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不必对英国脱欧惊慌失措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6月25日        版次:AA02    作者:南都社论

    英国公投脱离欧盟,标志着人类历史上一次野心勃勃的制度设计的挫折。

    欧盟本质是欧洲各国签订的一项制度合约。合约的条款集中在军事、外交、财政、社会福利、就业、货币等方面。其诞生主要是为化解欧洲内部部落林立(《威斯特伐利亚条约》后演变为了几十个民族国家),存在几百年的以战定争的竞争困局;也是为了降低欧洲国家在贸易、货币上存在的高昂交易费用,以统一市场,深化分工,促进财富增长。

    说它是一项野心勃勃的制度设计,是因为这类组织在人类历史上从没有出现过。欧盟既不是明确的松散的邦国制,也不是中央集权下的联邦制或郡县制,更不是权利清晰界定的公司制。在欧盟的权责条款中,出资额与决策权并不匹配,“大锅饭”特色鲜明。它是“早产儿”,是在运行基础不具备的条件下,欧洲人为寻找战争之外建立一个“欧巴罗合众国”的尝试。

    制度合约是为了协调选择,降低个体成员间的选择成本,从而增进整体的福利。一项制度,无论是明文规定或风俗惯例,都必须寻找各方利益的交集。制度合约的存在与否取决于降低的选择成本与制度运作费用的比较。一项制度,如果所有人都同意,就是可自动实施的制度,运作成本等于零;若大多数人同意,只需要监督少数人的“违规”,则是可强制实施的制度,但要付出监督成本;若不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违规”的监督成本高上天,制度条款就会沦为一纸空文。

    欧盟的困局在于建立之初就没有找到各国的利益交集,连最初“经济共同体”的六个成员国中的两大核心德法的利益都存在巨大分歧,勉强达成一致的结果是,定出的合约条款漏洞百出,且对成员国缺乏约束力。像当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定出的年度财赤和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分别不超过3%和60%的条款,本应是整合“核心”的德国都不带头遵守。

    由于出资额和决策权的不匹配,在权利界定不清的欧盟和欧元内,等于像希腊这类缺乏竞争力的国家占了勤劳的德国人的便宜,其发债的成本和破产重组的费用部分是由出资额较高的德国人承担的。这类“大锅饭”带来的租值耗散,在经济向好时尚可支撑,一旦经济陷入衰退,欧盟内经济竞力强的国家的民众生活水平被拖累,“权责不匹配”的纷争就会多起来,欧盟运作的成本就会激增。面对这次欧债危机,出资额占比近30%的德国央行与欧央行不断讨价还价,其实是意图在货币政策上降低德国人未来要支付的成本,即是明证。

    英国之前虽然加入欧盟,但始终没有加入《申根协定》和欧元,放弃本国独立的劳工政策和货币政策,即是以英国人的智慧,认识到欧盟先天不足而存在的巨大运作费用,加入得不偿失。这次脱欧成功,市场虽做出了相反的解读,由于信息费用的存在,大可不必过分在意。实质对英国长期而言是利好,因为摆脱了欧盟的“大锅饭”,也使英国为国家和产业竞争力拥有了更多的自主调整空间。

    人类知识的累积、技术的进步、分工的逻辑促使全球一体化,而财富增长、贸易或货币有降低交易费用的内在需求。欧盟和欧元是一次“伟大”的尝试,是在试图寻找非战争准则下降低交易费用的制度合约。它给人类带来的启示是:当利益交集不具备,且设计者缺乏这方面知识累积时,去凭空生成这类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制度合约,易沦为“理性的僭越”。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