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互联网+傲慢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27日        版次:AA17    作者:尼德罗

    脱域

    ●尼德罗

    微信创始人张小龙有一句名言,叫做“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错的”。他的朋友和菜头,在自己微信公号每篇文章的末位,去掉了“可能”两个字,直接写道“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知乎上有人分析,和菜头的这句话取自克里特岛人埃匹门尼德(Epim enides)说过的一句话:“所有的克里特岛人都说谎。”这显然充满着悖论,如果埃氏说的是对的,那么他就说了一句真话;反之,如果这句话是错的,恰恰埃氏又成了一个撒谎者。

    和菜头在每篇文章的末位加上这句话,当然不是真的告诉他的粉丝和读者:“如果我说的不对,要多包涵哦!”恰恰相反,通过列出这样一个充满逻辑悖论的句子,他想展现的是一种智力上的优越感。如同他在回复许多观点的反对者时,时不时会提醒对方“多补脑”,在论争中,他的话语充斥着一种科学主义的傲慢:傲慢几乎渗透进了他的文章的每个字句。

    这种傲慢当然是十分可笑的。尤其在公共议题的论争中,视角不同、信息完整度不同和历史情绪的不同,即使具备同等的技术水平,判断依旧会呈现出五花八门的类型。因此,自始至终、一味保持傲慢姿态,势必陷入无法自洽、撒泼耍赖的地步。然而,笔者今天并不打算对傲慢者进行道德声讨,相反,笔者试图讨论的是傲慢作为一种极端的自我认同,在互联世界里所获得的“套现效应”。

    以傲慢的姿态开一个微信公号,大概可以称之为“互联网+傲慢”。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傲慢者通过发布傲慢的言论,聚集了许多支持者。正如傲慢者拥有极强的自我认同,支持者们通过表达支持,来凸显自己的与众不同。在傲慢的传递和普及中,傲慢者被不断汇聚。美国法学家凯斯·桑斯坦曾在《信息乌托邦》一书里提出了“信息茧房”的概念。何谓“信息茧房”?即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在互联网上选择性地屏蔽和吸收自己讨厌或喜欢的信息。久而久之,我们就像一个蚕蛹一样,把自己包裹在茧房之中。

    和菜头和他的粉丝,大抵就处于一个信息茧房之中。在那个茧房之中,他们一起忽略错误,一起嘲讽对手,一起团结向上。当和菜头与王伯伯发生争论之后,和菜头的一句“我是你爸爸”,彻底引发了集体性的狂欢。在那一刻,有许多人离他而去,但不可否认的是,信息茧房内的群体达到了认同的巅峰。不喜者自动离去,留下者认同翻番,茧房的厚度增强了一倍。于是,一个充满韧性的社群真正诞生了。

    打赏、发红包是和菜头津津乐道的口头禅,也是他在大声说出“不管孩子死活”时,所拥有的底气。只对具体的用户(粉丝)负责,不对空洞的人类负责,多么精辟的商业法则,运用在了他公号的经营上。对粉丝的特殊对待,反过来又会激发更多的打赏,毕竟1个强认同的粉丝,比10个弱认同粉丝更宝贵。在这一过程中,粉丝获得了智力上的优越感———尽管这是一种幻觉,而和菜头获得了各种打赏,这却是真金白银。这就是傲慢的套现,互联网+傲慢,不,是张小龙+和菜头,他们一起开创着新的局面。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