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广东的转型升级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6月26日        版次:AA26    作者:黄剑辉

    黄剑辉 现任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原副院长,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主要发起人、副秘书长,《新供给:经济学理论的中国创新》一书主要作者之一,“中国2049战略”课题总协调人及主报告总撰稿人。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突破口和着力点,如何在“十三五”开局之年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而针对经济结构性问题的深层次制度矛盾推进全方位改革?从实体经济角度看,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关键在于产业能不能顺利地转型升级,广东转型升级又将朝着什么方向发展?南方都市报主办的南都公众论坛邀请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畅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广东省转型升级新发展。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论分析

    2015年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以说抓住了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大家上中学学社会发展史,都知道有几条很基本的观点,如中国当前的基本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与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等。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来说,主要矛盾不在需求方面,而在于社会生产力。人们对车、房、教育、医疗、绿色食品等的需求,都是客观存在的,并不需要去扩大。因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社会生产力角度,要求通过新的制度供给来取代旧的制度供给,用新的生产关系代替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旧生产关系,来释放生产力,满足新的需求。

    经济学理论将经济增长分成三类。一类叫“斯密增长”,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面提出的,基于资本投入、生产要素的重组;第二类叫“熊彼特增长”,奥地利经典作家熊彼特教授提出来,通过发展教育、积累人力资本来推动科技进步;第三类是“奥尔森增长”,是美国经济学家曼瑟·奥尔森在《权利与繁荣》中提到的,政府要当好裁判,公平地制定规则,较少拥有球队或直接下场踢球,即强化市场型政府,通过制度创新获得改革红利。过去常常谈改革开放,但是改革什么,开放什么,这个宾语一直不太清楚。从供给侧入手,我们认为改革的是制度,开放的是市场,通过对制度的改变,来释放制度红利,实现“奥尔森增长”。

    中国推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从三组供求关系入手。第一组是政府端和市场端。政府端要主动调控、引领市场,改善制度供给,发挥市场绝对性作用。第二组是金融供给端和实体经济融资的需求端。金融机构提供低成本、高服务、高效率的金融服务,来破解工商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难题。第三组是实体经济供给端和消费者的需求端。供给主体如外企、国企、民企,要满足居民对诸如绿色农产品或者高端制造业产品等的需求。

    中国未来35年战略整体框架

    过去中国总是研究五年计划,却从来没有研究几十年的战略。因此,我们100多名学者组合以后,分工协作研究《中国2049年战略整体框架》。

    为什么要研究中国未来几十年的战略?当今世界可以定义为一个进入全球化背景的“新战国时代”。中国、美国、俄罗斯、日本、德国、印度、巴西等,都可以看成是“新战国时代”的枭雄。中国要在新一轮全球竞赛中胜出,需要有新的“战国策”。

    为此我们对未来几十年的战略进行了研究,希望为未来35年提出一个比较清晰的路线图和框架。只有在历史长河中找规律性的东西,才能够行稳致远,看清未来的方向。那为什么要谈未来35年呢?我们曾经讨论,总结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观点。从1911年以来,中国每30到35年是一个比较大的历史周期。比如1946年到1976年,是整整30年;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到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是整整35年时间;2014年到2049年也可以算一个新的历史周期,新的35年。

    我们认为,2014年可以命名为“中国世纪”的元年,这一年发生了几个重大历史事件。第一个就是在2014年,中国G D P按购买力平价就是P P P,第一次超越了美国。2014年我们是18 .03万亿,比美国多了2000亿,这是按购买力平价来算。第二个是亚投行的设立。二战以后,很多年都是欧美来主导国际秩序。2014年亚投行框架的提出是一个标志性事件,2014年1 1月 份 在 北 京 召 开 的A P E C峰会,中国开始主导国际方面的议题。

    有学者在2014年初就明确指出,在当今世界上,哪个国家宏观政策及早从需求管理向供给管理转型,政策重点由短期救市维稳转向长期提升效率、增长潜力,哪个国家就能更好地调整好自身结构,以适应全球发展的新格局,也就能在新一轮全球经济竞赛中胜出。20 21年到2030年,中国的核心任务就是进入发达国家序列,从全国来说,使经济社会各方面能够很好地平衡发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20 31年到2049年,中等收入陷阱也跨过去了,中国可以以实现伟大复兴、重返世界之巅为目标,但这需要强化国家软硬实力。

    强化国家软硬实力,在经济发展方面,就是要强化市场型政府,用新的制度供给应对新的技术革命,通过简政放权、鼓励创业创新等措施,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建设创新型国家,这是根本。管仲曾经说过:“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只有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硬实力到了一定阶段,比如市场经济运行比较成熟,打造成法治国家、法治社会,实现了产业整体升级,有了创新驱动以后,才可以谈文化软实力。用“中国美”和“中国力”来概述中国的软硬实力,中国要持续提升软硬实力才行。

    广东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面临的问题

    通过将广东省2014年经济社会发展的多个指标与其他省份及其他国家进行对比,我们来分析广东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面临哪些问题。

    首先就是生产力水平。G D P指标,2014年广东省为1.1万亿美元,在全国排第一位,把广东省当做一个单独经济体放在全球来排的话,能够排到第16位,接近墨西哥的水平。这是从总量来说,人均指标就没有那么乐观了,人均只能在全国排第9位,比较全球的平均值,基本上也是一个均值。增速方面,2014年广东省增速在全国排第23位,服务业占G D P比重49%,在全国只排第6位。服务业好像广东省很发达,但是这个比重看起来还是比较低,因为制造业比重比较高。

    广东省投资率在全国排第29位,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投资率严重不足,所以G D P增长指标比较低。人均G D P在全国排第9,但居民消费率也只排在第13位,比全国平均水平还要低。城镇化率比较高,68%,排在第四位。去掉几个直辖市,广东在各个省份里面,城镇化率是第一位的。此外,公路网密度只排在第10位,可以看到广东省投资率不高,公路网密度在全国还算偏差,比安徽、江苏、河南都要低,公路网密度比较低,说明资金没有很好地运用。铁路网排在全国第13位,跟长三角比的话,还是偏低。

    广东省投资率比较低,金融行业的增加值在全国也只排在第11位。银行贷款余额,广东这边钱很多,储蓄总量也比较高,但是银行放出去用于支撑投资和经济发展的贷款只排在全国第17位,资金运用效率比较低。保费收入第14位,保险业也不太发达。最后看一下科研方面,科技经费支出在全国排第5位,可能深圳占比比较高。科研人员数量占全国第一位,这个还是挺高的,效率比较高,专利量排第6位。

    广东省高中以上学历人口比重为30 .8%,还是偏低的,在全国也只是排在第8位。高中也不是很发达,大专以上就更差了,广东省人口里面,大专以上学历只有9 .4%,在全国只排到第23位。广东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问题,就是这个指标落下得太多。每万人在校的研究生人数只有7.2人,在全国排第20位,教育类这几个指标在全国比较差。还有万人病床数,我估计广东省住院比较难,从这个指标可以看出来,排在全国第30位,每万人拥有病床数很低。

    谈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教育、医疗方面有非常大的空间。高等教育、大专以上学历还有研究生人数,在全国都是处于20名以后,这是一个非常落后的名次。“十三五”应该重点弥补,整个广东省、广州、深圳要实现创新驱动。不过,创新驱动如果没有大专以上人口比例的提升,高学历人数的增多,要实现创新驱动,那肯定是无本之源。

    加快广东省经济转向创新驱动型

    围绕中央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广东省可以有很多作为。基于前面的量化分析,广东省今后创新引领新发展,应该加快经济向创新驱动进行转型,而且应该在这方面成为全国排头兵,要重点改革相关的管理体制。教育医疗是短板,在这两个领域应该有很大的空间。广东省应该引入外部人才,同时着力发展高等教育、研究生教育,提升本科以上人才的占比,进一步提高研发支出。另外,要协调省内地区发展,着力加强粤东西北建设。现在投资率太低了,而且省里的钱没有很好地转化为投资,贷款总量占经济总量是偏低的。

    要把广东省的发展纳入全国、全球视野,以推动广东自贸区的建设为引擎,放开准入,尤其是对港、台、欧、美、日这些外资开放市场。发展现代服务业、高科技产业,同时加快发展金融业,金融业是重要短板,应该改善金融供给。在产业升级方面,广东省能不能很好地实现新一轮发展,关键在于产业能不能升级。产业升级与开放程度、金融效率、人才支撑都有很大关系,这方面需要做很多努力。

    技术方面,未来改变全球有六大驱动力,如全球经济金融趋于一体化、全球互联网化、政治经济格局逐渐转向东方等。全球也会有几大新兴产业,如节能环保产业、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生物产业、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新能源产业、新材料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等。面对这些领域,中国从宏观政策角度更加注重质量和效率,更加关注惠及民生增长动力,引领消费升级。

    中国制造业的优势是人力资本相对比较低,而且国内市场规模很大。然而和德美日韩等国家相比,短板就是物流成本高,深圳不久前也采取一些措施降低物流成本。还有融资成本比较高,宏观税负高,研发投入低。另外,现在高房价导致员工生活成本高,可能也要纳入考量。

    所以我认为,无论全国还是广东省,想发展制造业,实现产业升级,需要从三个方面入手:第一是要构建三位一体的职业教育体系,加强制造业人才的培养。因为产业要升级,人才供给必须逐渐高端化。要针对广东省的短板,发展研究生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等。第二是金融扶持。广东省现在融资转换为投资的效率太低了,需要加强金融扶持。第三是体制机制方面,政府相关政策支持要跟上。总体看要实现整个产业的升级就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个是高端制造业要加快发展,另外就是传统工业尤其珠三角的传统工业如何进行重组,加速发展。

    南都评论记者张天潘实习生 胡明山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