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光路二巷的俄罗斯标本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02日        版次:AA20    作者:尼佬

    驴族

    ●尼佬

    “这是1827年,这个是1864年的”。他给我指着地下室里那堆积如山的手风琴,就像一个班主任闭着眼睛数出所有的优秀学生和顽劣学生。

    大概参观的人来得多了,他已然有了成套的程序,即使在这个小小的地下室博物馆里,仍然漫不经心地就拉出琴,坐下,一丝阳光穿入打在琴身上,他闭上眼睛,迅速地、欢快哀伤地迅速拉完了一曲。

    亚历山大·谢尔盖维奇·扎祖林的手风琴店已经成为伊犁一景。不过,在他出生的时候,伊犁地区的俄罗斯族人口已经锐减,他倒是自认是一个真正的伊犁人,并没有想办法继续漂移到海外,而是继续痴迷于他的手风琴。他开始到边境口岸收购国外旧手风琴,同时又从市区回收报废琴拿回家修理,日积月累,他最终收藏了超过八百架手风琴,成为中国最厉害的手风琴收藏家。

    随着时代的剧烈变化和娱乐方式的变迁,修理手风琴在这个小城市已经无法成为一个可以养家糊口的职业。亚历山大费尽心思,整理出了两个房间的展室,让家里成为了一个小小的私人手风琴博物馆,收门票50元,但一天下来,并没有几个访客。

    他热情地让我去隔壁的俄罗斯餐厅,那是他和他兄弟合力开的。在这个曾经是中国俄罗斯族比例最高的城市,如今是唯一像样地道的俄国餐厅,生意比起冷清的手风琴博物馆,倒是要好得多,毕竟是个只有餐厅生意能做的时代了。

    事实上,亚历山大和兄弟的家,也就是手风琴博物馆和俄罗斯小木屋餐厅所在的这栋砖房大院,并不是属于自己的资产,而是政府所有的俄罗斯人墓地。从19世纪中叶就开始存在,1964年,原来看坟的一家俄罗斯族人回了苏联,亚历山大·扎祖林的父母接手成了守坟人,几十年过去了,亚历山大·扎祖林一家已发展成5户几十口人,不仅守护着族人的墓地,也守候着墓地背后,2002年新修的东正教堂。

    黎光路二巷8号,他们被允许在这里居住生活,就像是伊宁市日渐消失的俄罗斯文化的守墓人。当年的大宅已破败,只留下了门楼和角楼的一部分。透过大门外榆树的浓荫,可以看到拱形的大门历经百年风雨已朽破。破旧的大门上,用木条钉着一个黄色的东正教标志。

    这个城市是极少的还以“斯大林”命名道路的中国城市,名字在1948年就被革命政府确定,当时的革命队伍得到了苏联的极力相助,以斯大林为名,也算投桃报李,即使经过中苏关系的多年翻云覆雨,这名字还是最终留了下来。

    斯大林路在今天的伊犁依然是一条主要的康庄大道,然而除了昂扬的白杨树,已经看不出多少俄罗斯的痕迹。黎光路二巷8号成为俄罗斯文化在伊犁河谷留存的最后象征之一。

    除了亚历山大,黎光路二巷8号的另一个居民尼奥夫·尼古拉·伊万诺维奇,在这个街区的另一角,也主导着河谷的另一个文化阵地。他是伊宁市俄罗斯学校的校长,这所学校也是中国现在唯一的俄罗斯学校,尽管学校的学生已经九成是汉族和维吾尔族了。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