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澡堂文化的终结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4月10日        版次:AA21    作者:麦嘈

    越界之想

    ●麦嘈

    之前在报纸上读到一篇报道,有记者采访在内地求学的香港学生。其中一位在清华念书的女生说,初来乍到,最不可思议的一幕就是“大澡堂”。这位女生说,自己以前洗澡连妈妈都不让看,现在竟然要完全暴露在“公众场合”,那份难以启齿,溢于言表。

    我是南方人,念大学也在南方。学生洗澡,无论是宿舍里的洗澡间,还是学校的公共热水澡堂,都设有隔间。若是视线敞开、他人经过有可能瞥见的隔间,会以木门或布帘遮掩,隐私性做得相当好。可即使是这样,我有位顺德来的师弟,被人发现四年如一日坚持穿内裤洗澡,一时传为美谈。我们都觉得,穿内裤洗澡,跟脱裤子放屁,有异曲同工之妙。一句话,正当不当,吃饭泡汤。

    说南方人受不了北方的澡堂,其实北方同学来南方,也有受不了的地方,就是南方人洗澡洗太勤。我们隔壁宿舍有位同学从西北来。最初保持北方习惯,一周洗一次澡算是家常便饭。南方湿热,才两天,室友就受不了他身上那股味儿啦。有天晚上,全宿舍押解他上澡堂。后来这位同学写了一篇文章,详述西北老家如何缺水,洗澡次数少,那是北方气候和环境使然,还暗示说,你们南方人一天洗两次澡,那叫浪费资源毁灭地球。自那以后大家也就不逼他洗了,反而他自己后来养成了南方习惯,有时早晚都能见到他在澡堂子里洗刷刷,最喜高唱走音《我的太阳》,比之早年不爱冲凉,更为男生宿舍一大祸害。

    在世界许多地方,看当地人如何洗澡,是观察一地民风民情的有趣入口。在有些地方,洗澡甚至是当地人引以为傲的生活内容。早些时候我在报纸上看到,国内有温泉度假村因为锅炉房爆炸,致使“温泉池”被迫关闭——— 花钱买别人帮你烧锅炉水,我看还不如在家洗呢。要洗到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且矿物质含量爆表的温泉水,推荐大家去冰岛。我在冰岛旅行,旅馆里洗澡总闻到一股浓浓的硫磺味儿,就趁参观地热发电站的机会,问技术人员咋回事儿。人家说,全冰岛人民的洗澡水都来自地下,抽上来的地热水温度太高,经过集中处理,降到70摄氏度左右,再通过水管输送到千家万户,专供洗澡,那可是100%如假包换的温泉水,随便你洗。

    温泉到户,让人羡慕。总体而言,洗澡的技术只会越来越先进,而且,随着商业文化越发强调身体隐私和休闲的概念,独自洗澡成为常态,澡堂里一群人洗澡,可能终有一天会变成体验异国风情的观光客项目。幼时看法国喜剧片《虎口脱险》,最爱飞行员在澡堂子里的一段戏,雾气腾腾,斗智斗勇,那是典型的土耳其浴室。长大后我真到了土耳其,决定上伊斯坦布尔最有名的传统浴室C em berlitasH am am i瞧瞧,谁知游客居多,连澡堂大厅都挤满了眺望有500年历史天花板的东西方游客。花了300多块,也只是被疲惫不堪的土耳其师傅随便搓洗打发了一下。

    传统土耳其浴室是严禁“春光外泄”的,所以,即便是公共澡堂,不同地方也有不同的身体和隐私概念。自从“捡肥皂”这个词被发明出来以后,我发现国内尤其年轻一代,可能出于同性禁忌,男人之间正常身体接触和互相瞻仰的机会,倒是越来越少。假如出差到北方,我还是愿意到澡堂子洗洗,用一句流行的话,洗的那叫情怀嘛。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