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街谈]悲情无法解决三亚城管真问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13日        版次:AA02    作者:果冻

    在公众以为“厅官城管握手言和皆大欢喜”之后的第四天,退休厅官毕国昌自曝“被三亚城管欺负得只剩裤衩”一事再现波澜。昨日,一则题为《最新视频铁证!扒开毕厅长的丑陋嘴脸!》的文章在网上传开,这篇文章剪辑调用多段监控视频,证实毕国昌当天在自行车与衣物被城管扣走后,并非如其自述的“虚弱地走到市政府”,而是打车前往市政府,并在过程中回过一趟家。对此毕本人承认之前说谎,并向公众道歉,但认为这改变不了三亚市城管执法不当的本质。(昨日澎湃新闻网)

    这已非有关此事“真相”的第一次反转。就在“厅官被城管欺负到只剩裤衩”成为网络热点之后两天,网上出现了一封自称遭停职城管写的《小城管给厅官大人的一封公开信》,信中讲述了事情经过,还贴出政府热线记录,证明自己执法无大过,并戏称“我一个小城管惹不起您这样的大官”,当时就有部分网友表示“城管也很无辜”。此番有出现质疑毕国昌私德的视频证据,舆论天平是否进一步倒向城管,有待观察。

    不过,无论毕国昌维权方式如何“撒泼”,未经本人同意而调用街头监控器视频以证其“罪”,这样的反击方式很不堪。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是执法部门所为,假如是公权力调动资源针对平民个人,搞臭搞垮,这样的行为,其恶劣程度甚于城管扣车过程中的粗暴执法。就算是个人行为,我认为当事人也有权追究。毕竟,无法律授权的监视跟踪,假如堂而皇之成为私人打击报复的手段,此风气一开,公民的行动自由和隐私权皆堪忧。

    至于当事人说的“不悲情无以维权”,当然,在民间,我们常看到权利受损者因缺乏资源,必须调动所有手段全力一博,有时这样的手段方式虽不体面,但面对强大的权力、顽固的结构,也别无他法,所谓“弱者的武器”。厅官当然有权维权,也可以采取弱者的方式,但他选择以自我羞辱和人格苦肉计的方式,其所针对对象,可以说是城管个人大于管理体制。深谙舆情汹涌的央广记者站前站长,深知此事“闹大”,肯定有个人会为不当执法付出代价。而你看以往所谓“追责”,总是只见部门而不见个人;不落实到人的追责,则无关痛痒。也只有极为熟悉体制运作的人,如这位厅官,才知如何捅到痛处,定点清除那个“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否则无以平息怒火。由此,即便在三亚方面的道歉出来之后,毕还是认为通报“不诚恳”,因“未说明处罚的那个对象具体是谁、因为什么处罚他”。

    而被处理者这边厢,一定也感到了这种直指个人的追责方式背后咄咄逼人、刀刀见血的力道。因而,所祭起的反制武器,是针对个人私德、拆穿维权者“谎言”的街头录像。由此,一桩有关城市管理的公共事件,遵循着某种奇怪的法外逻辑,变成了一场争取舆论同情的个人恩怨。从违反城管规定者的“自辱”声讨,到执法手法不当城管的“揭丑”爆料,再到令舆情反转的攻守易位,众人所见,实际上乃是一桩以公共事件面目出现的个人恩怨。而三亚湾海滩管理的真问题,例如泳区警示设置不合理,还有多年来外地人口比例增加,而城市管理力量中缺乏新移民参与,导致本地人与外地人积怨渐深等深层次问题。□果冻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