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行车队“花木兰、穆桂英”爆红,设计出自广州

高中生暑假想出抢镜头盔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8月14日        版次:AA16    作者:许晓蕾

    宫金杰的“穆桂英”(大图右)、钟天使的“花木兰”以及徐超的“张飞”(小图)头盔。新华社发

    围观·里约奥运会

    13日在奥运赛场,中国选手宫金杰、钟天使斩获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争先赛的金牌,实现中国自行车运动奥运金牌零的突破。两人佩戴的京剧脸谱头盔上,分别是花木兰和穆桂英的形象,相当抢镜。钟天使的花木兰彩绘头盔、宫金杰的穆桂英彩绘头盔,还有她们的队友徐超(男子个人争先赛选手)的张飞款头盔———这三顶特色头盔的设计均出自广州一家名叫“incolor”的工作室。

    设计者之一张栋良说,奥运脸谱系列头盔将不再会有了,好的作品应该有唯一性。昨日,淘宝同款奥运自行车队京剧脸谱头盔已在网上热卖。张栋良说,网上全是山寨品,奥运脸谱系列头盔将不再会有了,再也没有人比奥运会运动员更适合这个主题,另一方面,也是从其艺术性和独到性的角度考虑。

    为什么会设计这款头盔?张栋良的团队是做与自行车有关产品的涂装与设计的,他说,这个事是因为“机缘巧合”。“我的朋友在参加自行车比赛时,认识了国家队的徐超。徐超说,他们想做自行车头盔,上面加上一些辨识度高一点的元素,让大家知道他们是中国队,带去参加里约奥运会。”为此,他们找到了张栋良的团队。

    设计团队成员之一的九妹才刚刚高中毕业,她提出了用脸谱的设想。张栋良说,九妹刚好高中毕业,有暑假一个空当期。她的想法比较奔放、大胆,但是很多时候很难实施。因为张栋良在设计方面有多年经验,就整合她很多大胆的想法,将其实施。

    这些头盔的设计比较复杂,耗时比较长,平时设计这些头盔只需半个月,这三顶头盔则用了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张栋良说,帮朋友设计,难得碰上可以帮奥运选手设计头盔,所以特别花心思,从设计到制作都是免费的。

    张栋良说,希望因为奥运头盔这个事情,让大家知道国内还有一些做手工艺品的工匠,需要大家去尊重,去保护,他们才能生存。

    头头是道

    为什么用花木兰、穆桂英、张飞作为形象

    “能够佩戴这三个头盔的人不多”

    南都:用花木兰、穆桂英这两个历史人物作为头盔形象,有什么寓意么?

    张栋良:因为奥运选手是代表我们国家出去的,和我们的国民英雄差不多,希望他们能为国争光。女性的话,我们在历史人物里面,一般人家就会想到穆桂英还有花木兰这两个历史伟人。同时,根据运动员的资料去相应找了一些和他们接近的历史人物。宫金杰上一届是和郭爽一起参加奥运会,经历了金牌得而复失的故事。我想她更接近于穆桂英这么一个角色,因为她更成熟,很睿智,这么一个身经百战,很有经验的人物,我觉得跟宫金杰很吻合。

    花木兰和钟天使也是很吻合,她是一个非常有智慧,很年轻的一个运动健将,也是为国效力的很典型的人物。我觉得她们人物背景和历史人物的故事非常吻合,所以当时就很大胆地用这两个历史人物去和我们的运动员去匹配。

    徐超那个头盔,当时有想过很多方案,因为男性的脸谱真的太多太多了,有像关羽很多这样的角色都有,后来想了一下,感觉张飞更适合一点,因为徐超也是很耿直很勇敢的一个形象。

    南都:头盔一夜爆火,现在是不是有很多人慕名而来?

    张栋良:有很多慕名找上来的人,现在网上也慢慢地开始出现“抄袭”这个作品。但我跟我的团队商量,决定这三个头盔以后不会再制作,我认为能够佩戴这三个头盔的人也不多。我认为作为一个好的作品,应该要有它的唯一性。当然网上有很多相关类似的产品出来,但是那个没关系,我们已经把我们最好的做出来了。

    南都:工作室红了的感觉如何?

    张栋良:我不认为这就是已经出名了,只是希望通过我们这件事让更多人了解到在背后辛勤劳动过的一些人。知道国内也有这么一些小群体,在认真做事,做手工艺品的一些工匠。他们需要大家去尊重,去保护,他们才能生存。

    采写:南都记者许晓蕾

    实习生文敏怡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