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个论]任恒专栏:“廉政账户”:尽快撤销实属明智之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10月02日        版次:AA02    作者:任恒

    知道分子

    任恒专栏

    日前,四川、贵州、广东三省纪委陆续撤销了各自的“廉政账户”,此举引发舆论新一轮热议。

    作为一项由地方纪委、监察部门创设的独特反腐措施,“廉政账户”肇始于1999年江西省某些地市的廉政办公室设立的“拒礼拒贿资金账户”。一年后这一做法推广至浙江全省以及全国部分省市区,时至今日,仍有10个省级行政区保留有“廉政账户”。其作用大致是: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内部的党员干部,对于应当拒收而因各种原因未能拒收的礼金、礼卡和有价证券,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前往指定银行将之缴入廉政专户;地方一般规定“在组织对其违规违纪行为进行调查处理前,如数将所收受的现金、有价证券、支付凭证或礼品上缴的,可作为从轻、减轻或免予处分的情节。”

    诚然,设立“廉政账户”的初衷是良善的,该政策鉴于社会不良风气而导致的党员干部被动受贿的现实,从而给被动受贿者开通了一条自我挽救的绿色通道。但是,基于笔者对各地“廉政账户”政策文本及其实践情况的了解,该政策存在诸多困境,使得这一政策效果大打折扣,并且滑向了政策制定者始料未及的另一端。

    首先让我们把目光投放到各地“廉政账户”的政策文本上。对于文本所规定的“因为各种原因应当拒收而未拒收”的情形,“各种原因”包括哪些原因,认定的标准是什么,认定的主体是谁。对于允许匿名缴入,会不会发生腐败分子互相串通,共用一张“缴款回执”的情形。对于某些地方未规定缴入期限的,会不会发生腐败分子在闻得风吹草动之时将以往受贿款往“廉政账户”一塞了之的情形。由于“廉政账户”自身规则的模糊,使得该账户极易沦为贪污受贿分子的退赃账户和自保账户,而其手中的“缴款回执”则变成为“护身符”。

    更为致命的是,各地“廉政账户”政策对于上缴专户的“廉政金”的成分和性质未做细致区分,而事实上缴款人所缴纳的“廉政金”除了一部分确实属于无法拒收和不便退回的正常礼金以外,还包括权力寻租、权钱交易的贿赂款。而后者其实已经涉嫌《刑法》有关受贿罪的规定,如果在此种情境下纪委仍然规定:凡将礼金悉数缴入廉政专用账户,视作主动拒礼拒贿,可作为从轻、减轻或免予处分的情节,从而导致刑事责任和党内责任二者缺乏必要的协调性和一致性,这就涉及“廉政账户”政策的命门,即与我国现行法律相冲突。我国《刑法》385条和388条对于何谓受贿罪、受贿的形式做出明确规定,并在第386条对犯受贿罪的处罚做出规定,纪委监察部门设立的“廉政账户”对于“党员干部凡是接受礼金后及时缴入廉政账户的,视为上缴组织,存款回执可作为日后免予追究责任的凭证”的规定,而不问接受的礼金等财务性质,明显带有文件政策干扰司法审判之嫌,违背罪刑法定原则。

    其实有关收受礼金处置问题,现行国家法律、政策规定已经有较为详细的规定。具体而论,在非公务活动中,如若国家公职人员在收受请托人的礼金时,其主观上不具有受贿的故意,且没有权力寻租的情形,并及时退还或者上缴的,则适用于最高院、最高检发布的《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条,不认为是受贿;如若其主观上具有受贿的故意并且符合受贿罪其他要件,则依据《刑法》按受贿罪论处;如若国家公职人员所收礼金属于个人礼尚往来的情形,其中不涉及权力寻租且不违情理,那么该礼金则属于私人生活部分,国家法律亦不能过问。

    “廉政账户”作为一项独特的反腐机制,已历时16年之久,其中在某些省份经历过两轮的设立、注销。通观这一政策,实属治标之策和权宜之计,并不能从源头上遏制腐败。由此看来,撤销于法无据、于纪不合的“廉政账户”实属明智之举。

    (作者系政治学在读博士)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