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岸交换电信诈骗案证据材料 追赃返赃成焦点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15日        版次:AA10    作者:饶丽冬 王佳

    → 昨日,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陈士渠接受记者采访。

    通讯员 陈路坤 摄

    昨日,台湾代表团团长陈文琪女士接受记者采访。通讯员 陈路坤 摄

    南都讯 记者饶丽冬 王佳 昨日上午,两岸执法部门继续就打击电信诈骗在珠海进行协商,并交换了两起电信诈骗案的部分证据材料。5月13日,由陈文琪女士带领的台湾代表团到珠海了解在押台籍嫌疑人情况,至今已多次与大陆有关部门会谈。

    案情证据互换 陆方望台方移交嫌疑人

    2016年3月至5月,公安部组织广东省公安厅和珠海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赴马来西亚开展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行动。4月30日晚,包括32名台湾籍嫌疑人在内的97名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珠海。

    昨日上午,承担侦办任务的广东珠海市公安局专案组代表向台方代表团通报了涉马来西亚电信诈骗案的最新进展。据介绍,目前已初步查清这97名犯罪嫌疑人分属5个团伙,于2015年初至2016年3月冒充大陆公检法执法机关人员对大陆群众实施电信诈骗。其中,4个犯罪团伙的人员结构、犯罪事实等基本查清,但另外一个团伙由于20名台湾主要犯罪嫌疑人被遣返台湾,调查遇到困难。

    公安部刑侦局副巡视员陈士渠表示,大陆公安机关希望台方能够移交这20名嫌疑人。此前涉肯尼亚电信诈骗案由于全部犯罪嫌疑人移交大陆侦办,犯罪团伙构成情况和全案犯罪事实被迅速查清,“实践证明,只有坚持被害人所在地管辖和整案处理的原则,才能实现严厉打击电信诈骗犯罪的目标,才能有效遏制电信诈骗犯罪活动的发展蔓延的势头。”

    “打击团伙犯罪最好能按照被害人所在地原则进行整案处理”,陈士渠认为,因为肯尼亚案件和马来西亚案件所有的受害人全在大陆,被害人陈述等证据主要也都在大陆,台湾要带回去的时候其实困难很多。其表示,如果人证在一起,由大陆来侦办,会更有利打击犯罪,有利于查清涉案的犯罪事实追缴赃款。

    昨日,大陆公安机关向台执法机关移交了被害人报案材料等证据,希望台方尽快查明全案,追缴赃款。双方就在两岸共打协议下合作侦办此案达成一致,并相互交换了证据材料和协查事项。

    双方达成共识 最大限度追赃查赃

    经过会谈,双方同意通过海协会(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和海基会(海峡交流基金会)的渠道办理台湾犯罪嫌疑人家属探视问题。据了解,按照大陆刑事诉讼法规定和惯例,侦查阶段不允许嫌疑人家属探视。但按照两岸共打协议有关规定,大陆公安机关同意尽快安排台湾犯罪嫌疑人家属到看守所探视。

    昨日上午,台湾代表团团长陈文琪女士在与大陆方面会谈后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她表示,从马来西亚带回台湾20名嫌疑人,现在正由台中“地检署”侦办,“目前还是先共同合作侦查,再来协商追诉的问题,现已经与陆方交换取回了部分的证据。”

    陈文琪表示,台湾方面有决心用力有效地打击诈骗案件,希望透过双方的合作,能够有效追诉。

    “被害人的痛苦我们都了解,所以需要透过两岸积极加强合作,有效地来打击犯罪遏制犯罪”,陈文琪称,关于两岸所关心的赃款返还的问题,双方会在合作的基础上,积极用力地追赃查赃,然后返还赃款,能够平复及填补被害人的损害。

    陈文琪透露,未来类似在第三地发生电信诈骗的案件,双方也会通过合作的基础,在肯尼亚案和马来西亚案的经验上,共同研商妥善的处理方式。

    记者了解到,此次为期三天的协商取得了积极成果。双方就进一步合作侦办涉肯尼亚电信诈骗案和涉马来西亚电信诈骗案交换了部分证据及相关资料;台湾方面将采取积极有效措施,追查幕后主嫌和赃款去向,及时追回赃款并返还大陆受害人;大陆方面同意按照有关规定安排台湾犯罪嫌疑人家属前来大陆探视;双方适时对案件侦办情况进行阶段性总结,进一步深化在《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下共同打击电信诈骗犯罪的合作机制,坚决遏制电信诈骗犯罪猖獗势头。

    案例

    冒充大陆公安

    骗癌症患者201万

    72岁的郭女士退休后,与80岁的老伴在珠海生活。谁也没想到,平静生活突然被打破。

    2015年8月,郭女士接到一个自称“珠海吉大工行”的电话,称她透支了8000元。“我没有办过卡,觉得一定是身份信息被盗用了。”郭女士感到十分紧张,正准备报警,对方就主动提供了报警电话。在电话中,自称阳江市公安局民警的人员声称,有个叫陈勇的诈骗犯盗用了郭女士的身份证进行非法集资,达到了数百万元。接下来,骗子又怂恿郭女士报告资产情况,称这样做是为了查明其钱财的来路。六神无主的郭女士一一照做,最终分六次将201万元人民币全部转到了骗子的手中。

    郭女士是一名癌症患者,这笔钱是她向亲朋好友借来治病的。接受采访时,郭女士数度哽咽:“本来这个钱是用来做化疗的,现在没钱了只能熬着。我老公将近80岁了,本身就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他听说这个消息后根本接受不了。”

    在接受采访时,她恳请警方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如果有这笔钱,我还能多活几年”。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