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国脱欧 考验世界

●英镑跌至30多年最低●引发金融市场剧烈震荡●会给中国带来何种影响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6月25日        版次:AA01    作者:新华社

    英国选择“单飞”,受到影响的不仅是英国自己,其“冲击波”必将震荡欧洲大陆和世界其他地区,欧洲乃至国际政治、经济和社会格局将因此发生深刻改变。英国“脱欧”给欧洲乃至全球出了一道难题,反映出这个时代的深层矛盾和发展趋势,其可能引发的巨大不确定性和风险,正在考验着英国、欧洲和全球。

    1

    英国:走强还是走弱?

    英国1973年加入欧盟前身欧洲共同体时曾大费周章,而如今想要退出也并不容易。英国和欧盟将根据《里斯本条约》第50条开始退盟谈判,预计整个过程长达两年或更长时间。

    但英国毕竟离不开欧洲,因此还必须与欧盟达成新的协议,涉及经济贸易、政治安全、人员往来等许多方面。现在来看,虽然英国拥有很强的谈判能力,但形势并不利,一是《里斯本条约》在内容设计上不利于想要退盟的国家;二是欧盟可能会借机“惩罚”英国,防止其他成员国效仿英国的做法。

    在长达两年或更长的不确定期内,英国在经济和投资方面肯定会受到严重影响,特别是伦敦作为国际金融城的地位。“脱欧”公投之前,英国政府和多家国际机构均出台报告,警告“脱欧”将造成英国经济萎缩和下滑。“脱欧”派主张加强与新兴经济体的联系,扩大贸易,但这一设想能否实现有待观察。

    国内政治方面,英国政坛势必会迎来新一轮洗牌,“疑欧主义”政客上台后,将进一步影响英国与欧盟关系。此外,苏格兰问题将再度浮出水面,支持“留欧”的苏格兰人可能举行第二次独立公投。

    国际舞台上,英国仍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北约成员国和核大国。在失去欧盟这一后盾后,英国可能更多倚重英美“特殊关系”,但国际影响力势必受到影响。

    说到底,英国民众选择“脱欧”是因为自感束缚太多、投入和收益不符、欧盟前途不妙,但单飞后的英国能否过得更好,仍需时间证明。

    2

    欧盟:改革还是解体?

    对于欧洲一体化事业来说,英国退出无疑是一个重创。有观察人士之前指出,英国这次“脱欧”公投反映出人们对于欧盟的信心强弱。从结果看,欧盟显然让“大家”失望了。

    英国虽然一直是欧盟中一个“另类”,但作用不容忽视。作为大国,英国不仅能够显著增强欧盟整体实力和影响力,而且在欧盟中起到平衡和制衡的作用,与法德结成稳固的三角结构。英国退出后,欧盟势力受损同时,内部权力格局被打破,法德之间可能产生更多猜忌,“德国一强”问题再度凸显。

    曾经长期报道欧洲事务的英国人保罗·埃姆斯认为,英国退出还可能在欧洲大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助长许多国家的疑欧势力,加大欧盟进一步分裂及欧洲不稳定的风险。其他国家可能仿效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经济上,英国公投结果宣布后,欧洲主要股市开盘后大跌,欧盟国家金融风险及不确定因素增加,这些对欧盟的“杀伤力”不可低估。

    英国是众多国际公司和研究机构的欧洲总部所在地,教育资源丰富,在地缘政治视野、法规体制等方面有独到之处,离开英国的欧盟将失去这些特色。

    2009年欧洲债务危机爆发后,欧洲一体化一直处于低潮期,欧洲领导人满足于对欧盟“大厦”的修修补补,诸多问题日积月累,最终导致多重危机。英国退出后,遭遇重挫的欧洲一体化到了关键的抉择时刻。欧洲理事会主席、前波兰总理图斯克近日警告,英国离欧将可能是欧盟和整个西方政治文明解体的开始。

    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认为,英国离开后,欧洲会出现要求拯救欧盟、改革欧盟的呼声。受英国“脱欧”影响,欧盟有可能最终下决心建设“核心欧洲”,将真正志同道合的国家聚集起来,在一体化的道路上更加重质,而非像前几年一样突击扩员、贪多轻质。

    3

    全球化:前进还是倒退?

    在全球化的今天,英国“脱欧”早就不是一个本国或地区事件,其震荡和影响已经超出欧洲,产生“溢出效应”,尤其可能给全球经济和金融带来系统性风险。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 F)此前警告说,鉴于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英国“脱欧”可能导致市场“休克”,而“一场负面的休克可能导致世界经济再次严重衰退”。

    除了经济和金融领域,英国“脱欧”对国际格局、大国关系的影响和冲击更是不容小觑。

    很多媒体和观察家注意到,欧美国家政坛今年接连出现“非常规”和“反常”现象:经常有惊人之言的美国总统竞选人特朗普出人意料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奥地利极右翼政党候选人差点当选总统,这次英国选择脱离欧盟更是出乎大多数外部观察人士的意料。

    而在这些反常现象背后,却隐含共性,其主要表现为:反对精英阶层、反对现有体制;推崇民族主义、反对全球主义。这种反建制、反全球化思潮的涌现并非没有原因,以资本、贸易、人员等自由流动为特征的全球化让世界变“平”的同时,并没有让世界变得更为公平。全球化在做大蛋糕的同时,分配上出现了问题,导致一部分群体实际利益受损。实际上,英国“脱欧”派的背后动力是民族主义,其源自于中间阶层崩坏和收入停滞不前,以及对外部环境变化的不安。

    如果说特朗普反全球化的主张还停留在口头上,那么,英国这次决定退欧则撬动了全球化“大厦”的“第一块砖石”。今后,各国是否会纷纷筑起民族主义的高墙,全球化进程是继续向前推进还是大幅后退,英国人的选择给全球化的世界抛出了沉重的问号。 新华社

    分析

    “脱欧”派为何会胜出?

    《金融时报》认为,“脱欧派”在公投中获胜的原因可能有以下几方面:首先,英格兰北部和中部工业地区民众几乎都赞同“脱欧”。这些地区经济不景气,当地民众支持“脱欧派”关于限制移民、把给欧盟的钱用于英国自身等主张。

    其次,苏格兰、伦敦等地区的投票率低于预期,这可能与投票当天降雨有关。诸多民调机构在投票前纷纷预测“留欧派”可能胜出,这也麻痹了支持“留欧”地区居民的思想。

    除上述表面原因外,英国“疑欧”情绪素来浓厚,这与其“日不落帝国”的自大“情结”有关,更与它对欧洲大陆上重要国家的不信任有关。这些导致英国对欧盟的经济、移民等政策始终“心怀芥蒂”。

    分析人士认为,遭遇全球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后,欧盟经济增长乏力,许多国家失业率高企,社会问题凸显,而去年以来席卷欧洲的难民潮,进一步加剧了欧盟的经济负担和安全隐患。面对吸引力下降的欧盟,英国终于决定脱离欧盟“单飞”。

    同时,大量移民涌入英国寻求就业机会和社会保障,对英国中下层民众生活造成影响,为“脱欧”派左右民意提供了契机。英格兰北部和中部工业地区长期经济不振,当地不少民众赞同“脱欧”派限制移民的主张,用公投表示对英国政府的不满;而投票前被认为是“留欧”票仓的苏格兰地区,同样经济增长乏力,投票率较低,削弱了“留欧”派实力。

    英国律师戴维来自约克郡,他支持英国“脱欧”。戴维告诉记者,超半数投票者支持“脱欧”,这说明英国民众愿意承担“脱欧”给经济和政治带来的不稳定因素,以此换取对英国主权的“完全控制”,而不是向欧盟“让渡”主权。

    英国“明天会更好”吗?

    分析人士指出,英国“脱欧”,经济上,英国的经贸安排将不必受制于欧盟,可为英国节省每年接近100亿英镑(约合137.4亿美元)的欧盟预算“摊派”费;另一方面,英国有近一半贸易进出口有赖欧盟,数百万个就业岗位与欧盟息息相关。“脱欧”成本高昂,或致英国经济缩水5%,给金融、投资和贸易带来波动。

    政治上,英国脱离欧盟后不必继续参与欧洲政治一体化进程,无需继续向欧盟“让渡”主权和立法权,但同时英国将丧失参与欧盟内部事务决策的权利,英国的国际地位也将受到影响。

    脱欧还将使英国可完全掌控自己的移民政策,但欧盟其他成员国也有理由对当地的英国移民“区别对待”。此外,苏格兰地区一直有“亲欧”倾向,英国脱离欧盟或将激发新一轮苏格兰独立思潮。

    英国财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英国经济刚从金融危机中复苏,还不够稳健,“脱欧”可能导致英国经济进一步震荡。

    “脱欧”后,英国如想再进入欧盟等单一市场,需与欧盟各成员国重新展开谈判,这无疑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虽然“脱欧派”认为,“脱欧”后英国将有自主贸易谈判权,有利于向新市场扩张。但美国总统奥巴马曾明确指出,如想与美国签署新的贸易协定,英国不得不排到“队尾”。

    而且,伦敦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将受到影响,投资吸引力将下降。一旦英国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影响,其整体经济必将付出代价。 新华社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