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虚拟现实中的“珠三角效应”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6月19日        版次:AA20    作者:岳路平 邹卫

    资深文化创意策展人岳路平做客南都公众论坛,谈虚拟现实中的珠三角效应。南都记者邹卫 摄

    ●岳路平:“极市”联合创始人、资深文化创意策展人

    VR (虚拟现实)、A R (增强现实)、MR (混合现实)三大广义的虚拟现实技术正驱动眼珠世界前所未有的变革,也将逼迫影视、设计、教育、医疗、游戏、体育、艺术等一揽子行业的重新洗牌和跨界融合,甚至还会冲击千年以来的哲学观和美学观,重新定义人类的存在方式与存在感。在“双创”语境叠加第三次工业革命语境下的珠三角开源制造环境中,虚拟现实公板公模也开始出现设备的物种大爆炸效应,这将对整体智能制造大环境带来哪些深刻的产业和经济影响?又将会对迭代升级重组珠三角带来何种经济活力和能量?南方都市报主办的南都公众论坛特邀请资深文化创意策展人岳路平开讲虚拟现实中的“珠三角效应”。

    珠三角是珠江三角洲,但是今天我除了讲虚拟现实中的珠三角效应,还会讲眼珠的三角效应,这个“珠”也可以是眼珠的珠。现在广义的虚拟现实,包括V R (虚拟现实)、A R (增强现实)、M R(混合现实),本身是三个广义的虚拟现实技术。与此同时我们也知道,在今天的科技环境里面,眼睛、手还有设备也构成了一个三角关系。所以,既是珠江三角洲,又是眼珠珠三角,同时也是器官的三角洲。

    眼珠的三角效应

    先聊眼珠的三角效应。今天为什么谈虚拟现实?为什么在现实前面加一个“虚拟”?戴着头盔,你就可以看到一个虚拟出来的世界。通过这个有没有一种恍惚的感觉?我们到底活在哪个世界?我们今天的确来到这样一个世界,它激发起一种对于平行宇宙的想象力。就像霍金说的,可能一个人同时会活在几个宇宙里面,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简单说虚拟现实就是它捏造的一个世界,它可以凭空捏造出任何场景,无论是外太空的场景、银河系的场景,一个细胞的场景,非洲的原始大森林,还是一个虚拟的酒吧。总而言之,那个世界是虚拟出来的,只有等你戴上头盔的时候,你才可以进入其中。

    A R叫增强现实,跟虚拟现实就不一样了,虚拟现实是它整个覆盖你的视网膜,但是增强现实不是的。增强现实可以看到现实的场景,又可以看到虚拟的图像。实际上增强现实叫什么呢?增强人在现实当中的行动能力,但前提是它要增强你在现实当中分析数据的能力,其实你身边已经有了很多数据。

    MR叫混合现实,更炫了,也不用戴什么眼镜。一群人就像坐在美术馆里面一样,突然之间地板上跳出一条大鲨鱼,水就好像溅在你的身上。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分不清是虚拟现实还是增强现实。

    目前为止只有肉眼看到的现实,未来人类世界将会多出眼花缭乱的虚拟现实,这个将会极大地改变千年以来的美学和哲学系统,影响你的三观,颠覆你的世界观。

    现在很多人也很烦虚拟现实这个词,觉得被过度炒作过度消费了。有人就搞笑说“什么A R、M R、V R都已经过时了,现在叫A ir”。什么叫A ir?它可能就是空气,就是放了一个屁。但他们真正说的是A I,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未来也会生出一种新的现实。今天的现实已经是一个现实的物种大爆炸,我们再也没有停留在社会现实主义了,我们甚至已经超越了达利的超现实主义。因为无论是社会现实主义还是超现实主义,都是由天才艺术家来创造的。刚才我们讲了很多现实和虚拟之间的纠缠,有没有一种情况,虚拟最终已经成了一种新现实?

    我们看到的这个世界,包括一些哲学家也提到过,其实都是通过我们器官过滤的世界。比如说我们看不到紫外线、红外线,难道紫外线、红外线就不存在吗?当然存在了,只是因为自己的视网膜有这样的缺陷,所以我们就看不到红外线和紫外线。这个世界的光,这个世界的可见物,是被人类的器官,就是眼球这个视网膜过滤的。它不是真正的现实,它是被器官过滤的。蛇是有复眼的,它可以看到很多个重复的世界,世界对它来说是复数的。

    其实这个世界对于我们人体来说都是经过器官过滤的,那么扎克伯格,F acebook的老大就说了,“既然这个世界是被我们的器官过滤的,但是我们依然把它叫做现实,把它叫做真实。如果我给你虚拟了一个现实,比你器官过滤的现实还要真实的话,那它是不是就是真实本身?”正如我刚才提出的这一点,虚拟是不是已经是一种新的现实,已经成为现实当中的一个物种?相反,现实反而可能是虚拟的,就像我刚才说的,其实现实是经过我们人体的口、耳、鼻、舌、身过滤出来的现实。

    从“人与自然关系”到“人与机器关系”

    现在从人与自然的关系谈到人与机器的关系。过去我们跟这个世界的关系,主要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有了虚拟现实,我们从达芬奇的时代来到扎克伯格的时代。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讨论的是人和机器的关系。你会发现,戴上这个头盔以后,哪里都不用去,就可以走遍天下。过去我们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今天不用行万里路,眼睛也可以行万里路。所以今天我们要处理的更多东西,不是用你的脚去丈量大自然,你只是用你的眼睛就可以丈量大自然了,而且可以丈量并不存在的大自然,并不存在的世界,也就是虚拟现实。所以人和机器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它不再像500年前达芬奇的时代,仅仅是人和自然的关系,这个时候机器不断渗入我们的世界。为什么现在的艺术家开始探讨机器和人的关系,甚至机器和佛的关系?因为今天我们主要的世界已经不再是人和自然的关系了,而是人和机器的关系,机器会影响我们怎么看这个世界。

    今天我们又来到一个更加夸张的世界,一个硅谷的思想家,叫凯文·凯利,他预测今后的人无论是睡觉还是跑步,身上、身边甚至人体之内,会有越来越多的传感器,检测心率、血糖水平、卡路里、每天走了多少路。其实今天大家每天都在检测自己走了多少步,微信里面就有一个步伐计算。五年之内,多数人都会有十几部智能硬件,就是传感器,可以检测你的一切行为,每天生活的任何层面都可以被数据化。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词,叫量化自我,就是人对自我的认识都是通过数据来呈现的。

    大家到了医院,不管有病没病,先测一个B超、核磁共振等,这也是在量化,这个时候量化的权力是在医生手上,但是未来量化的权力是在我们自己手里,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传感器来量化自己的身体,我们将会全面改变我们对自身的认知,甚至可以书写一部自己的历史,就是通过这些数据。

    未来由数据构成的历史世界,将会取代我们嘴巴说的世界历史。有了数据,对于自我的量化,对于国家的量化,对于社会的量化,将会达到一个全新的水平。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今天我们处理更多的是人和机器的关系。

    这个仅仅是我说的人和机器关系的目前水平。再看一下2045年的时候,人和机器的关系是什么?那个时候将会广泛地出现纳米机器人,1纳米等于十亿分之一米。在这么微观的层面有机器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血管里面跑着的就是机器人。今天高速公路上跑的是车,但是未来我们的血管就是高速公路,上面行走的是纳米机器人。它进入我们身体里面做什么?有一些疯狂的硅谷思想家,比如说google公司 副 总 裁 库 斯 维 尔 就 说“2045年的时候,纳米机器人就可以商业化了,那一天将会产生一个什么样的震撼效果呢?就是人类的一切疾病将会被摧毁,这个时候顺带地把死亡摧毁了”。

    凯文·凯利说,“未来30年,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东西,今天还没有被发明出来。所以大家千万不要觉得惊奇,一切才刚刚开始”。纳米机器人可以摧毁死亡本身,还有一个更加具体的,他说“心脏将会消失”。为什么?目前我们的心脏是用来做什么的?是不是通过静脉和动脉的相互协作,给我们产生心跳,形成血液的流动,它像泵一样。但是未来这些纳米机器人和血液,它自己就可以动了,它有生物功能。所以心脏的作用就像阑尾一样,是多余的,就像智齿一样,待在体内会让我们很痛苦。

    今天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人和机器打交道的时代,每个人都不得不面对这么多的机器,我们再也不要沉迷于当年人和自然那个温情脉脉的时代,它对于解决未来的人生问题没有太大帮助。

    这个就是我想给大家通过虚拟现实,从最开始的社会现实主义到超现实主义,一直到今天的A R、V R、M R,一直到今天我们要重构整个世界的现实。这个世界的现实,我们今天是可以D IY出来的,我们可以手工创造那个现实出来。科技给我们提供的能量是不可估量的。

    双创与头盔大爆炸:让世界看见新世界

    刚才讲了很多都是眼珠三角的问题,一直在聚焦我们是怎么看这个世界的。这跟我们珠三角有什么关系?

    300年以前,我们被世界看见,与利玛窦和徐光启有关,他们一起翻译了《几何原本》。我们今天说的几何,就是他们两个人翻译的。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世界的学术,世界也可以看到我们的学术。三四百年以前,中国就被世界发现了。从文化上,我们一直是被动地被观看的,最有意思的是利玛窦是从广东登陆的。

    30年前,我们又看见了世界,就是整个深圳,深圳有世界之窗,为什么叫“之窗”?就是透过深圳可以看到世界。这个时候我们不甘心只被别人发现,我们也要看世界。珠三角这个地方,就是我们窥探世界的一个最重要的现场。

    今天虚拟现实的头盔正在大爆炸,就跟当年珠三角在生产iPhone和各种手机的山寨版一样,接下来头盔会越来越多。但是头盔是让世界看到一个新世界的方式,就像当年我们通过深圳看到世界,今天通过头盔看到一个新的虚拟世界。这一次为什么跟山寨不一样了?去年1月,李克强总理来到深圳华侨城的一个40平方米的创客空间,叫柴火空间。他视察了那个空间,不得了,从此以后,整个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上,掀起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动作。

    你们今天会发现,过去深圳最火的是华强北,现在最火的是深圳湾。因为深圳湾不但是创客的聚集地,还有金融的匹配,另外它可以直接出海,直接出口。所有使命都浓缩在珠三角这个区域,这个运动的背景是什么?

    它的背景就是开源共产硬件主义。它的道理是什么?这些都是开源的,不是闭源的。另外它有数字制造,有互联网分享,所以就形成了创客运动,包括他们的筹款模式都通过众筹。众筹这个事情,现在有点名声扫地,但是并不代表着众筹不对。就好像十几年前,电商也很火,也很泡沫;很多年前,团购也很火,也很泡沫,但并不代表电商、团购、众筹是不靠谱的。它只是被不靠谱的公司和不靠谱的人利用了。

    众筹真正的力量是支撑整个创客运动的,这些小创客更愿意在互联网中融资。这样的话就会构成一个互联网创新的大规模业余化。同样的,接下来整个制造业再也不会由富士康、华为们垄断,因为今天有了开源硬件,有了这么多的工具,有了互联网,全球联网的社区,我们就来到了一个大规模业余化、人人都可以创造自己的机器,也就是所谓的创客时代,所以我们也可以把它叫做开源共产硬件主义。

    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