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远举专栏:电商是对传统经济的破坏性创新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3月24日        版次:AA16    作者:刘远举

    知道分子

    刘远举专栏

    3月21日,阿里巴巴集团2016财年电商交易额(GMV)突破3万亿元。这意味着,阿里巴巴在财年内(2015年4月1日~2016年3月31日)有望超越沃尔玛,成为全世界最大的零售平台。

    这个消息在引发一些赞叹的同时,也引来了一个一直存在的质疑:阿里巴巴伤害了中国传统的经济运行体系。

    赞同这个观点的人认为,电商冲击了传统零售产业,比如昔日热闹的北京中关村、深圳华强北,由于成本上的劣势,都迅速地没落了,由此造成零售的就业岗位减少,影响经济。在这个观点之上,批评者认为,电商冲击的不仅仅是店铺,还有店铺背后的经济运行体系。由于挤压了中间渠道层,厂家面临更加直接的价格竞争,利润被挤压后,会伤害厂家的研发能力,从而损害中国的技术进步。这类质疑,不但指向阿里,也指向小米,究其本质,是因为他们都损害了中间渠道层,压低了产品价格。

    该怎么看待这种质疑?

    正如蒸汽机的兴起替代了马车,而汽油机的兴起又替代了蒸汽机一样,技术进步是客观而必然的。当然,短期来看,其影响也是不可避免的。英国工业革命早期,蒸汽纺织机极大地提高了生产率,但同时也抢走了许多手摇纺织工人的饭碗,英国一度出现过工人砸纺织机的现象。

    但技术的发展,本质上是生产效率的提高。1840年前后,工业革命完成,大机器生产已经成为英国工业生产的主要方式。英国每个工人的日生产率平均提高20倍,国内建成了纺织、钢铁、煤炭、交通运输和机器制造五大工业部门。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机器不是痛苦之源,而是幸福之源。

    具体到当下的具体情况,电商平台或商业模式降低了价格,拉低了利润,消费者的钱节约了下来,但这并不意味着这笔钱不再注入经济体系中,消费者还会生出新的需求。当这些新的需求注入到经济中的时候,不但意味着消费者获得了额外的商品与服务,也意味着有了新的行业。

    中关村与华强北虽然没落了,但与此同时,淘宝村却在中国大地上崛起。零售店铺虽然没落,但以万达为代表的,集零售、娱乐、餐饮一体的大型广场模式在中国各个城市兴起;实物便宜了,但人们的消费也在转向,手机游戏销售惊人、电影票房猛增。所以,当旧的经济体系受到技术的“破坏”之后,一定伴随着创新与发展。

    某种程度上,阿里本身就代表了新的经济体系。阿里本身虽然很小,在零售领域的员工只有8000多人,但这8000人却带动了由成千上万的淘宝店主、中小企业老板、快递员、消费者所组成的庞大经济体系。GM V突破3万亿元,这正是衡量这个经济体系的尺度。

    所以,技术与新业态,并不仅仅是在取代、消灭旧业态,同时也在制造新机会、新行业。纺织工人也可以成为蒸汽机前的新型产业工人,实体店铺老板可以开淘宝店,而店员同样可以成为快递员。

    与蒸汽机启动了人类工业革命一样,发电机使人进入电器时代,而计算机的发明则启动了人类的信息革命。人类寻找新技术提升效率的步伐不会停止。正如阿里巴巴集团C E O张勇在台上表示的,G M V只是创造价值的一种体现方式,但不是唯一的。“我们对企业提供的价值,从简单的销售渠道变成多元化的商业基础服务,包括品牌认知、客户关系、提升管理和运营效率、数据保管和分析、云计算等。”大数据、智能化分析、柔性生产这些依托信息技术支撑的新业态,说到底,是技术对生产效率的提高。

    19世纪的英国工人认为机器是他们生活痛苦之源,是情有可原的。他们所经历的技术革命,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技术革命,那个时代的人们对技术对生活的影响毫无经验。时间过去200年,人类经历了蒸汽机、热机、电机,正在经历计算机革命,还把技术发展视为痛苦之源,未免过于悲观。

    不过,以阿里为代表的新行业、新业态的变迁虽然是好的变化,但是,作为一个企业,阿里却可能越来越面临垄断的问责。作为中国经济中的庞然大物,阿里在诸多细分领域的体量与份额,已经很可能触发反垄断的边界,影响到了该细分领域的创新与发展。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