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扶不起的“欧洲病夫”:19世纪英国的联土抗俄战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15日        版次:AA19    作者:昭杨

    史论天下

    ●昭杨

    2015年11月24日,土耳其空军以入侵领空为由击落俄罗斯战机,引发俄土关系大倒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此次俄土外交危机中坚决地站在了土耳其这一方。美国选择立场最直接的原因是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美土之间存在军事同盟关系。然而如果把历史的镜头拉长到数百年前,就会发现西方列强支持土耳其遏制俄罗斯是不同时代始终贯彻的战略,19世纪的世界霸主英国就是这个战略的最佳实践者。

    从16世纪到20世纪初,沙皇俄国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之间共爆发了十一次战争,而英国介入俄土冲突却是19世纪初之后。这种情形的出现有两个原因,第一是18世纪末俄土对峙形势的变化,第二是19世纪初欧洲政治格局的改变。18世纪中期以前双方互有胜负,势均力敌。18世纪下半叶,土耳其国力逐渐衰弱,“欧洲病夫”之相已经显现。沙俄经过现代化改革,国力日益强大。此消彼长之下,俄国先后在第五次和第六次俄土战争中获得胜利,吞并克里米亚汗国,获得从黑海前进地中海的基地,这是今日克里米亚问题的历史起源。

    然而随后俄罗斯的精力主要放在瓜分波兰和应对法国大革命上,无暇南顾。直到1815年反法联盟获得彻底胜利后,俄国的注意力才再次转向土耳其。土耳其所占据的近东地区不但战略位置重要,经济上有利可图,对沙俄还有不可替代的象征意义。因为沙皇俄国一直自视为中世纪拜占庭帝国的直接继承人,而拜占庭帝国的故都和故地都在奥斯曼帝国的占领下。

    俄国南下战略遭到了英国的阻击。英国反对任何列强征服中近东地区,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时英国就帮助奥斯曼帝国驱逐法国远征军。英国的主要目的是遏制俄国和法国在近东扩张的野心。1853年,俄国以奥斯曼帝国境内东正教徒权利问题为借口开战,进军多瑙河流域。虽然俄军于1854年底就在奥地利的压力下撤出多瑙河流域,但是英国认为俄国在黑海的军事存在始终会威胁奥斯曼帝国首都伊斯坦布尔,因为后者就位于黑海海峡沿岸。于是,英国联合法国一起出兵黑海,摧毁了俄国黑海舰队。1856年《巴黎和约》为这场战争画上了句号,规定列强共同保证奥斯曼的“独立与完整”,俄国收复克里米亚半岛,但是必须放弃巴尔干半岛上的战果,并被禁止在黑海沿岸设立军事设施。

    虽然此次克里米亚战争遏制了俄国向近东扩张的野心,但奥斯曼帝国本身的衰落和19世纪欧洲民族主义思潮的传播让巴尔干半岛上的被统治民族看到了独立的希望,纷纷起义反抗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俄罗斯也在泛斯拉夫主义的旗帜下自居巴尔干各民族的解放者,借口援助塞尔维亚人和保加利亚人的起义,出兵高加索和巴尔干半岛,兵锋直抵伊斯坦布尔郊外,逼迫奥斯曼帝国承认巴尔干诸国的独立。英国立即出动海军至黑海海峡和俄军对峙,并声明任何俄土之间的条约必须由欧洲列强共同同意,否则会被视为无效。俄国面对英国及其盟友的压力,不得不让步,在1878年柏林会议上被迫将保加利亚的统治权还给了奥斯曼帝国。除此之外,英国还和土耳其缔结军事同盟条约,英方答应以武力保卫土耳其,以防御俄国在亚洲的进一步侵略,这标志着英国进一步加强了对俄国的防范和封锁。

    综上所述,英国在19世纪大部分时间内,扮演了奥斯曼帝国“保护人”的角色。然而20世纪初,英土关系发生了重大转变。这一方面由于英国当时最大的挑战变成了威廉二世统治下的德意志帝国,联合俄国成了当务之急,最终英俄两国于1907年达成协约。另一方面,奥斯曼帝国虽在继续衰落,但其对手却变成了刚刚独立的巴尔干诸国,这些国家在高涨的民族主义思潮的推动下,要收复奥斯曼帝国在欧洲的最后的领土。因为巴尔干国家不会威胁英国在近东的利益特别是苏伊士运河的畅通,所以英国对这些战争基本持中立态度。英土关系的疏远和英俄关系的接近最终导致一战中英国和奥斯曼帝国分别加入协约国和同盟国阵营。奥斯曼帝国因战败被土耳其共和国取代,协约国一方的俄国却未能坚持到同盟国战败就被革命摧毁,列宁领导的苏俄在战争废墟中成立。两个新生的国家因为反抗协约国强加的战后秩序而站在了一起,苏联在土耳其反抗协约国干涉时提供了军火援助,土耳其因此获得了对协约国的军事胜利,并成为一战后唯一成功修约的战败国。

    然而,二战结束后,随着美苏争霸的冷战格局形成,土耳其遏制苏联南下地中海的地缘战略价值再次凸显,新的西方世界霸主美国以加强地中海东岸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南翼需要土耳其担任保卫中东的任务为由,推动北约于1952年接受土耳其为成员国。古巴导弹危机的导火索就是美国在土耳其部署了预警时间极短的中程弹道导弹,土耳其的地位可见一斑。

    从风帆时代到核能时代再到今天,两百年来土耳其一直是西方列强遏制沙俄或苏联的重要战略伙伴,这表明地缘政治结构具有长时段的稳定性。然而,土耳其和英国在一战前后的关系演变也很好地解释了“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一外交规则。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