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体海滩考察记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7月17日        版次:AA20    作者:麦嘈

    越界之想

    ●麦嘈

    到希腊的旅行者,大多不会错过圣托里尼岛(Santorini)。这座小岛上的所有人工建筑物,皆筑于悬崖峭壁之上。蓝白相间屋顶墙壁与蓝色爱琴海交相辉映,是各国情侣最钟情的婚纱照拍摄地之一。然而我认识的希腊朋友玛丽却告诉我,圣托里尼太不“希腊”了,无论是自然条件还是观光氛围,都不似典型的地中海岛屿。“那你们本地人度假,会选择去哪儿啊?”我问玛丽。她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当然是米克诺斯(M ykonos)啦,你一定得上那儿的天体海滩瞧瞧!”

    说到天体海滩,人们一般眼前会浮现起四个S,既不是大S也不是小S,而是性(Sex)、阳光(Sunshine)、海洋(Sea)和沙滩(Sand)。其实我不是没见过天体海滩,海南三亚知名景点大东海,就常年有皮肤病患者光顾的裸晒区。然而相对于日光浴的“药用价值”,天体海滩更注重于心灵解放。尤其在希腊,这个有着独特的身体再现历史的文化里,宽衣解带赤身裸体,是古人赋世界以美感最便捷也最尽兴的方式。当你逛完这里的神庙和博物馆,看过近3000年的人们用铜、石头型塑出来的曼妙身段之后,人类肉身所引发的联想,首先是美或不美,而不是性与性感。

    不过,真要上裸体海滩,恐怕我得先做一番心理建设。出发前我搜索几乎所有关于米克诺斯岛天体海滩的资料。最有名的有两处,一处叫天堂海滩,另一处叫超级天堂海滩。前者是老牌的天体爱好者聚集地,据说近年来因为游客太多,许多天体爱好者不胜其扰,搬去另一处较隐秘,一般游客难以到达的海滩,前缀“超级”以示区别。尤其是同性恋者,最爱“超级天堂”,每年夏天这里举办的大型狂欢趴,最多时人数以万计。

    我决定先去天堂海滩。花1.6欧元,从米克诺斯镇中心汽车站出发,大约20分钟就能到达。早上9点,人不多,海水格外清凉。我鬼鬼祟祟地挪到海滩两侧———中间是收费的躺椅区———找到一棵给人心理上以遮蔽感、实则没几片叶子的橄榄树,铺好毛巾平躺下来,然后脱到……仅剩泳裤。而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底线了,而我早已做好被天体主义者上来围攻的心理准备。一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一小时过去,不仅没人上前指责我违反行规,很少的几位裸泳裸晒者,大多是七八十岁的大爷大妈,反而完全忽略我这个不速之客,连看都没往我这边看。

    每一个想上天体海滩的非天体主义者,大概都有同样的心理,那就是又害怕,又想要:既想上海滩猎奇,又怕被人说三道四;去了海滩既怕被人看到你光屁股的样子,然而一旦别人对你视而不见,又倍感失落。我决定去往返公交车费高达9欧元的“超级天堂海滩”碰碰运气。可这里情况更糟,逛了一大圈,别说天体主义者没见着一只,连宠物狗都披红挂绿。我一面在沙滩上漫无目的乱走,一面不时偷偷打量乌鸦鸦一片的躺晒人群,最尴尬是四目交汇时,感觉就好像有人对你说:“你咋还不脱呢,我们都等着看呐!”也不知,我这是来占便宜的,还是来被占便宜的。

    而这种“来占便宜”思想,恐怕是所有观光客和观光行为的大忌。我看到网上甚至有导游介绍如何偷拍才不至于被对方察觉。还有爱子心切的华人爸爸,讲述自己特意带10岁的孩子前来此地进行“青春期启蒙性教育”。可是一来此地早就没啥裸体可看,二来,把活生生的游客当人体标本,是不是有点过?旅行的真谛是社交而非猎奇。跟天体主义者聊一聊,听听别人的经历和想法,就算见不到裸体失望而归,总归还是有些收获。可惜等我觉悟到这一层,为时已晚,只能留待下次“考察”再说。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