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探访被难民犯罪浪潮蹂躏的瑞典小镇默恩达尔

过去两个半月中,哥登堡市发生372起罪案,222起跟难民收容中心有关联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31日        版次:AA14    作者:何三变

    遭刺杀的难民收容中心工作人员梅泽尔。网络图片

    发生血案的难民收容中心。 网络图片

    29日晚,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火车站,大约200名蒙面人突然袭击在火车站逛荡的青少年难民,暴力团伙声称是为被刺杀的难民中心工作人员梅泽尔报仇。 网络图片

    有消息来源称,刺杀梅泽尔的嫌疑人(中)来自索马里,虽然其自称“15岁”,但看上去“显然”已是成年人。 网络图片

    1月25日,瑞典第二大城市、西南部港口城市哥登堡发生难民犯罪血案,在哥登堡市下辖的默恩达尔镇,一处难民收容中心的一名22岁的女性工作人员亚历山德拉·梅泽尔,被一名打架斗殴的15岁少年用刀刺死。这起血案不但震惊了瑞典全国,也引发其他欧洲国家的严重关注。欧洲各国在关注瑞典接收难民问题的同时,也开始焦虑地反省自身面临的难民接收问题。

    近日,英国《每日邮报》的记者走访了血案发生地默恩达尔,对瑞典面临的困境做了一次深入探访。

    据悉,默恩达尔镇发生血案的难民收容中心专为没有父母陪伴、年龄在14岁至18岁之间的青少年设立。而接收了4000多名青少年难民的默恩达尔镇已经遭遇暴力犯罪浪潮的蹂躏。

    警方发言人托马斯·法克斯伯格称,嫌疑人为栖身难民中心的年轻男子。法克斯伯格没有给出嫌疑人国籍、姓名和年龄等身份信息,仅表示后者已因涉嫌谋杀被捕。

    警方26日加强了案发难民中心警戒,瑞典首相勒文到访慰问。

    据瑞典媒体报道,嫌疑人15岁。行凶动机暂未对外公开。但有消息来源称,嫌疑人来自索马里,虽然其自称“15岁”,但看上去“显然”已是成年人。

    法克斯伯格说,牵涉难民的治安事件日渐增多,“我们正在应对越来越多的类似状况,太多难民从境外涌入”。

    据悉,默恩达尔镇原本人口仅63000人,但去年接收了4041名没有父母陪伴的青少年难民,比瑞典其他城市的接收人数都要多。

    为了接收这些没有父母陪伴的青少年难民,瑞典政府向哥登堡市投入了大约2260万英镑的专项资金,按人口平均来算,此项资金也超过了瑞典其他城镇。

    据瑞典警方给出的数据,接收难民给瑞典本国造成了巨大的社会治安压力。默恩达尔镇所属的哥登堡市仅在2015年10月20日到2016年1月8日之间,就发生了222起跟难民收容中心有关的罪案。

    默恩达尔镇难民收容中心的血案发生后,欧洲各国都深感震惊,英国《每日邮报》派出记者,对默恩达尔的难民问题做了一番深入调查。

    1

    “默恩达尔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

    冬夜,在默恩达尔镇的一处街角,16岁的少年默罕默德挥舞着一根看起来像武器的棍棒。穿着皮质大衣的默罕默德跟几个朋友有说有笑,一边警惕地观望着几个在外晃荡的少年。附近还有几家店铺没有打烊,默罕默德和朋友们担心少年们会闹事。

    看见记者走过来,默罕默德扔掉了手中的棍棒,一个朋友又将棍棒踢开。

    “默恩达尔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默罕默德对记者说,“我一直生活在这里,我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生活。”

    记者了解到,默罕默德一家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从伊拉克逃难到瑞典的库尔德人,当时萨达姆政权正对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实行高压政策。

    默罕默德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告诉记者:“对于想过和平生活的人们来说,瑞典非常适合他们。”

    “每个人在这里都会受到尊重的对待。”默罕默德说,“瑞典人非常友善。”

    默罕默德的朋友们也跟他的经历类似,有几位出生在瑞典,另外几位童年时来到这里。他们的故土属于不同国家,有些在中东,有些在非洲,还有些在东欧。

    “在我的学校,有来自25个不同国家的学生。”默罕默德告诉记者,“现在又来了很多难民身份的孩子。”

    默罕默德说:“现在大多数新来的孩子都会接受特殊课程,在插班之前,他们必须学会瑞典语。”

    2

    人均接收难民最多的瑞典小镇

    默恩达尔距哥登堡仅20分钟的火车车程,这里是全瑞典最具多样性的社区。去年当欧洲爆发难民危机问题时,默恩达尔政府坚定地站出来,对难民伸入热情救援之手。

    默恩达尔镇原本人口仅6 .3万,但去年竟然接收了4041名没有父母陪伴的青少年难民。去年秋季,默恩达尔每周接收了400名青少年难民。

    2014年,瑞典政府向默恩达尔投入2260万英镑的专项资金,用于建立收容中心收容青少年难民。

    默恩达尔的萨格森难民收容中心收容了超过1000名青少年难民。

    瑞典总人口980万,但去年一年接收了超过16万名难民,目前的人口结构相当于每2000人中就有3人是难民。

    两个正在默恩达尔灯火通明、温暖舒适的公交站晃荡的孩子就是去年新来的难民。

    阿布达西斯和他的朋友去年从索马里来到瑞典。他们在公交站闲聊,摆弄智能手机。

    两个孩子对瑞典只有赞美之辞,因为瑞典给予他们避难所。

    16岁的阿布达西斯用蹩脚的英语告诉记者:“瑞典是个好地方,索马里只有战争,不停的战争,没有和平。瑞典和平,幸福,适合过日子。”

    3

    “我们糟糕透顶的政客们都该被枪毙”

    不过不是所有的哥登堡市民和默恩达尔市民都认同这种看法。

    “我们糟糕透顶的政客们都该被枪毙。”一名大胆直言的瑞典人告诉记者,“他们开门迎客,什么人都来,这是搞什么鬼?”

    默恩达尔市民告诉记者,市区主干道上的人行天桥现在成了青少年难民聚集的地方。

    一位市民说:“难民孩子夜间在人行天桥上聚集,那里灯光明亮,暖和,但是看到混混一样的青少年夜间在这里晃荡,当地人很担心。”

    青少年难民另一处聚集地,就是离车站不远的一处居民区的折扣超市。操场和篮球场也是青少年难民喜欢去的地方。

    一位市民说:“这里原来都很好,看看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难民收容中心的工作人员、22岁的美丽姑娘亚历山德拉·梅泽尔被刺杀的血案,让全瑞典的目光都聚焦在引起广泛争议的难民接收政策上。

    梅泽尔的母亲齐梅尼也是以难民身份来到瑞典的,她告诉记者,瑞典已经不再安全了。

    心碎的母亲说:“我们因内战、暴力和各种危险而逃离黎巴嫩,我们来到瑞典时,这里很安全,我们在这里成家立业。但是,现在的瑞典已经不安全了。”齐梅尼的丈夫现年45岁,他于1989年从贝鲁特来到瑞典,在这里开了一家烤饼店,夫妻俩育有三个孩子。

    齐梅尼说:“亚历山德拉不仅是我的女儿,她还是我的天使。她有正义感,公正公平,很多人都爱她。她是我的女儿,也是我的朋友。”

    她斥责瑞典政客突然增加了默恩达尔的移民,特别是迎来如此之多的没有父母陪伴的青少年难民。

    4

    瑞典首都也成“灾区”

    瑞典首都也成“灾区”

    难民的急剧增多给默恩达尔当地的社会治安带来了严重问题。警方说,他们已经疲于应付各种难民犯罪,如流氓斗殴和暴力侵袭等,因此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应对毒品交易等严重罪案。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警方本周警告说,首都火车站现在已经被来自摩洛哥的街头混混占据了,他们专门偷窃和猥亵小女生。

    瑞典警方最近披露,警方不断收到报告,称首都各处游泳池都有少女和妇女遭遇性骚扰,警方不得不派遣便衣警察到场监控。

    警方本周还报告了一起严重罪案,一处难民收容中心的一名10岁男孩声称自己“不断被强奸”,当警方企图重新安置这名男孩时,居然遭到收容中心一伙暴徒的袭击,警方被迫撤离现场。

    据悉,已有19个难民收容中心发生过拿刀动棒的暴乱,工作人员被迫逃离。

    阿布达西斯所说的“和平、幸福、适合过日子”的景象,在默恩达尔哪里还有踪影呢?

    哥登堡市警方称,自从去年10月以来,警方每天接到包括默恩达尔镇在内的各区四五个紧急求助电话。

    据悉,从去年10月20日到今年1月8日,哥登堡市发生的372起罪案中,其中222起跟难民收容中心有关联。

    默恩达尔镇的政府官员拒绝解释他们的门户开放移民政策。

    区自治会首脑玛丽·卡尔森对《每日邮报》的记者说:“在目前情形下,我还是选择不对移民话题发表意见。”

    5

    哥登堡警方压力已到“临界点”

    警方则抱怨说,在处理不断高涨的移民犯罪问题方面,警方已经到了临界点。

    一名在哥登堡警局工作超过30年的警官告诉记者:“我们已经被完全压垮了。”

    “我们现在已经放弃了打击毒品犯罪。”警官说,“我们的警力资源不够。”

    哥登堡的警力已经全部用来对付最近几个月来突然升高的街头暴力犯罪。

    “我在哥登堡工作超过30年了,我从未听说过现在这些事。”这名警官说,“下午两点钟之后,特别是夜里,我决不允许我的孩子到市区里去。”

    警官说:“暴徒团伙在街上游荡,用刀和其他武器已经司空见惯,以前几乎没有这种事。”

    “在哥登堡,现在每天都有20起抢劫案发生,通常伴随着暴力或暴力威胁。”警官说。

    本周,一名83岁的老太太被人拿枪顶到脸上,被迫参与一项赌博游戏。歹徒们仅仅抢走了老太太50克朗(约4英镑)。

    警官还说,去年夏天,在哥登堡发生了一场枪战,多人死亡,包括一名小女孩。

    警官说,目前在市区街道上横行的流氓团伙主要是北非移民。

    警方报告称:“过去数月,我们注意到街头抢劫案急剧上升,这是一个新现象。”

    “他们不顾一切地抢钱———偷钱包、苹果手机、珠宝。他们甚至会袭击被抢者,把受害人踢个半死。”报告称。

    警官说:“毒品犯罪已经上天了,如今街头各种毒品泛滥,光天化日之下都有毒品交易。”

    “现在当警察要逮捕嫌疑人时,他们居然会反抗。”警官说,“他们用刀或者螺丝批袭警。我们以前从没见过这种事。” 本版编译:何三变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