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街谈]拿笔的手也可以拿起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22日        版次:AA02    作者:羽戈

    熊其雨原是记者,曾供职于《株洲晚报》与长沙一家地铁报,今年辞职,改行当厨师,开了一家叫“酱酱卤”的店,主营卤菜、炒菜、盖码饭、卤粉等。这等事,竟能成为新闻,不免有些反讽。

    搁在二三十年前,这自然会是大新闻,就像名牌大学毕业生当农民或卖猪肉,足以令举国皆惊。记者与厨师,大学生与农民、杀猪佬,这些身份之间,悬殊甚大,不过与其说是身份的悬殊,不如说是知识的落差。国人聚焦、非议这一幕,可见对知识的价值还是相当看重。譬如熊其雨的父亲,思维还停留在那个年代,他认为儿子由记者改行当厨师,书就白读了。

    而今则不然。无论记者改行当厨师,还是厨师改行当记者,我都不会惊诧,只道寻常。这不是因为,记者与厨师之间的知识差距被抹平了,而是因为,经过这数十年的潜移默化,我们对于知识与职业的考量,应该有所改观。

    如果拿“所有职业一律平等”作为证据,显然扯淡,那样的空话,只适合官员慰问清洁工的时候来讲;然而,当拿来对比的工作,不是靠家世、靠金钱、靠身材颜值,而是靠手艺吃饭,那么它们之间,并无高下之分。记者与厨师之争,当作如是观。倘有人来问,该怎么择业?我首先会反问,你会什么手艺?假如什么都不懂,哪家媒体或饭店会招你呢?

    老实说,就工作而言,不要考虑那么多道德因素,诸如“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或“为人民服务”,你只需扪心自问,第一能否胜任这份工作,第二干这份工作是否快乐。快乐内涵丰富:有人因工资高而快乐,有人因女同事酷似林志玲而快乐,有人非得当总统才能志得意满,有人当门卫、收发员便可自得其乐……这么一来,各种工作,则不可比较,更不必区分高下。

    所以说,记者改行当厨师,绝非委屈、陨落,只是换一种活法,用新闻里的话讲,“就是想去另一个地方呼吸,想看到不一样的自己”。如果连这一点都意识不到,还为记者打抱不平、失落、哀叹,则属偏执,他们在记者身上所寄托的那些事物,恐怕将沦为一种虚妄。

    譬如新闻当中,遍布这样的话语:“我看得出他的彷徨。”“他眉眼低垂,有些茫然,又有些倔强。”“他眨着眼,语气犹疑。”“那一刻,我感受到,生命的本质就是不安。”不知这是熊其雨的实况,还是新闻记者的心理投射?这一切,正源自新闻开头所提出的问题:“我抑制不住好奇,拿笔的手,怎么拿起了勺?”

    可是,拿笔的手,为什么不能拿起勺呢?这本来不该是一个问题。

    如果认为记者的职业比厨师高贵,这个社会便开始倾斜;如果认为拿笔的手不该拿起勺,知识的根基便开始动摇。这么说,绝不是反智,而是把沦陷的智力扳回正常状态。

    □羽戈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