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之痛

    台湾作家龙应台曾写过一篇文章叫《常识》,文中提及自己经历的一件糗事。多年前她探视一位长辈,长辈看起来颇为疲劳,问及原由,长辈遂谈起“前列腺肥大”的种种苦恼。离开长辈家,龙应台又赶往另处赴约,朋友见她行

  • 夏尔巴人的豆汤饭

    纽约有2000多夏尔巴人,T ehzi的爸爸没有这么洋气,他在阿联酋开大车,跟那些印度喀拉拉邦或者古吉拉特邦去的劳工混在一起,阿拉伯人看他们没什么区别。

  • 被婚外情风波打败的日本调查记者

    前些天微信朋友圈流传一篇《日本记者为什么不做调查报道?》,作者开篇就承认这是夸大其辞的标题党,然后讲了一通各种现实的原因。

  • 财务自由的幻觉

    近期,创业圈发生了一起可恶、可笑又可悲的事情。校园创业公司“宅袋洗”为了提升原始订单量,不惜剪断学校洗衣房的电线。此为可恶。可恶之外,还有可笑,因为这居然是该公司的公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主动曝光的。而可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