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停在1963年的槟榔屿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5月15日        版次:AA20    作者:尼佬

    驴族

    ●尼佬

    有新加坡人曾经说:新加坡人去大马的各个城市旅行是别有快乐的,在新加坡已经几近消失的“战前”(二战)建筑和生活形态,依然存活在马来西亚很多城镇的生命中。

    大约槟城人听到这样的话,总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英国在马来半岛的事业开端,便是发韧于一南一北的新加坡岛与槟榔屿,掐着欧洲、中东、非洲、印度与真正东方(主要是中国和日本)的贸易,独立后的新加坡,在几十年内成为了世界摩登之都,而槟榔屿上的乔治城,一般中国人称之为槟城的,成为了世界遗产。遗产与摩登哪个更好?这是个复杂无穷尽的问题。

    一般人是直接飞到槟城,或者从吉隆坡坐大巴经过跨海大桥而达,我则选择了从半岛上的北海坐轮渡而来。北海是吉隆坡到曼谷铁路上很重要的一站,也就是槟城的关卡。有趣的是,在槟城的移民史中,有重大作用的却是从槟榔屿到北海,也即岛屿到大陆的这样一种反向移民。

    槟城的华人移民史开始于18世纪,1840年英国占领香港后,大批华人陆陆续续乘船来到槟榔屿,落地生根,或者又散落到马六甲半岛上,南至柔佛新山,北至泰国普吉,19世纪的槟城,更像是迁移中的一站,到了中华民国成立时,槟榔屿上的华人已达12万,与马来人旗鼓相当,这个人口比例维持到如今。

    不过,你不能仅仅以“马来西亚”的概念来看槟城,也即需要跳脱巫华印三族的框架。事实上,这个城市几乎称得上是一座“历史上的世界城市”。在这座城市旅行时,你要记住多重路名:因为这里同一个街道,华文名、英文名和马来文名都不一定相同,它们承载的是不同的历史记忆。而槟城的自由港地位一直延续到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后,这使得城市的很多回忆停在了1963年,让区域内所有与它有哪怕一点点历史相关的城市,都得来这里寻找旧时代的记忆。

    好莱坞的安迪·泰南拍摄《安娜与国王》,把槟城A rm enianStreet(打铜仔街)变成了一百多年前的曼谷,请注意这个街名,这里曾经是亚美尼亚裔在槟城的聚集地———可见槟城在旧时国际化的范畴之广。靠近海边的那些大街小巷,K ingStreet(大伯公街)、Q ueenStreet(皇后街)、V ictoria Street(海墘新路)等英国风格的名字无处不在,可以望见亚齐清真寺的美轮美奂的龙山堂邱老公司,前面两个石狮,后面两个持枪的锡克族石雕一起保卫着华人宗族,这大概就是槟城独有的族群形象了。尽管这些锡克人来自印度西北的旁遮普,因为槟城和新加坡曾经一段时间是属于孟加拉管辖区下辖的殖民地,所以槟城人应该就这样开始习惯把来自印度的人称“孟加里”。这个小岛混沌的时空,三大洋五大洲的百年印刻,仍是抬头一瞥就能发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