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图与偏见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27日        版次:AA17    作者:麦嘈

    越界之想

    ●麦嘈

    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曾引用过这样一个论点:“设想英国有一块土地经过精心平整,由一名地图绘制员在上面画了一幅英国地图。地图画得十全十美,再小的细节都丝毫不差;一草一木在地图上都有对应表现。既然如此,那幅地图应该包含地图中的地图,而第二幅地图应该包含图中之图的地图,以此类推,直至无限。”

    “图中之图”,引人遐想。追求地图之精确、完备,可能是所有地图制作者与爱好者的追求。可是世界上真有“十全十美”的地图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从小学地理课本,到电视新闻主持人背景的世界地图,采用的几乎都是荷兰地理学家、地图学家麦卡托于1569年绘制的投影地图。这个地图最初是为航海用途,忠于地点之间的相对角度,但投影会使得面积失真,比如北极变成无限长的一条线,阿拉斯加看上去跟巴西一样大,但实际中前者面积只是后者的五分之一。

    看着这样的“变形”地图长大,我们眼中的“真实”世界,也就自然而然,成了地图上的那个样子。此世界地图之幻想被打破,在我自己,发生于一次旅行途中。那一年我去北欧国家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机场,我看见墙上挂着一张硕大的地图。与以往我看到的任何纵经横纬的地图不同,这幅地图以冰岛为“世界核心”绘制。换了个角度,你第一次发现,原来俄罗斯与加拿大近在咫尺,你才理解,为何那么多美国人到欧洲,要选择冰岛作为转机地点,因为球面上距离跟地图上的距离根本是两码事。

    我有一位新西兰的朋友,刚认识的时候,经常自嘲说世界地图上找不到他的国家。麦卡托投影地图以英国格林威治为中心,新西兰被挤到接近日期变更线的地方,也就是地图右下方的最边缘。他说的这个问题,作为北半球的人是不敏感的。我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中央之国”,地图上也是如此。几时会尝到挤到地图相框之外、或者南半球总被北半球“骑”在上边的感觉。南半球的人也有不服气的时候。我就看过一幅名为“麦克阿瑟世界‘纠正’地图”的玩意———南北颠倒,澳洲被置于世界地图上方中心,简直就像众星拱月。看到这样的地图,你会反省自己作为北半球人的种种“偏见”:凭什么一说起圣诞节,总是白雪飘飘、圣诞老人,南半球这会儿正在比基尼、冲浪呢。

    因此,没有所谓完美地图,每一张地图、每一种画法,都企图左右我们观察和理解世界的方式,并且关涉不同的位置、视角和利益。这些年在世界各国旅行,我对这一点深有感触。各种旅行书会为你提供“经典路线”,这些经典路线被绘制在一张文艺气息浓郁的地图上,只告诉你哪儿看得到古迹博物馆名人故居,哪儿能买到明信片,全然不顾路线比例,有时明明看着很短的一段路,你得走上老半天。

    有了手机之后,患上电子地图依赖症的旅行者越来越多,我有一段时间也患上电子地图依赖症,尤其到国外,不事先谷歌一下,简直不敢出门。直到有一次,手机丢了。那是在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勒,凡高创作《向日葵》和《星夜》的地方。我就这么没头没脑地在小小的街道上走,不像以往,你得时时刻刻低下头盯着纸质地图或手机看,现在你终于可以抬起头,观察这里的人、建筑和光线,体验凡高当年的所见。

    你要做的,不但是抛弃地图给你的种种偏见,必要时,不妨扔掉手头的地图。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