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个大学生坐牢一年半 检方撤诉了

事发广西,4人现欲申请国家赔偿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8月22日        版次:AA15    作者:李玲

    8月15日上午,23岁的徐伟杰和三名同学走进广西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拿到了该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书。

    三年前,因涉嫌盗窃,四人被羁押一年零六个月。被带走前,他们是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生,同是司法警务专业,同在一个宿舍。而后,他们再没能回到学校,人生轨迹就此改变。

    人生道路转折

    2009年9月,徐伟杰成为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司法警务专业的一名学生,他与同学陈宗汉、韦德聪和陈崇经常一起上课、吃饭。

    从初中开始,徐伟杰迷上了侦探推理小说,家里光是这类书就有一百多本。渐渐地,他对破案产生兴趣,向往成为一名警察。2011年,学校曾安排他们到深圳某派出所实习一年半。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再次跟警察打交道是因为自己涉嫌盗窃。

    2013年3月26日,下午3点多,陈宗汉下课,准备去训练。这时教官打电话让他去一趟保卫处,有两名民警找他。大概晚上八九点,徐伟杰、陈崇和韦德聪也被警察以协助调查为由带走了。

    在派出所里,四个人才知道事情的缘由。原来,一个当时刚满16岁的少年黄某,因涉嫌偷了一辆价值51.2万元的奥迪车,逃至柳州被警察抓获。黄某供述,近期已在小区入室盗窃作案多起,同时牵扯出4名“帮凶”:陈宗汉、韦德聪、徐伟杰和陈崇。

    除了陈宗汉,其余三人均表示不认识黄某。陈宗汉是柳州人,读中专时通过黄某的堂哥,与其有过几次交集,“认识,但不熟。”

    韦德聪的辩护律师、东卫(广州)律师事务所的黄梓洋称,当事人在接受调查期间曾遭到暴力对待。而警方对此予以否认。2015年初,青秀区法院审理此案时,7名侦查人员出庭说明称,每次问讯均有2至3名民警在场,并无刑讯逼供或诱供行为。

    重审撤销罪名

    四人被抓的次日,即被刑事拘留。

    2013年4月29日,四人被批捕,并被羁押在南宁市第一看守所。此后,整整一年半,四人都没见过父母。

    2014年9月25日,四人申请取保候审获准。出狱那天,一回到家里,陈崇的父母哭了,很伤心。以前130几斤的陈崇,现在100斤不到,他的头顶还秃了一个圈。而1994年出生的陈宗汉也有了清晰可见的白发,“睡不好,想太多,愁白的。”

    2015年3月9日,青秀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陈宗汉参与盗窃三次,数额14824元,韦德聪、徐伟杰、陈崇参与盗窃二次,数额11824元,数额较大,已构成盗窃罪,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对此判决,四人均表示不服,提出上诉。

    2016年1月28日,南宁市中级法院作出二审裁定,认定该案现有证据证实侦查机关存在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指控各被告人犯盗窃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原判,驳回重审。

    8月19日,南宁市中院参与此案二审的一名法官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证实,“取证过程存在不规范(之处)。”

    黄梓洋还表示,除本人供述外,没有其他证据证实四人犯案,并且他们的口供相互矛盾,前后不一致。此外,黄梓洋在现场发现,小区失窃地点是2楼A户,但警察让他们指认的是2楼D户。

    随后,南宁市青秀区法院重新审理此案。7月6日,南宁市青秀区检察院以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撤回起诉,并得到法院准许。8月15日,四人拿到了青秀区检察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书。

    对于这样的结果,徐伟杰表示并不满意,“可以说我们现在无罪了,但并不能证明我们没有做过这个案子。”

    另据南都记者了解,目前徐伟杰和辩护律师潘冠生正在准备申请国家赔偿事宜,并计划提出30万元的赔偿,而具体金额还在商议之中。

    梦想重回学校

    被抓那年,距离四人毕业还有一年半,当时他们正准备去实习。但因这起盗窃案,四人再没回过学校,而是提早踏入社会。

    如今,四人除了徐伟杰外,都已经工作。在叔叔的介绍下,韦德聪进入一家电器厂已有一年多,每天工作12小时,通常半个月转一次早晚班,“本来没想过进厂的,但现在也只能出来打工。”

    陈崇现在深圳姑姑家开的餐厅里当服务员,“找工作最起码要大专文凭,而我没有毕业证。”陈崇的父亲以前是开货车的,母亲在家务农。他出事后,父母便无心工作,把车卖了,经常从贺州老家来南宁。据陈崇介绍,这三年多,为了此事,一家人花了十几万,“本来家里也不是很富裕,现在更是造成经济负担了。”

    陈宗汉出狱之后,找工作经常被拒。后来只好跟着自家亲戚打工,做金融行业,奔走于两广。前阵子他还打算创业,最后放弃了。

    在此事发生之前,陈宗汉也梦想着当一名为人民服务的警察,但现在已转变想法。因为这件事,陈宗汉交往了两年多的女朋友也与他不再联系,现在这个女孩已嫁为人妻。

    在家的徐伟杰,则主要帮父亲做装修。他也曾去找过一个当保安的工作,大概做了五个月。“后来请假太多,人家就不要我了。”徐伟杰说,因为这个案子,他要经常从梧州跑往南宁。“有时候以为请假一天就能办好,但一有变化又耽误一天。”

    与陈宗汉不同,徐伟杰还想当警察,准备回去上学,拿回毕业证,只是不知道学校的决定。针对此事,南都记者采访了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司法警察系的副书记李海波,他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表示,“已经同陈宗汉说过,9月份开学时,请他们回学校处理相关事宜。”南都记者也采访了四人的班主任潘源明,他表示,“我们没有接到把他们开除学籍或保留学籍的通知。”

    在潘源明看来,四个人在学校的表现中规中矩,跟同学相处融洽。“他们如果的确无罪,作为老师,我也很替他们开心。”

    目前,四人最大的心愿就是重回学校,拿到毕业证书。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李玲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