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达经济体现状与世界经济走向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9月18日        版次:AA17    作者:苏剑 邹卫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做客南都公众论坛,谈发达经济体现状与世界经济的走向。南都记者 邹卫 摄

    苏剑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导,著有《内外失衡下的中国宏观调控》、《新供给经济学:理论与实践》等。

    近年来,世界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与复杂性加大,英国脱欧冲击欧盟经济等变化不断上演,而被称为“全球最具决策力的首脑级峰会”的G 20峰会于9月初在中国召开,为各国经济发展提供机遇与空间。如何认识、适应与引领新常态,是当前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逻辑,如何把握新常态下的新变化、新机遇、新挑战?南都公众论坛邀请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苏剑教授分享关于世界经济现状与走向的观点。

    美国、欧洲、日本三个发达经济体合在一块G D P已经占到全球G D P 50%以上,再加上中国,就占到65%甚至70%左右,所以这些国家基本上可以代表全球经济,而且由于这几个经济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可以说是代表了全球经济发展的方向和趋势。我们以发达经济为重点,来谈一下对世界经济的看法。

    经济调控举步维艰

    2008年以来,世界经济出现一种新的运行特点。央行往经济中撒钱会出现什么后果?通货膨胀。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回答。但是这个答案在2008年以前是对的,2008年以后是错的。

    以美国、日本为例。首先是美国,2008年9月,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到2009年2月份,不到半年时间,美联储新投放的货币相当于美国此前200年往经济中投放的总量。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又继续开展了好几轮量化宽松政策。结果到现在八年过去了,美国的基础货币是2008年年终的四倍。这么大的货币投放量,到现在为止,这八年时间美国的通货膨胀一直在1%左右徘徊。在宏观经济分析里面,一般认为通货膨胀维持在2%左右是最优的。因为通货膨胀在宏观层次上来说的话,是指一个经济中平均物价的上涨率。

    日本首相安倍上台时定了一个政策目标,就是把日本的通货膨胀提高到2%,于是就开始了大规模的量化宽松政策,往经济中使劲投放货币,但是通货膨胀就是上不去。到今年初,日本采取了负利率政策。这是一个非常荒唐的政策,意思就是说我借给你1000元,明年你还我900元。作为个人来说是绝对不会这样的,但作为政府来讲,它作为宏观调控的手段,愿意承受这么一点损失以换取经济的稳定,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常识上来讲,肯定是不通的。所以实际上负利率政策一旦被采取了,就意味着宏观调控当局已经是黔驴技穷。

    美金融危机根源是科技进步率下滑

    所以现在世界发达经济面临一个什么问题?中央银行往经济中使劲撒钱,它就是没有通货膨胀。这是怎么回事呢?既然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出现的新特点,就要从全球金融危机说起。这次危机最近七八十年时间里,世界经济史上一件非常大的事情。美国金融危机的成因到底是什么?到现在为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实际上过去的八年时间还没有形成一个共识。

    在谈美国金融危机成因之前,先来看一下目前世界各国面临的经济形势是怎样的,解决办法又是怎样的。现在包括中国在内,世界发达经济面临的问题都是产能过剩。一般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两条思路。第一条思路当然是去产能。但是去产能政策,在一般的西方国家是不可行的,因为对私人产权的保护比较严格。

    第二条思路当然就是扩大需求,有两个办法,一个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这两个政策是现在宏观经济学里面最主流的政策,被称作凯恩斯主义政策,这两个政策有什么特点呢?以货币政策为例,它扩大的是投资需求,降息,利率降到1%或者是0的时候,再往下降就非常困难了,当然现在已经有了负利率政策。另外一个就是通过科技进步、产品创新。通过科技进步提供消费热点,这本身就扩大了消费需求。而这个消费热点,其实本身同时又是投资热点,有很多投资机会。

    这两个都可以扩大需求,但是前者扩大出来的需求质量越来越差,而科技进步扩大出来的需求质量是很高的,使得经济越来越强壮。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当今世界各国采取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长期来讲都会把经济引入绝境。

    2008年10月份左右,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我当时的解释是美国金融危机的根源是美国科技进步率下滑。因此,要把美国经济从危机中挽救出来,需要一场能够给我们带来新的消费品的科技革命。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产能过剩,所以必须扩大需求才有经济增长。这几百年经历了好几次科技革命,每次科技革命都带来了新的消费品,没有这个新的消费品的出现,世界经济不可能增长得这么快。

    凯恩斯主义政策的影响

    但在现在这个世界上,看不到这种科技革命出现的曙光。即使这个科技革命出现了,它本身要成为消费热点,拉动经济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在今后20年之内,世界实体经济都将是这样一个半死不活的状态。它死不了,是因为有政府托市;它活不好,是因为没有这样的新产品供老百姓消费。

    这个情况下,为了把经济托住,当今世界各国采取的政策就只能是凯恩斯主义政策,也就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以货币政策为例,这个时候央行就往经济中使劲撒钱,把经济托住。钱到了老百姓手里,但问题是经济中没有消费热点,老百姓想消费的产品都是常规消费品,在这个情况下,消费不可能超常规增长,所以消费不起来。钱到了企业家手里,企业家在实体经济里面,怎么也找不出一个好的投资机会来,也不投资。于是政府往经济中使劲撒钱,但钱就是进不了实体经济。钱到经济里面了,老百姓不想买东西,企业家不想投资,进入不到实体经济里面,所以通货膨胀率上不去。

    问题是钱已经到老百姓手里了,那怎么办?把钱拿在手里就在想。即使通货膨胀率1%,也意味着钱在贬值,所以作为普通老百姓,都会想能不能让财产保值甚至还增值。于是除了买房子就是炒股。那么股市的机会来了。当股市涨上去真的到5000点的时候,老百姓也开始紧张,这么高的股价跟实体经济偏离太多。结果股市掉下来了,股灾出现了。股灾出现之后,有些人赔了,有些人赚了,但钱还在经济里面待着,怎么办呢?炒房,于是北上深等地房价呼呼涨起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救市,银行使劲往经济里撒钱,钱到经济里面去,不进入实体经济,就在虚拟经济里面打转转。这个钱流到哪,哪个市场就要跳起来再掉下去。也就是说资产价格的波动性加剧。

    所以从2008年到现在,世界五大洲,哪个洲没有经历过剧烈的金融市场波动?再看看各个金融产品,哪个价格没有剧烈波动过?黄金、石油、股市、债市、房市、期货市场,基本上都是剧烈波动,而且波动幅度还相当大。这就是现在发达经济的一个特点,就是说实体经济半死不活,虚拟经济危机不断。

    在凯恩斯主义政策的刺激下,世界经济出现一波一波的经济危机。从2008年到现在,美国金融危机全球救市,当时好多国家采取了大规模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结果导致大规模的政府债务,欧洲债务危机也是这样来的。日本也一样,到现在为止,日本的国债占GDP比例已经高达250%,日本政府迟早是要赖账的,它这个债务危机是避免不了的。

    美国最近八年来,其实也出现过好几次债务危机。大家看新闻可能知道,美国联邦政府好几次面临关门的危险,但每一次解决问题的办法都是提高债务上限。凯恩斯主义政策,结果就是每个国家都会出现一波一波的经济危机。现在这个情况下,世界经济到这个份上,可以说已经是危机四伏了。

    因此,发达经济现在的问题,首先是科技进步率下滑,第二是凯恩斯主义政策的长期化和常态化,两个合在一块了。

    实体经济半死不活,虚拟经济危机不断

    发达经济体现状的具体表现,第一是需求不振,导致产能过剩和低增长。在这个情况下,没有新的消费热点,也没有好的投资机会,使得需求上不去,增长率也上不去。第二是低通胀和资产价格快速上涨并存,且资产价格的波动性加剧。第三是政府债台高筑,财政危机风险上升。第四是金融体系脆弱不堪。第五是各国经济患上严重的肥胖症。

    世界发达经济的前景,最终要依靠科技革命,这也是唯一能够挽救世界经济的因素。但现在还看不到科技革命的曙光,所以至少在今后10年内发达经济都将在这种新问题中运行,世界经济将会出现一波一波的危机,虚拟经济将会经历泡沫、破坏,再泡沫再破灭过程。当然每次泡沫都发生在不同的金融市场上,比如说今天可以是股灾,明天可以是房灾,后天可以是债务危机,大后天可以是银行危机,过几天可能是外汇危机等等。

    实际上发达经济已经到了危机的边缘,美国经济已经严重虚胖,而且世界各国都存在严重的债务问题。宏观调控方面已经是黔驴技穷,可以说面对目前这么糟糕的经济形势,基本上已经没有好的手段了。英国脱欧短期内影响确实不大,但是长期可能会产生比较深远的影响,意味着逆全球化事件出现了,贸易保护主义可能会加剧,会对世界经济产生一个比较深远的影响。

    当然,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因素,之所以世界经济出现实体经济半死不活、虚拟经济危机不断的局面,就是货币本位制度的变化。以前世界的货币制度是黄金本位制度,黄金本身就是优质资产,可是数量稀缺跟不上经济发展速度。后来是纸币本位制度,它从此解除了货币对经济的约束,但却创造了另一个问题,就是没有了货币的自动调节机制,也就是说货币退不出去了,纸币本身就不是优质资产,谁都不愿意持有它,首先想到的是把它换成别的什么东西来保值增值,于是就出现了资产荒。另一方面经济中出现了流动性过剩,流动性过剩就是货币太多,无法进入实体经济。所以当今世界就出现这样的问题,资产荒和流动性过剩并存。资产荒和货币过多并存、融资难和资金过多并存这样的奇怪局面就出现了。

    如果凯恩斯主义政策往经济中使劲投放货币,它能不能通过别的途径,把这个货币再收回去?那也不至于出现资金在经济里面打转转的情况。问题是它收不回去,当今世界在纸币本位制度下,缺乏一个货币的退出机制,或者叫货币的湮灭机制。结果就形成这么一个死结,这个结怎么解?我也还没有想明白。这个跟我刚才说的科技进步的下滑和中央银行的托市,这三个加在一块,进一步加剧了实体经济半死不活、虚拟经济危机不断的局面。

    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整理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