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会与社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15日        版次:AA19    作者:汪少卿

    史照镜鉴

    ●汪少卿

    说起商会,可能有些人并不陌生,开封市内的山陕甘会馆就是清代三省富商巨贾斥巨资而建;以小商品市场举世闻名的义乌早在1916年就设立了义乌县商会。不过总的来说,现代商会终究是舶来品。在英语世界,最早的商会当属成立于18世纪60年代的纽约商会。第一批商会基本都建立在港口城市,比如新泽西、魁北克,倒不像某些专家认为的是建在工业中心。差不多就在纽约商会成立一个世纪之后,英美国家的商人们在每个城市、甚至每个小镇都建立起了属于本地的商会。

    最初想到要建立商会的先人清一色是对政府不满的商业领袖。当时的美利坚还处在大英帝国统辖之下,1765年通过的印花税法案要求北美殖民地上交印花税。愤怒的商人于是组团和位于泰晤士河畔的议会叫板。可以说,早期商会就是在经济与政治的角力中诞生的。于是,替当地商人“游说”成为商会的重要职能之一。时至今日,美国全国总商会(不包括数以千计完全可以独立于全国总商会的地方商会)已是全美最大的游说集团,极具政治影响力。

    商会的成功离不开它的接地气。1770年,英国的某位商会领袖曾说过:“(英国的)整个政府机关都是弱智。”与时俱进的商人们发现,不能指望政府来制定靠谱的行业标准,或是指引商业的发展方向,因为官僚体系是臃肿缓慢的,不仅缺乏即时的信息搜集机制,还缺少专业的知识储备。乔治三世治下的大不列颠尤其如此,政客和行政官员既不懂商人们的日常经营,也对政策实施的成本一无所知。所以,商人决定直接和政府合作,把必要的技术信息和商业资讯反馈给决策者,帮助当地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制定更好的商业政策。

    平日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商人们能够团结一致离不开同仇敌忾与统一战线。但光靠愤怒没法成事,纯粹的愤怒只能导致非理性、夸大其词和歇斯底里,商会的成功离不开商人本能的精明与审慎。首先,商会很少直接参与集会抗议和政党斗争。其次,大多数商会成员都公开倡导“改革”而不是颠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商会特别擅长集众智,以公开渠道发声———从最早的在议会大楼下的台阶上公开辩论,到如今在“脸书”等社交媒体上实时互动。

    总而言之,现代商会的职能已经突破了为本地商业社区谋求更好政策环境的“游说”功能。作为自愿性、非营利组织,商会不受政治力量控制,常常为当地社区谋求福利,无论是改善城市基建,还是加强职业培训。商会的呼声往往代表当地民众利益,而不是某些大商贾的私利,亦有别于更为人熟知的行业协会。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