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做女厨子不成 她要做饭请厅长吃

有厨师证的26岁女子应聘“厨房学徒”遭拒,告酒楼性别歧视,还想向省人社厅厅长证明自己的厨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2月09日        版次:AA12    作者:张钊 张建辉

    大多数中国家庭,操持家务的是妇女;可是到厨师界一看,绝大多数厨师可是男的。女人做厨师,尤其是中餐厨师,容易么?

    不容易。26岁广州女子高晓(化名)一心想当大厨,还考了厨师证。然而她还没迈进这一行的门槛,就碰壁了。今年年中,高晓应聘一家酒楼的“厨房学徒”遭拒,高晓认为,对方性别歧视,而酒楼坚称有用工自主权,拒绝高晓与性别无关。

    孰是孰非,也许一场官司能够证明。目前,高晓起诉这家酒楼的案件正在广州市海珠法院审理,已经两次开庭,答案不久揭晓。

    男人干得了 我也干得了

    广州女孩高晓大专毕业后,辗转干了几份与厨师不相关的工作,但心里一直想当厨师。她说,自己从小就喜欢做饭,周围人对她的手艺也很赞赏,激发了自己当职业厨师的愿望。于是去年下半年,高晓报名参加两个粤菜培训班,在扣、蒸、炒、煎、焖、泡之间,四个月后她取得了“厨师证”———中式烹调师的高级职业资格证书。

    今年6月28日,高晓看到广东惠食佳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惠食佳”)在网上发布的招聘,自觉符合“厨房学徒”岗位的要求,于是根据招聘广告上的指引,次日下午到惠食佳的一家分店应聘。一名工作人员告诉高晓,回去等消息。可两个小时后,高晓就接到电话,被告知人已招满。

    过了几日,高晓却在网上发现,惠食佳的招聘广告依然存在,于是打电话过去询问,对方表示,厨房不招女性。又约半个月后,高晓看见惠食佳仍有招聘厨房学徒的广告。只不过,招聘要求的第一项做了修改,明确规定应聘者为“男性”。

    此后一周内,高晓通过电话、面谈等方式,多次向惠食佳的工作人员表达,男人干得了的工作,自己也干得了。但对方都表示,厨房不要女的。以上谈话,高晓均有录音;而惠食佳招聘网页,高晓也进行了截图,在律师的指引下,到公证机关公证过。

    一“怒”之下,高晓将惠食佳起诉至海珠法院,认为惠食佳的行为违反了我国宪法和相关法律中有关公民享有平等就业权和用人单位不得歧视女性的规定。

    今年9月17日,该案第一次开庭。惠食佳方面称,事实上惠食佳的厨房内有女性员工,也没有对厨房员工进行性别限定的规定,没有通知高晓进行面试,“不是性别原因”,“而是依法行使自主用工权”。

    同时,据高晓的代理律师转述,惠食佳方面还表示,传统粤菜酒楼厨师及学徒会形成传统的师徒关系,所以是否录用应聘者需要通过厨师及领导同意,酒楼在招聘过程中具有自主选择权。

    但高晓和其律师对酒楼方的说法并不认同,认为自主选择权是有限的,明确规定只招男性,就是性别歧视。

    身高170厘米

    她说厨房的事都能胜任

    惠食佳方面向法院提交了一些证据,其中有一份《厨房学徒岗位职责说明》以及岗位部分员工的工作照。照片一共有四张,员工们分别在搬运成箱的餐具、推送一摞摞的食材,以及清理厨房设备等。

    然而,由于照片中的员工都是男性,这在高晓眼里,是酒楼的厨房被男性垄断的证明。为此,她也“摆拍”了四张照片,角度和内容与酒楼提供的四张照片几乎相同。照片里,高晓表情轻松,或搬送着两箱饮料、几十个叠在一起的餐盘,或清理着油烟设备。

    身高约170厘米的高晓说,这些照片只想证明,她可以胜任厨房学徒的岗位,如果岗位对体力有要求,那也应该注明“不适合身材瘦小者”,而不是偏要将女性排除在外。“事实上,很多女性常年从事这样的工作,只不过她们是在家里做免费工作,而且不仅要做饭,还要洗衣、拖地、照顾老人孩子等,这个时候就很少人会说女人不适合做体力活。但是当女性想进入更高阶的大酒店,从事更高薪的岗位时,却连门槛都不能进入,这是很不公平的。”

    12月7日,高晓和惠食佳的案件第二次开庭。高晓希望“这次开庭会有一个对女性友好的判决出现”。

    “约饭”省人社厅厅长未果

    在打官司期间,高晓又在许多招聘厨师的信息上发现,有类似“仅招男性”的限制。她给相关人社部门寄过举报信,有部分企业被“勒令整改”。但高晓觉得这是不够的,性别歧视几乎没有代价,企业就不可能真正改正观念。

    于是,作为一种姿态,高晓向广东省人社厅厅长林应武发出一封邀请函,要求对方来吃她做的饭,证明女性也可以当大厨。快递记录显示,邀请函寄到了。但是省人社厅厅长并没有给高晓回复,高晓对这一结果倒并不失望,甚至有些意料中。

    业内讨论

    中餐厨房 让女人走开?

    多位不愿具名的大酒楼厨师称,广州大酒楼的厨房里,点心部和西餐部的女工作人员还是占一定比例的,但是在中餐部,女性可谓“百里挑一”。在他们眼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是有的酒楼认为女性不适合厨房工作,招聘时很少招女性,二是厨房工作太辛苦,很多女性也不愿意从事这行。

    “最起码你要能掂起你面前的锅吧。”一名从业20多年的大厨认为,厨师工作对身体有要求的。这也是让高晓最反感的理由,约170厘米的个头,高晓认为自己能干一切男人干的活。

    而另一方面,又有许多女性自己本身不愿意从事中餐厨房的工作。“工作时间太长,每天九至十个小时很正常,过年什么的很少休息。”一名大厨说,珠三角地区相对还好一点,像潮汕地区,尤其是私人酒楼,加班加点的现象太平常了。

    此外,有厨师认为,厨房里女员工较少,可能与生理原因也有关。刚进入中餐厨房的人员,一般从较低的岗位做起,比如高晓应聘的“厨房学徒”。这些岗位与水洗打交道比较多,例如“水台”的岗位,更是要宰杀生鲜等,“手成天泡在水里。”

    对于酒楼在招聘厨房工作人员上,是否会偏向男性,有的厨师坦言,“肯定会有一点点,除非(女性)特别有天赋的”。

    案例

    就业性别歧视 她们在对抗

    2013年 第一起就业性别歧视案立案

    2008年正式实施的《就业促进法》里对就业性别歧视作出了明确的规定。然而,第一起就业性别歧视案件在2013年才出现,这是因为案由中没有就业歧视这一条。事实上,首例案件也是经过近1年的波折,才成功立案。

    案件是山西籍女大学生曹菊(化名)诉北京巨人环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曹菊称在应聘该公司文职的时候,遭遇性别歧视。法庭上,被告放弃了辩护权,与原告达成协议,给原告3万元作为反就业歧视专项资金。

    2014年 第一起原告胜诉的就业性别歧视案

    2014年,杭州又出现了一起就业歧视案件,与曹菊案以调解结案不同,这次法院直接判原告胜诉,这是大陆首例。案件是女大学生黄蓉(化名)应聘杭州东方烹饪学校的文案岗位,遭到拒绝,遂将企业起诉至杭州西湖法院。最终法院认定,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平等就业权,赔偿其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

    采写:南都记者 张钊

    南都漫画:张建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