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法独处的孤岛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7月03日        版次:AA20    作者:尼佬

    脱域

    ●尼佬

    人们总是喜欢问一个老问题:如果你像鲁滨逊一样,在一个孤岛停留,会带什么东西或带什么人做伴?其实,这个问题哪有得选择,我们的游人,已经占领了世界大部分的“孤岛”了。

    那天我们在海浪微风中醒来,昨天那个花园庭院里的卡拉O K忽然化身安静餐厅,放浪的歌手,以及有诸多挂在墙上照片的,有着本地名媛派头的风韵老板娘也不见了踪影,这就是码头小镇常见的变身术,夜晚是为从海洋而来的水手准备的,而清晨,则是给我们这些想从陆地跳到海洋的旅行者准备的。

    从安帕那到托吉安的轮船仿佛是五十年前制造的,全木板的结构,装得下一个村庄的人民和足够消费两周的工业品:譬如可口可乐。船在一个又一个的小岛停靠,每当停靠之时,都成为这个渔村当天的节日瞬间:下货的、跳上甲板兜售糯米饭和烤肉的、为自己孤单自处的度假村寻找顾客的,最终二三十个顾客,在航程结束时,已经被分配到了五六个不同的岛屿,对着同样清澈的海水发呆。

    这是托吉安群岛,印尼苏拉威西中部海湾最迷人的部分,浅清的大陆架让它成为赤道海域上极为出色的浮潜基地之一。然而抵达它的漫长却常常让人望而却步,从中国过去,你得转3次飞机,再搭6小时巴士,然后搭3-5小时的轮渡,才能到达这个梦中之岛,而且,群岛上大部分度假村所处的位置都无法收到手机信号,这使得预订成为不可能,也使在这个平静清澈海洋上的旅行平添了冒险意味。

    这倒是个好事,不过正像度假村经营者不知道今天会来什么客人一样,你也无法预见会碰见什么样的人共处小岛几天。不管冠之以度假村还是小木屋,托吉安群岛所有的住宿都包含固定三餐,好的还有下午茶点心。这意味着主人把饭菜安排在一张桌上,你不可能提出单独进餐的要求,何况,在没有网络和电话信号的所谓天堂,白人们或许真觉得要社交才能打发无法浮潜的夜晚吧。

    可是,人们总归只是说些转来转去的话。大多数的旅行者,谈论的不过是旅行指南(有时候是维基百科和维基旅行)上,那点浮在清水上,政治正确的目的地小常识和亲善无益的世界和平。大部分的旅行指南几乎都是庸俗浅白的。而当谈及中国时,欧洲游人们的那点可怜的历史知识常常又迫使我不得不上历史课讲起清朝皇帝的丰功伟绩是如何造就了中国人的疆域观,以及现代中国人是多么的爱网购,手头上的充电宝这种电子服务产品在中国是多么的蓬勃。

    这种孤岛相处,当然也是了解各国偏见的好机会。那个爱读IT新闻知道华为被美国阻挡的捷克人马丁说:“你那么喜欢喝啤酒,一定要来捷克”。我客套:“当然,所有去欧洲的中国旅行者都会去巴黎和布拉格”。旁边的巴黎人马修说:“噢,布拉格有啤酒?还这么流行?”我们同时默默翻了白眼后,马丁又说:“你知道,欧洲真的很小”。我说:“还好吧,噢,划掉三分之一的俄罗斯是挺小的”。马丁:“噢,那本来就不算欧洲”。这下又轮到我暗笑了:哈哈,历史的仇恨,果然谁都在记啊。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