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政协2015年履职“五强榜”公布

相比2014年 一半上榜者为新增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年01月31日        版次:AA07    作者:李文 马强 冯宙锋

    曹志伟。(资料图)

    傅金珠。(资料图)

    韩志鹏。(资料图)

    成绩单

    昨日,广州市政协公布了7个专委会2015年度履职量化总分前五名的常委和委员名单,相比2014年的“成绩单”,有一半上榜者为新增。

    广州政协自2012年推出对委员履职的量化打分,并形成了一套政协委员履职量化综合评价办法,委员的履职情况按基础分、附加分、奖励分三大类量化计入委员年度履职档案。

    市政协委员们只要满足“每年参加一次一年一度的全会,参加一次培训或学习,参加所属专委会开年和总结两次会议,参加一次调研,撰写一份提案,撰写一份社情民意”的“六个一”要求,就能达到基础分62-65分,也就是一个称职的政协委员。

    对政协常委的要求则高一些,一次常委会计9分,如果能参加3次或以上,也能达到基础分要求。也正因此,委员和常委的基础分不同,委员基础分为62-65分,常委基础分为89-92分,每年的“五强榜”会把常委和委员分开评价。

    由于各个专委会举办的活动各不相同,各个专委会都按自己的标准进行打分。这使得,每年的履职榜有70个左右的上榜名额,专委会之间没有横向可比性,而同一个专委会内,分数差距可以说明问题。

    记者发现,相比2014年,有35名委员或常委是新冲入前5名,占到了上榜人数(69人)的一半,而另一半是上一年也拿高分的“优等生”。

    例如,经济委的秦鉴洪常委,直接冲进了经济委常委榜的第一名,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的蔡卫平委员,也从“五强”之外冲到了委员榜的第一名。

    曹志伟:

    履职占日常工作七成时间

    广州政协常委曹志伟在城建资源环境委员会的常委中,得分排在第一名。市政协并未公布每名委员的具体得分,曹志伟说,他在系统上查到,自己2015年履职得分570.5分。

    “2015年是我履职第五年,可以说,我关注的角度更高、更宽了”,曹志伟说,这个分数,他不跟任何人比,只跟自己比,是对自己的约束和坐标。市政协推出履职打分制度以来,他的得分在2012年是140分,之后一路上升,到310分、511.5分,到去年的570分。

    回望去年的履职内容,曹志伟最为津津乐道的是推动广州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3 .0版本,这源自2013年他做的行政审批“万里长征图”。今年,他希望能将改革推进至4.0版本。

    另外,他还提出关于改革广州地铁建管模式,建立城市“大交通”体系的提案,被列为市政协1号提案,被票选为年度优秀提案,其关于约租车的提案也收到了交通部的回函。

    曹志伟统计,自己在2015年除了完成基础履职要求外,参加的其他履职活动总计131次,包括参加协商会、听证会、咨询会等102次,参加培训和学习讲座3次,市内外考察、调研5次,其个人主笔撰写提案2份,撰写社情民意19篇。

    这背后是时间成本。曹志伟说,加上活动前后的资料准备、研讨内容的时间,以及会后撰写报告的时间,其履职工作所用时间占了日常工作时间的七成以上。

    他总结出了委员履职的一套工作办法:听到问题是初步的,要分类、听更多人讲,找出问题原因,并且给出治根方案,“重点是要有解决措施,而且不能带个人利益”。

    被问到“作为委员履职时会不会回避自己从事的领域”,曹志伟说“会”,“公权不能滥用,滥用一次就完蛋了,出卖的是人家对你的信任”。

    “对我也有改变,起码脾气好了,有一次有车在我的车前面开得摇摇晃晃,以前是本能一脚油门超过去,现在就忍了,”他笑着说。

    傅金珠:

    年过七旬 履职仍排前五

    港澳界的政协常委傅金珠已年过七旬,是本届政协最为年长的委员,她今年仍上榜所在专委会的常委榜“五强”,排在第四位。

    傅金珠平均每10天就要来往一次广州和香港,去年还曾专门来广州参加年中的知情问政活动,“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应该提的提案、应该参加的会议”,对于往返的辛苦,她的说法充满港式的家常味,“辛苦是辛苦,但是做人呢,不管什么事,都是要尽力做好它,这是做人的本分,不要觉得一般般就行了……”

    韩志鹏:

    分数很高 但遗憾也不少

    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在社会法制民族宗教委员会的委员榜中排在第一。

    韩志鹏昨日在微博中说,政协给他去年的表现打了459分,“分数很高,谢谢!”他说,遗憾的是,旧楼加装电梯补偿参考标准、咪表阶梯式收费,河长制考核办法几项仍然是“水中月、镜中花”,“我辜负了大家的重托!”

    实际上,韩志鹏的履职分数上升很快,从2012年的62.5分,2013年的112分,到2014年的370 .5分,再到2015年的459分。不过,他说还没有去了解具体的分数构成,“其实去年更多是通过协商、沟通、发微博等方式在解决问题,写提案也少了”。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李文 实习生 黄格为 本版摄影:南都记者 马强 冯宙锋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