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个论]孙兴杰专栏:“后普密蓬时代”的泰国走向何处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28日        版次:AA23    作者:孙兴杰

    天下论坛

    孙兴杰专栏

    神一样的泰国国王普密蓬去世了,太子继位延迟,枢密院主席炳担任摄政王,泰国人还沉浸于痛失国王的悲痛之中。普密蓬掌权达70年,在世界的君主历史上也是名列前茅的,70年间泰国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总理换了二三十个,内阁更迭50多届,而军事政变就发生了近20次,宪法修改了17次,而唯一没有变的就是普密蓬愈来愈稳固的权力和地位,欺负一下国王的爱犬,都要被判15年。

    因为有国王,泰国的军事政变才变得充满喜感,老百姓居然愿意与政变的士兵自拍,毫无军事政变的血雨腥风。因为有国王,泰国的政治体制一直缺少一种自我维持和更新的能力,一旦普密蓬去世,泰国未来政治将会如何呢?也许只有时间才能证明,泰国相对和平的政治博弈是因泰王扮演了“防火墙”、“熔断机制”的角色,还是泰国已经形成了自己和平的政治文化呢?在位70年,普密蓬已经融入到了泰国政治生活之中,这在一个世俗化、民主化的世界中,似乎是不可想象的。

    普密蓬的70年,也是泰国政治变迁被“时空压缩”的70年,他在1946年继承王位,而二战之后,世界政治风云变化,尤其是第三世界摆脱殖民统治而获得独立。泰国没有遭遇殖民统治,但依然面临着政治发展的难题。从1932年以近乎宫廷政变的形式建立君主立宪制以来,泰国政治进入试错与震荡之中,面临着凝聚政治权威和扩大政治参与的双重难题。普密蓬在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上登上了王位,国王逐渐成为政治权威的中心,也正因如此,他才可以成为各种政治纷争的灭火器。普密蓬身上凝聚着魅力型、传统型两种合法性资源,同时也试图将法理的合法性资源聚拢起来。他自称是人民选出来的国王,如果人民不愿意,他就要失业了。换句话说,普密蓬是泰国国家的象征,同时他又不只是虚君,通过枢密院,笼络了大批精英,打开了精英的政治参与之门,也使国王成为泰国的权力重心所在。

    如亨廷顿所言,在新兴国家,军队是组织化程度最高的力量。在泰国政治生活中,军队一直就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而普密蓬则规制并“收服”了军队,自从军队将领沙立恢复了见国王要匍匐的礼仪之后,国王与军队之间是相互倚重的关系。军队需要国王以增强合法性,而国王通过军队才能左右政局。换句话说,军队本身就是保皇派的力量,这也是为什么国王可以在军队之中一言九鼎,也让泰国的军事政变在国王的掌控之中,从而形成了政变的泰式风格。

    普密蓬的权力与权威不仅依靠制度性的建构,也是个人魅力的投射,他本人就多才多艺,更重要的是有政治的理想和情怀,抱持“以德治国”的理想。当宗教从政治领域中淡出之后,国王已经成为泰国人的精神支柱,当然,也有神化国王的举措,普密蓬如神一般进入到千家万户,他去世之后,其画像甚至脱销。因普密蓬国王的存在,泰国的政治博弈主要在权力领域,而能够保持意识形态的稳定性。

    普密蓬国王去世之后,其继承者是其唯一的儿子哇集拉隆功。老国王去世之后,他所凝聚的政治权威也随之消失,一下子形成了巨大的权力真空。没有国王作为缓冲,军队和民主派(主要是他信派)之间的矛盾将不可避免地激化,现任政府总理巴育将军面临着权力合法化的压力。在什么时候重新选举,还政于民,就成为泰国政治不稳定的隐忧,仅仅依靠选举这种程序性的合法性,很难整合泰国各派政治力量。

    普密蓬国王的成功在于维系了泰国政治的弹性稳定,但是也带来了后遗症,就是没有真正拓展政治制度的参与空间和灵活性,一个没有普密蓬国王的泰国,需要重新寻找政治之根。

    (作者系国际关系史博士)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