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危机与金融投资:如何利用正反馈效应投资获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27日        版次:AA19    作者:刘东民 邹卫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金融室主任刘东民做客南都公众论坛。南都记者 邹卫 摄

    刘东民(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金融室主任)

    人类认知结构当中所固有的非理性偏差使得金融系统具有内在的脆弱性,经济繁荣期的乐观行为为金融危机埋下伏笔。危机的发生也是人类社会不断体验并纠正自我偏差的宝贵机遇,从投资者的角度看,只要掌握良好的投资理念、投资策略和投资技术,一样可以在金融危机的惊涛骇浪中获利。南方都市报主办的南都公众论坛邀请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主任刘东民先生,开讲金融危机与金融投资。

    去年底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发布了世界经济黄皮书,对世界经济有一个基本预测,2016年全球发生金融危机的概率大概是20%。20%的概率其实不算很低了。大家都有感受,最近几年不论是中国还是全球,潜在的金融风险是在积累的,在未来我们遭遇一场危机的概率也是在上升的。但其实这不是坏事。无论是经济危机还是金融危机,无论对个人还是一个国家,更多是一个机会,没有危机是不正常的,有危机是正常的。在危机中有些人能够逆向成长,不仅人如此,其实国家也是如此。我们要对此做好准备,甚至要做好在危机中逆势成长的积极心理准备。

    把非理性因素放进股市判断

    为什么要研究金融危机呢?金融危机是一定会发生的,世界上公认研究经济危机、经济周期最早的经济学家法国的朱格拉,他研究了一辈子经济周期、经济危机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萧条的唯一原因是繁荣。中国人讲失败是成功之母,朱格拉告诉我们成功也是失败之母。很多经济学研究,到了危机的时候就不灵了。2008年发生全球严重危机之前,世界主流经济学家基本上没有几个人能够明确预测出全球金融危机。什么样的人能够真正理解现实世界的经济学、金融投资呢?要看看索罗斯、巴菲特这些人的书,他们对于经济世界的理解、现实感要比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强得多。真实世界的经济学哪些东西最诱人呢?其实就是金融危机中的经济学。

    索罗斯、巴菲特大家知道,西蒙斯、达里奥大家知道吗?这是我最欣赏的四个金融大腕。上世纪90年代,巴菲特一直投资蓝筹股,可口可乐这样的公司是巴菲特最喜欢的。当时美国出现一轮新经济,高科技、网络、IT产业蓬勃发展,美国乃至全球主要的金融投资者投资的股票都是这些高科技股票,但是巴菲特坚持不买,还是买可口可乐。那时候巴菲特的投资收益不高,微软等的股票都是节节上涨,可口可乐等股票老是不怎么涨,于是有人嘲笑巴菲特说他老了,他也不吭声。2000年美国高科技股票的泡沫破裂,原来重仓持有这些高科技股的金融大腕都已经消失了,这时大家觉得还是巴菲特牛啊,于是有媒体来采访他,让他讲讲投资经验。巴菲特说了一句话,只有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

    什么是金融危机呢?在学术上有两个特征,首先是资产价格下跌,股票、房地产等,还有就是企业倒闭。近现代人类史上最著名的一次金融危机,是英国南海泡沫事件,就是英国的股灾,这是人类现代社会早期最重大的三个经济泡沫之一。南海是英国的一家公司,英国因为参加战争而留下了高额债务,于是组建了私人公司南海,给了它垄断贸易的权力。挣了大钱之后,让它把钱借给政府,政府来还债务。南海公司拿到授权之后发展貌似很不错,它是一家上市公司。它的股价在1720年,也就是南海泡沫爆发那一年,年初时股价是127英镑,夏天时涨到1000英镑,很疯狂,能跟去年的中国股市相提并论。这个疯狂带来了什么效果?英国国会半数议员包括牛顿都购买了大量南海公司的股票。南海事件严重到什么程度?英国当时的执政党下台了,股权文化在英国消失了130年。牛顿在科学界的地位非常高,他非常气愤,想我这么聪明有智慧的人怎么会赔钱呢?他讲了一句话,说我可以计算天体的运行,却无法计算人类的疯狂。

    其实我认为在这一点上牛顿是有问题的,恰恰因为他能够计算天体运行,太相信自己的理性,以为股市的发展可以用自己的理性分析和判断,而这正是他失败的根本原因,因为金融市场中有大量非理性因素,不是按照理性框架可以分析的。做金融投资的时候,一定要充分意识到所有的投资者都会有很强的非理性,包括我们自己,我们要把非理性的因素放进对股市的判断中,这实际上是金融投资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我们没有牛顿这么高的理性智商,这可能是优势,因为我们可以看到非理性的地方,我们要对人类的理性保持谨慎的态度,这可能是在金融市场中能够获得长久成功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出现一个很牛的人物,也就是索罗斯。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很多人骂索罗斯,说索罗斯导致了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索罗斯做了一个回应: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索罗斯为什么要攻击泰铢?因为当时大家发现泰国贸易逆差很大,因此普遍认为泰铢会贬值,索罗斯也发现了,于是开始做空泰铢,产生了连锁反应,其他投资者看到索罗斯这样的人抛售泰铢,于是也认为泰铢会贬值,跟着索罗斯一块抛售,产生羊群效应,这个时候泰铢贬值的预期就自我实现了。

    中国股市的非理性程度非常高,80%是散户,美国刚好反过来,美国大部分人不会自己直接投资股票,而是将钱交给专业的投资机构。其实金融投资是非常专业的一门技术,是风险非常高的一门技术,最好就不要自己直接去做,交给专业人士做,稳定一致的方法是非常重要的。在中国80%的散户用的都是拍脑瓜最简单的投资方法,非理性程度太高了,从监管的角度来说给政府带来了巨大的挑战。索罗斯就是一个非常能够理解非理性的金融家、哲学家。有人问过索罗斯,你投资这么成功,你研究的对象是什么?索罗斯的回答是,我研究的对象是人性。

    金融危机与金融市场的新范式

    今天分享的第一个关键词是非理性,第二个关键词是非理性会带来什么?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起源于美国的房地产次贷危机,罗伯特·席勒是行为金融学的创始人之一,他是世界上极少数在2008年危机前准确预测了危机的主流经济学家之一。席勒就讲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根源是房地产泡沫造成的心理恐慌,大家要注意心理问题。群体性过度乐观情绪,这就是羊群效应,去年6月份之前全中国都是如此,会产生加速器效应,会使投机泡沫不断增长。什么是加速器效应?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房地产价格会上升,这很正常,因为经济增长之后,人的收入会提高,另外房地产商投资的热情和信心也会提高,因此房地产的供应会增加,人们买房的热情也会增加,银行也更愿意放贷款,经济增长会带来房地产价格的上升。转下去的结果是房价会越来越高,直到最后形成泡沫了,直到破裂。金融加速器是使经济加速往上走的过程,而加速的过程一定会导致泡沫和危机。这个环就叫正反馈。

    人的行为模式基本上就是一个负反馈,比如说我去拿这个东西,如果我的手在运动的过程中偏离了我要拿的这个目标,大脑就一定会让我的手往回调整,直到最后我拿到这个东西,也就是说调整的方向和偏离的方向是反着的。一个人能够生存靠的就是负反馈。实际上经济按照经济学理论都是负反馈,亚当·斯密讲看不见的手,就是当一个消费品的价格下跌,大家的需求会上升,而需求上升的过程就会使消费品的价格又回去,这个过程就是负反馈,负反馈模式是稳定模式,会使消费品达到均衡稳定的价格,这个市场就稳定了。

    但关键的问题是金融市场很多时候不是负反馈。如果一只股票的价格下跌了,大家对它的购买会增加吗?通常不会,通常是大家会抛它。如果一只股票价格上升,反而会增加对它的购买。这跟我们商品消费刚好是反着的,因为股票不是消费品,买股票不是为了永久地持有它,不是为了吃穿它,而是为了有一天卖它。而大家都这么做的话,这只股票就会跌或者涨得更加厉害,羊群效应出现,股票价格加速下跌或上涨,这就是正反馈。这可不是经济学讲的均衡点,在股市没有均衡点,就因为是正反馈效应,跌会跌得更厉害,涨会涨得更厉害,是不稳定的系统,所有的正反馈都是不稳定的。

    “追涨杀跌”重在及时离场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核心就是如何利用正反馈效应,如何利用人类社会中非理性不均衡效应投资获利。这个投资获利的方法是惯性效应,在学术上还挺时髦,因为是行为金融学的重大发现,其实特别简单,讲的就是证券价格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同方向的变化,即价格变化存在惯性,也就是说股票涨了还会再涨、跌了还会再跌。研究者发现惯性效应在全世界各个国家都存在,一只股票上涨时往往会继续上涨,下跌时往往会继续下跌。如果这个现象普遍存在,利用惯性效应,我们做投资应该怎么做呢?其实很简单,这就是追涨杀跌。可能大家就说了中国老百姓都是追涨杀跌,政府、学者批评的就是追涨杀跌。但是为什么要用惯性效应做追涨杀跌呢?还是有区别的。追涨没有问题,看到股票上涨我们就进去了,这好像是对的,但是你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吗?这是关键。其实离场比入场更重要,趋势跟踪和普通老百姓追涨杀跌的最大差别就在这里,要知道什么时候出来,而且这个出来有两种,第一种是赚了钱要出来,另外一种是,心理学研究发现,人有一个普遍的心理,这就是拒绝损失,这在行为经济学中叫损失厌恶,看到股票跌的时候不愿意出来,就扛着。其实很糟糕,放在里面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万一真的不起来呢,第二种即使过了三五年起来,但是时间成本浪费掉了,如果及时出来投到其他地方,能够赚更多的钱。能够克服非理性的偏差,克服损失厌恶,及时确认损失,这是基本合格投资者的必要条件。

    真正高水平的专业投资者最大的本事不是表现在什么时候做出正确决策赚了多少钱,而是决策失误时如何让自己的损失最小,再也没有比这一点更重要的了。两个原因,第一个是人的非理性偏差,会死扛,这肯定不行,死扛之后赔得倾家荡产的例子太多,这是大忌。另外市场是不确定的。在投资理念里有几个基本原则,第一条是在市场上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整个金融投资就是如何处理不确定性,再高明的投资者都会在自己的一生当中作出无数错误的投资决策,但是为什么最后他们成为世界顶级的投资大鳄,是因为他们做到了当决策失误时能够让损失最小化。既然这个世界是不确定的,我们就要随时接受我们行为的错误。

    成功投资者的三个层次

    要成为一个投资者分成三层,第一层就是初级合格的投资经理,要准确熟练掌握投资技术。但是做到这一点也只是最初级的职场经理人,只能混口饭吃。第二层是相对成功的投资者,必须具备深刻的投资哲学理念。通过学习美国人的方法,我就怎么管理风险总结了两点,这对于我的生活工作帮助特别大。第一个法则比较简单,赔钱不是问题,把裤衩赔掉才是问题,这叫底线原则,不仅仅用于金融,也可以用于我们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第二个原则,投机不是问题,借钱投机是问题。这个原则基本上只适用于金融。投机的底线是最好不要借钱,如果借的话也要借少一点,因为一旦借钱投机,赔钱之后可能就翻不了身。第三层,最高水平的投资者是心理素质好。有人问过巴菲特说你投资成功的原因是什么,巴菲特说了一句话,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他跟别人是反着的,达里奥是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的管理者,他说平时没事的时候我每天练20分钟静坐,工作忙的时候我得练40分钟,他跟一般人也是反着的。

    金融投资当中很重要的原则就是分散化,鸡蛋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美国的对冲基金作为行业的整体,在2008年危机当中整体收益是非常好的。我的方法总体是趋势跟踪,准确来说是趋势跟踪+逆趋势交易的结合,趋势跟踪是低风险低收益,而逆趋势交易是高风险高收益,充分利用市场惯性效应,利用人类非理性偏差在危机中赚钱。趋势跟踪+基本面,这是我不认可的,这两个投资技术背后的哲学理念是相反的,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它们结合到一起的。

    这样的投资技术,以及背后拥有的哲学体系、哲学理念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如果我们有了这样的哲学理念,可以让我们的人生、工作变得更加洒脱,懂得如何处理不确定性、如何面对风险。如果某些人有个性的爱好,愿意做金融投资,那么很有可能在危机当中找到巨大的投资收益机会。

    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