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泳军的泪与累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8月14日        版次:AA13    作者:丰臻

    8月9日,里约奥运会第4日,刘湘在游泳馆内训练备战。C FP图片

    特写·里约奥运会

    可能有不干净的人,但没有不干净的水。一切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更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

    1

    刘湘哭了

    里约奥运游泳赛场第7个比赛日,也是倒数第2个比赛日,漂亮的广州姑娘刘湘终于出场。如果从第一个比赛日开始忐忑的话,她已经忐忑很多天了。整个中国游泳队24名女选手,她最后一个出场。

    临赛一天前,队友陈欣怡赛内药检A瓶呈阳性的结果被证实,游泳队的内部氛围刹那变得紧张甚至有些压抑。原本,刘湘会和陈欣怡同游女子50米自由泳预赛。

    这是游泳馆这天中午开赛后的第一个项目。花了很长的时间,前9组选手游完,刘湘出现在第10组第7泳道。这是她在奥运会的第一场比赛,未免有些紧张,她的出发就不太理想。

    她在途中使出浑身解数,游出24秒91,算是一个正常成绩,但却不是她期待中的状态。更兴奋一点的话,她可以游到24秒70左右,至少像去年喀山世锦赛那样进入半决赛。上岸后,她跟教练说:“不知道怎么的,我迷迷糊糊就游完了。”

    刘湘在混采区哭了,但见到教练何新中后她故作轻松,反而安慰他说:“对不起,是我训练不够努力,才会有这样的结果。回去我要加倍好好练。”可是在教练看来,刘湘已经非常努力,没有游出理想成绩,主要是临场的原因。

    赛后按例下水做放松,傅园慧看到刘湘在水里又哭了。后来教练问刘湘,你是不是哭了?她终于没能止住眼泪。

    “最后一个出赛,赛前又发生了那么多事,舆论都看着游泳队,可能湘姐想的问题太多了。”她身边的朋友跟南都记者说。

    2

    谁是受害者?

    这届奥运会,整个中国游泳队从头到尾没有一丝风平浪静。霍顿针对孙杨的口水战,接力队犯规取消成绩,宁泽涛没进决赛,叶诗文持续低迷,傅园慧人气直飙,舆论的焦点一直在游泳队。

    赛前一天刘湘睡得一般。陈欣怡的事在网上已经传开,与这件事相比,孙杨因为感冒可能影响1500米卫冕的情况,在整个游泳队里已经变成一桩小事。

    陈欣怡只是个18岁的小姑娘。16岁那年她在仁川亚运会上拿到女子100米蝶泳冠军,震惊四座。里约奥运会第3个比赛日,她在这个项目上创造了个人最好成绩,并且拿到了第4名。她的教练金玮,曾是蝶后刘子歌的主管教练。

    专业人士说,短距离选手,成熟的年龄在25岁以上,所以陈欣怡按照现在的潜力和轨迹,未来甚至可能会是中国泳军的领军人物之一。但现在,小姑娘眼前已经有一道高墙。

    陈欣怡的药检A瓶氢氯噻嗪呈阳性。氢氯噻嗪是一种利尿剂,利尿剂本身不能提升运动能力,但可以加速代谢,帮助运动员迅速排掉体内的兴奋剂,因此被严格禁用。

    哪怕中国游泳队此前曾有诸多服药污点,但在奥运会出事还是第一次。原本在50米预赛第12组第2道的陈欣怡,空出了泳道。这很可能只是一段灰暗日子的开始。

    A瓶结果出来这天晚上,陈欣怡睡不着,坐在走廊里痛哭。队里怕她出事,专门派教练陪着她,安慰她。

    很多人说,陈欣怡是一个很乖很听话的姑娘,非常阳光。一位多年前曾拒绝用药然后退役的游泳运动员向南都记者表示,一个18岁的小姑娘能懂什么,她也是这个事件里的受害者。

    3

    刺耳的声音

    中国游泳队在里约的整体表现不如在伦敦,但舆论非常宽容,直到陈欣怡出事,不可避免出现刺耳的声音。

    中国游泳圈的人很清楚这一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位教练对南都记者说:“本来外国媒体就对中国游泳队盯得紧,现在出了这种事,这个集体的所有人都不会高兴,都或多或少遭受伤害。”

    此事引发的舆论对中国游泳队的怀疑、猜测、批判、讽刺,让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都觉得别扭。

    翻看历史,中国游泳历史上冠军很多,但真正遭遇药检不过关的人也只是极少数。可是蛙后罗雪娟在2001年全运会时曾经留下一句话:“泳池里的水不太干净。”

    罗雪娟退役的时候是2009年,与1998年中国游泳最糟糕的一次丑闻相隔11年。有业内人士称,2000年后的那几年,禁药确实依然没有收敛。中国游泳有过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而今一旦有风吹草动,尘封的历史又会浮现在眼前。

    即 便 只 是 眼 下 ,宁 泽 涛 曾 经 因 药 禁赛,孙杨曾经因药禁赛,陈欣怡可能即将因药禁赛,这些都是近年的确凿事实。外界在享受中国游泳队带来的荣誉的同时,心中难免会给他们打上一个巨大的问号。

    这位教练对眼下遭遇的负面评价有些愤慨。“我觉得不太公平。媒体喜欢拿很多年前的游泳队的历史说事,但那段历史跟现在这群孩子有什么关系?我可以告诉你,这些孩子都是好孩子,他们非常单纯,非常阳光,比社会上的同龄人要单纯得多。”

    他更不理解的是那些来自国人的挖苦和讽刺。“我们队里一直坚决反对和打击使用兴奋剂这种不道德的行为,运动员取得的成绩是从每天要游将近两万米的艰苦努力中得来的!只是,付出的辛劳还不如躲在屏幕后的一张嘴。”

    4

    绝对的禁区

    确保远离禁药,需要做大量工作。奥运会备战期间,队里有人发烧感冒,但队医无奈地回复:“最好别吃药,感冒清热冲剂不能吃,板蓝根颗粒也不能吃。还是靠抵抗力吧。”所以,队员只能喝水排毒睡觉降温。

    一位运动员告诉南都记者:“何止板蓝根不能吃,西瓜霜口腔含片都不能吃!”为了确保参赛安全,中国游泳队对运动员饮食有严格要求,严格程度取决于教练。

    一位了解情况的基层教练告诉南都记者:“平时在省队,生病最怕感冒,因为抗感冒药中往往含有镇静剂等专业运动违禁成分,国家队会更严格。严令规定运动员不能在外就餐,因为中国的餐饮环境不是很好。这些普通人看来很寻常的事我们都会管得很严。还有就是要注意饮品的管理,不能让要喝的饮料或者水,离开视线。”

    从奥运村到游泳馆,运动员喝的水,都要放在教练的背包里。近几年来国家队外出比赛,全程的飞机餐都不能吃,只能吃自带干粮。观众只知道运动员练得辛苦,但不了解他们的生活异于常人。

    “我们作为教练,作为父辈,尽可能给运动员创造宽松的环境,不希望他们经历我们以前经历的那种压抑的环境,鼓励他们开心地从事自己的工作。你看现在的运动员已经很放得开,不管是傅园慧还是刘湘,还是张雨霏。”这位教练越说越动情。

    “唯有禁药是绝对禁区。我们来奥运会之前,自己在队里都会做药检,有时候一周四次,两次血检,两次尿检。禁药绝对是一条高压线。我们清楚得很,一出事就不是小事。”

    与很多人的消极印象不同,数据似乎证明,中国体坛的反兴奋剂工作成效不错。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2016年最新出炉的公开报告显示,在2014年度中国体坛总共有13180例药检抽查,其中有48例违禁,违禁比例是0 .36%。同一年,美国的抽查违禁比例是0 .71%,澳大利亚的违禁比例是0 .88%。俄罗斯是0 .91%。伊朗比例最高,高达9.48%。

    在综合排名前33位的体育大国里 ,只有日本的0 .33%和德国的0 .17%低于中国。

    南都记者从可靠渠道得到的另一份数据显示:2016年1月到7月,中国游泳合计药检抽查580例,有3例呈阳性,3例都来自同一单位,已经被认定是误服。这个比例只有0.52%。

    南都记者 丰臻 发自里约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