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隐居的风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15日        版次:AA20    作者:尼德罗

    脱域

    ●尼德罗

    佛教讲究一个“缘”字。一连串的机缘巧合,让我在最近有幸得见一位大师真容。在见到这位大师之前,引路的女居士向我和同行之人介绍,大师曾服侍某位得道高僧多年,如今,自己常在深山中修行,要见他,并不容易。所谓“物以稀为贵”,女居士的一席话,让众人顿时来了兴致,用翘首企盼来形容,不算过分。

    大师总是姗姗来迟的,重要人物也历来如此。东北口音并没有伴随着出家二十来年而完全消失,四十来岁的他,看起来精干孔武,在听了他的自我介绍后,我们马上知道了原因。大师曾经入伍从军,而且是特种兵,身体素质自然极好。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大师一开始就表示:可以交流的时间不多,还有重要客人等着他。在这种情况下,大师跟我们足足分享了一个半小时多。

    自信喷涌是大师全场讲演的基本特点。最开始的故事是这样的,不久前,国内某著名高校的企业家班到访,人数多达200,在大师给200人做完3小时的演讲之后,有10个人留下来继续与大师讨论佛法,之后又有1个人跟着大师去深山修行了6天。之后,那位企业家向大师辞行,准备回北京处理掉公司,然后跟着大师修行。

    这个近乎开场白的故事,吊足了在座人士的胃口。不过大师认为,自己漫谈没有边际,可以由在场的听众提问。一问一答之间,大师的许多观点渐次流出,当然,语气上的自信乃至傲慢,越发令人诧异。譬如,大师问在场的人是否知道“进化论”及达尔文,又声明自己不相信人是猴子变的;此外,大师又问大家是否知道“Facebook”,当看到众人并没有太多反应之后,又表现出了轻蔑。

    大师的很多观点经不住推敲,而且是陈年往事中业已定局的,具体内容不再赘述。令我感到好奇的是,这位自称隐居深山修行的大师,业已将“隐居”本身神圣化。今天的城市生活,浮华功利,在此背景下,隐居、修行这样的举动,常常令人心向往之。隐居者的生活,隐居者的德行,也往往被置于高处,供俗人仰望。

    从大师与我们互动的模式来看,他已经习惯了被仰视和膜拜。所以,他不但身体上处于深山之中,对世界的理解也深深陷入了一个角落。同行的听众,几乎都是80、90后,均是传播方面的学习、工作或研究人员,全球化的视野是我们这一群听众最基本的特点。但隐居山中的大师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判断充满了谬误,从知识结构到沟通礼仪,他展现的不是一个大师的风范,而是一个井底之蛙的模板。

    常言道: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真正的“隐居者”,不在简居山中,而在从喧腾之中得道的能力。《菜根谭》载:“静中静非真静,动处静得来,才是性天之真境。”心静这种境界,不能只靠外在环境促使,而需要依靠内心修为,只有在动中获静,才是真正的静。反之,身处深山,远离尘嚣,表面看起来心静如水,实际上丧失的很可能是对现实的感知力、观察力和领悟力。大师的可悲之处在于,很可能没有人愿意去点破他的傲慢和无知。偶有一日,当他意外发现真相,打击的严重程度,必定难以想象。

    修行是一种日常举动,翻山越岭,驱车千里,妄图逃脱现实的修行,某种程度上是另一种功利。这种隐居,恰恰充满风险。隐居者缺乏对生活细节的领悟力,拥有的只是一种内心改变的冲劲。在热血状态逃离尘世去修行,大概没有比这样更世俗和功利的了。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