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国政府中唯一的男人”铁娘子的首相之路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9月11日        版次:AA19    作者:昭杨

    浮世阅史

    ●昭杨(旅法学人)

    英国脱欧公投以脱欧派的胜利拉下帷幕,此次公投几乎在一夜之间改变了英国的政治版图,主张脱欧和留欧的各党派政治领袖纷纷请辞或声名扫地,内政大臣特雷萨·梅被选为首相,她会把英国带往何处去也成了媒体和学界津津乐道的议题。

    人们乐于将特蕾莎·梅和撒切尔夫人比较,因为两人是英国历史上仅有的两任女首相,同属保守党,都出生于中产家庭,通过个人奋斗攀上政坛巅峰,都在英国陷入危机时就任首相职务,都具有坚强和干练的风格。英国多数民众对特蕾莎·梅寄予厚望,因为第一位女首相撒切尔夫人曾带领英国走出危机。所以,回顾撒切尔的执政历史也成了理解这位新任女首相的一把钥匙。

    1979年4月,撒切尔夫人当选欧洲历史上第一位女首相,她刚就任时,曾因家庭出身而被蔑称为“杂货店主的女儿”,但在她卸任时,就连和她政见相左的密特朗总统都称赞她为“英国政府中唯一的男人”。她给英国留下的政治遗产被称为“撒切尔革命”,至今仍影响英国政治和社会的方方面面。

    撒切尔夫人的从政之路并不平坦,因为传统上保守党政治家大多出生于勋贵,平民难以跻身高层。而且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英国政界几乎全由男性掌控,使女性从政之路异常艰难。

    1974年,保守党被工党击败,需要重新选举党主席,1975年撒切尔夫人成功当选,这是保守党近三百年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党魁。撒切尔夫人和今天的特里萨·梅一样,都是在危机重重的情势下当选,而撒切尔夫人面对的危机甚至更严重。二战后的英国经济发展缓慢,地位不断下降。进入70年代后,形势更加严峻:国企效率低下,大面积亏损;工会势力空前强大,劳动力市场被扭曲;社会福利开支过大,公共债务不断攀升。英国的经济社会问题和70年代西方经济危机结合在一起,导致当时政党更替频繁,保守党和工党领袖都无法解决社会危机,客观上给了撒切尔夫人在政坛上崛起的机会。

    1979年撒切尔夫人击败时任工党主席卡拉汉,在竞选中,她就提出英国必须充当领头者,而非落伍者;英国如果不改变方式和方向,其伟大的历史很快就要沦为史书上的注释了。撒切尔夫人的改革从放松政府对经济的管制开始,逐步将国有企业私有化,降低税收,限制福利开支和工会的影响。

    撒切尔夫人的经济和社会改革是具争议的。英国在1981年至1982年经历了严重危机,她几乎要因此黯然下台,恰巧英阿马岛战争挽救了她的相位。不过,英国失业率和赤字从80年代中期开始稳步降低,直至1989年至1990年再次遭受衰退的重创。不过,从1993年开始,英国经济稳步增长,直至今日英国仍然奉行撒切尔夫人的经济理念,这是撒切尔夫人给英国留下的最宝贵的遗产之一。不过,英国人对撒切尔夫人的评价却趋于两极,赞美者认为她带领英国走出经济困境,而反对者认为,英国贫富差距急剧加大,犯罪率上升,社区破裂和分化都是撒切尔改革的恶果。

    在外交和军事层面,撒切尔宣布要打造一个“重新伟大的英国”,她和美国总统里根共同强化了“英美特殊关系”,在马岛危机问题上立场强硬,坚持要用战争捍卫英国尊严。撒切尔夫人还对英国的内外主要对手苏联和北爱尔兰采取强硬立场,她的外号“铁娘子”就是当时苏联媒体送给她的外号。在欧洲联合问题上,撒切尔夫人从坚决支持英国留欧到反对欧洲一体化深入,似乎前后矛盾。事实上,撒切尔夫人的欧洲政策始终为英国国家利益服务,她主张英国经济应当进入欧洲共同市场,但警惕一切有损英国主权的具有超国家倾向的欧洲改革。

    通过亲手开启的一系列内外改革,撒切尔夫人在整个西方世界掀起一次政治革命,她的措施也被认可和仿效。其实撒切尔夫人本人在主持英国的改革时也曾遭遇严峻的逆境,特别是在80年代初期,不过她总是能够坚持奉行自己的理念,没有丝毫的妥协和动摇。即使政治支持度跌入低谷,撒切尔夫人也不停声称没有其他替代道路可选。在1980年的保守党大会上,多名党内元老向刚刚执政一年的撒切尔夫人施压,要求她考虑改革引起的英国民众的反弹,收回部分改革措施,但撒切尔夫人却声称“铁娘子决不回头”。

    十多年后,撒切尔夫人身上的不妥协形象因为人丁税问题而被大大强化,这也是终结撒切尔夫人首相生涯的关键因素。英国政府决定从1990年4月1日起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废除贫富不均的房产税,代之以征收人人平等的人头税,撒切尔夫人认为此税可以鼓励富人投资的同时鼓励普通人关心和参与地方政治,但这项改革不仅将巨额税负从富人转移到穷人身上,还引起了英国人对封建时代重税的联想,因此引发朝野强烈反弹,危及保守党选情。撒切尔夫人坚持不退让不妥协,最终在党内同侪的压力下提前两年辞去了首相职务。

    有历史学家指出,撒切尔夫人的权威和不妥协的姿态让她更接近于一个“男性政治家”而非女性政治家,这使她在男权主导的英国政坛有效地规避了自己作为女性的先天弱点。在她的政治生涯中,有关性别歧视的争论似乎也并不多,对手更多攻击她强硬的态度和不妥协的个性,相对忽略其女性身份。

    女性性别对于撒切尔夫人来说可能既不是优点,也不是个短板,而仅仅是个巧合。在撒切尔夫人成功就任首相后的三十多年里,英国两大政党也并未涌现出新一代的一流女性政治家,直到特丽莎·梅的出现。无论如何,撒切尔夫人为英国女性参与政治提供了成功但也同样独特的先例,特丽莎·梅将如何在铁娘子的盛名或阴影下带领英国前行?她又将如何塑造新一代英国女政治家的形象?让我们拭目以待。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