制度建设,言外之意是什么?它要在WTO之上重构一套更高标准的全球贸易投资规则,不带中国玩。因为根据TTP已经披露的文本,有几个条款中国在短期内很难实现,比如国有企业条款、政府采购条款、知识产权条款,换句话说,美国要在未来的全球贸易和规则方面孤立中国。这就是我所说的冲突,从中长期来看,中美全球经济头两号大国正在就制度建设进行博弈。

    全球金融市场:

    避险资产火爆,风险资产低迷

    过去几年的金融市场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避险资产表现火爆,风险资产表现低迷。什么叫避险资产?就是当经济向上走的时候,它的价格通常会下跌;而经济往下走的时候,它的价格通常会上涨。价格运行的方式和经济周期是反向的叫避险资产。避险资产最典型的是什么?美元、发达国家的政府债券、黄金。风险资产刚好相反,风险资产是经济好的时候就往上走,经济不好的时候跟着往下走,所以风险资产的走势跟经济周期是顺的,最典型的风险资产是大宗商品,石油、金属、股票,然后是新兴市场的货币。大家看外汇市场、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和大宗商品市场这4个市场。

    先看外汇市场。最近三年大家发现,最强的货币是美元,在2014年和2015年持续升值,今年上半年美元有一次下跌,但是后来在走强,最近又开始往上走。过去几年最强的发达国家货币是美元。这几年比较弱的货币是加元,石油不景气,加拿大货币肯定不行。最近跌得比较猛烈的货币就是英镑。

    来看新兴市场的货币。当西方国家汇率都在往下走的时候,只有一个汇率很强劲,就是人民币。人民币兑全球所有货币的汇率在2014年有一波显著的升值,这一波的原因是我们跟着美元升了。然后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一直保持平稳,人民币最近直到今年下半年才开始对全球货币有一个调整,但是目前依然处于高位。其他新兴市场的货币都在往下走,要么在低位盘着。

    来看股票市场。2012年到现在发达国家的股市不断上升,走出一波大牛市,而且目前的高点已经超过了2007年危机前的高点。新兴市场的股票持续在低位盘整,而且近期显著下行。换句话说,过去的三年发达国家跟新兴市场的股市是冰火两重天。

    再看债券市场。过去几年发达国家债券市场是史无前例的大牛市。截止到现在,出现一个非常奇葩的格局。日本和德国十年期国债的利率变成负的,大家还在疯狂购买,说明什么?说明大家对未来的经济和市场前景不看好,大家愿意花一些代价去购买真正安全的资产,而且大家知道未来市场动荡的时候,尽管持有德国国债的收益率很低,但是它的市场价值可能会上升。这个债市目前也是处于一个史上的最高点。

    最后看大宗商品。全球比较重要的大宗商品有4类:能源、金属、农产品、原材料,可以看到,所有这些大宗商品的价格在过去这几年都有一个显著的下行趋势,是一个持续的熊市。

    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表现低迷会导致另外一个后果,就是全球航运业的萎缩。波罗的海干货指数最高的时候达到12000点。最近不到1000点。这说明全球整个航运业已经严重萎缩了。

    对中国的影响:

    出口与汇率承压

    在我看来,这样一个外部环境对中国经济会有如下4个方面的影响:

    第一点,有三个因素决定了未来几年中国出口依然会有压力。第一,全球经济长期性停滞的风险突显,全球经济的低速增长格局不会改变,外需会很低迷;第二,其他国家汇率都处于一个很低的水平,人民币汇率却依然很高,这就意味着出口竞争力会受到影响;第三,进口国现在经济低迷,贸易保护主义会加强,中国出口面临的阻力会增加。

    第二点,未来一段时间中国依然会面临资本持续外流和本地的贬值压力。为什么这样?目前美国和中国央行货币政策的方向是相反的。美国经济反弹,美联储在逐渐收紧货币政策。中国经济还在下行,中国央行依然会不断放松货币政策。大家知道,水往高处走,谁收紧货币政策,资金就会朝它那儿流,它的货币通常就会升值。另外一点导致中国资本外流的,这几年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中国过去金融抑制的环境被打破,很多金融风险浮出水面。在这个金融风险逐渐暴露的时候,中国居民自然有冲动要去配置本地之外的资产,所以说货币政策的放松和金融风险的上升,会驱动中国的资本外流。

    第三,过去这几年大宗商品价格在反弹,它通过进口渠道会影响国内的物价水平,会改善我们已经下跌了几十个月的工业品出厂价格。

    最后一点。如果地缘政治冲突加剧,对中国经济的增长和金融市场的稳定肯定会有一些影响。

    在这种情况下,未来毫无疑问应该多考虑配置一些本地之外的资产。这并不是看空中国经济,而是说在一个经济体风险上升的时候,要做一些对冲来规避万一。

    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整理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