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保证回应效果,一把手当发言人应常态化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8月14日        版次:AA02    作者:南都社论

    近日,国办公布《关于在政务公开中进一步做好政务舆情回应的通知》,专门就特别重大、重大突发事件发生后,政府部门的舆情回应、新闻发布做出流程化规定。《通知》明确,特别重大、重大突发事件下,要快速反应、及时发声,最迟应在24小时内举行新闻发布会。

    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速度大幅提升,重大事件发生后,舆情应对成为各级政府部门面临的一大考验。什么时间回应,谁来回应,如何回应,政府部门必须解决这些基本问题。这其中,政府回应的效率,即回应的节点选择至关重要。从传播的角度分析,重大事件发生后,民众渴望获得最新信息,而权威信息供应一旦跟不上,或不能准确反映事件真实状况,往往会导致社会不满情绪,大量未经证实的消息充斥舆论,负面因素也会因匿名信息被放大。

    比如7月下旬发生在邢台的洪涝灾害,洪水在7月20日凌晨灌进大贤村,此后当地媒体对灾情有过零星报道,接受采访的官员表示“没有人员伤亡”,来自政府部门的信息严重滞后,导致当地村民围堵高速公路,要求与政府对话。而在互联网,大量灾害的悲惨画面开始传播,有传言甚至提到,是上游水库泄洪导致了此次洪涝灾害,“人祸说”就此甚嚣尘上。官方的新闻发布会在事件发生超过48小时才姗姗来迟,“灾情统计、核实、上报不准确、不及时”是此次事件应对的教训之一,回头看这样一次事件,如果政府部门能第一时间发布信息,应对的效果可能就有所改善。

    重大事件发生后,必须解决信息失衡的状况,及时发布权威信息,以此来消解、对冲小道消息的舆论影响。此次《通知》提出,特别重大、重大突发事件下,最迟应在24小时内举行新闻发布会,由此可见,在总结多次重大事件应对的教训后,政府部门不但意识到及时发布权威消息的重要性,还开始了严格的制度化尝试,这无疑是值得赞赏的转变。

    当然,除了回应的节点选择,谁来回应,如何回应,对于重大事件应对也至关重要。这两个问题涉及到具体的技术细节,客观地说,突发事件发生后,新闻发言人成为舆论焦点,必然承受非常大的压力,在回应过程中出现瑕疵也属正常。为此,《通知》中还特别规定,对于出面回应的政府工作人员,要给予一定的自主空间,宽容失误。此规定有利于减缓新闻发言人的压力,不过,在肯定容错机制的前提下,对于新闻发言人为何会出现失误,也有必要做充分的辨析。

    业务能力不足,或发言人对事件了解不足,尤其是没有掌握核心信息,都有可能导致失误,这其中,新闻发言人是否掌握事件信息,对事件应对效果的影响非常明显。2011年7月24日,“7·23”动车事故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因为“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和“这是一个奇迹”两句话成名,成为舆论炮轰的对象。去年年底王勇平在接受采访时披露了当时的细节,据其说法,当时开发布会时距离事故发生只有26小时,事故的原因还在调查,王勇平连事故现场都没来得及去,只能公布一些当时能够掌握到的事故发生概况。

    王勇平向领导表示“情况不掌握,我没有把握”,并建议晚一天再开发布会,然而决定无法更改,这样一场重大突发事件的新闻发布会,因为新闻发言人缺乏准备、对事件信息了解不足,终成为一次失败的舆情应对。

    很多人认为,尽管事故发生时王勇平是铁道部的新闻发言人,但那次发布会应该由铁道部的更高层领导来主持。这是中肯的建议,其实也适用于所有重大突发事件的舆情应对。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今年2月印发的《关于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其中要求各级政府主要负责人遇重大突发事件要当好“第一新闻发言人”。此规定背后有诸多考虑,而一把手掌握事件信息,有利于回应民众关切,避免舆情应对形式化,无疑是最重要的考量。经历过非典等重大突发事件后,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趋于规范,从观念转变逐渐过渡到具体而微的制度建设。类似“24小时内举行新闻发布会”、“一把手要当第一新闻发言人”这些规定若能落地,政府应对重大突发事件定能越来越从容。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