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喝在北京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15日        版次:AA20    作者:阿布

    书影游踪

    ●阿布

    “除了包子面条,北京吃的有什么推荐吗?一个人吃的。”前些天我在网上如此发问时,很快有人建议叫外卖,也有北京土著网友表示要尽地主之谊请我吃饭,我的惟二要求是主食要有米饭及菜不能太辣,后来去了家厦门菜餐厅。

    这是我第三次到北京,一下车就去了表哥和他的一帮北京老炮儿们组织的饭局。刚坐下,但见桌上白酒、红酒、啤酒杂陈,邻座一老炮儿已经给我的杯子里倒上了53度的茅台酒,说:“喝点白酒吧?”我心想:我以前在广州可以喝两三瓶啤酒,喝一两杯白酒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何况人家这么热情,我不喝也不好。茅台虽然口味不辛辣,感觉也没什么后劲,但最后喝到三四杯后,我还是忍不住吐了,这就是自不量力的代价。三天后,我又参加一个在京校友聚会,这回主食是各种烤串和小龙虾,好在许多人虽然也是第一次见面,但都没有人提议喝白酒,聚会在消灭掉几十瓶啤酒后安然结束。

    北京饭局吃肉的场合多,完全不像广州饮食以清淡为主。不过,表哥和他两个同事带我去一家朝鲜饭馆吃饭,算是大开眼界也大饱口福。以前在广州也吃过韩国菜,但基本上是中国人开的店,吃起来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这家朝鲜餐厅也是中国人开的吗?我们问身着传统朝鲜民族服装的服务员,她用普通话回答:是朝鲜和中国合营的。虽然有明显口音,但听起来比韩剧里偶然某个场景说汉语的韩国演员说得流利顺畅。而且,在整个吃的过程中,她不停为我们上菜、倒水,并很耐心地将成串的烤肉剪成一块块分给我们,这种细致的服务,即使在首尔吃烧烤时也没享受过,那边基本是自助。而且,面对我们的问题,朝鲜服务员镇定自若,毫不慌张,对刷卡结账也非常熟练。临走前,我们又问:怎么不见菜牌上列明的朝鲜歌舞表演呢?回答是:表演在晚七点结束。八点多才到的我们显然来睌了。到了当晚近九点,服务员问我们是否还要加菜,因为厨房九点就要停火了。等大家吃饱,她又张罗着收拾餐桌,还用朝鲜语和同事聊天。听到她说“真的吗”,明显比韩语那种略显夸张的语气要低调。走出这家餐厅前,又在大堂见到一排朝鲜画报。看来,这的确是一家正宗的朝鲜餐厅。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北京冰棍。时值初夏,正是吃冰好时节。北京冰棍不仅有北京口味,还有东北风味等几种可选。一根冰棍才一块钱,吃起来好爽。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