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角之外的墓碑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29日        版次:AA21    作者:尼佬

    驴族

    ●尼佬

    我一直觉得,安达曼群岛是印度版的南沙群岛,从最近的大城市金奈往东飞过来都需要两个多小时,航程上堪比三亚飞婆罗洲。

    我搭乘香料航空的班机到达群岛的首府布莱尔港。在机场入境处认真填了旅游许可申请。仔细一看条款,虽然人人都可以获得许可,但缅甸公民不能去北安达曼岛,这跟不允许中国游客进入拉达克与阿里地区交界的班公措部分倒是异曲同工,可是老实说,在1947年缅甸和印度分道扬镳以后,能够从安达曼岛越过海洋到达下缅甸的人,一定也必须有鲁滨逊的水平罢。印度对边境的紧张程度,看起来还是远胜中国。

    英国人在1789年开始经营安达曼群岛。布莱尔港山顶上的监狱便是他们最大的杰作,专门关押“印度独立分子”和其他政治犯,这当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罗曼·罗兰在为苏联建在西伯利亚北部冻土带的劳改营辩护时,也举了安达曼的监狱为例子,说“哪个国家不是这样”。

    然后这些漂洋过海,有雄心也要享受的殖民地精英,便在布莱尔港对面可看见监狱的一个小岛,建起了喝茶的花园和大宅,印度人和缅甸人,都不能在这个小岛上居住,除了仆役。

    好景总是难以常在,更何况这用木舟就可以衔接缅甸和马六甲的群岛,在近代人眼里,是那么地容易去攻击。二战日军攻陷缅甸时,自然而然地把安达曼群岛也当成了目标。待日本人和英国人都走了以后,经过将近七十年的封尘,这个小岛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热带雨林中的英式建筑吴哥窟”。椰子树下的残垣,留的还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趣味遗骸。

    搭乘快艇上岛,穿行于这些破败的热带英式大屋,真如身临那些文明被毁的好莱坞幻想电影。不过比这些废墟更让人感慨的是海港周围无处不在的日军防空工事。我曾经在印度尼西亚东边的苏拉威西内海湾中的托吉安群岛见过日本墓,那可是非常偏远,至今没有手机信号的世外桃源。日本军队对太平洋岛屿和印度洋东岛屿袭击的全面程度,大概是前无古人,这是地理大发现和现代地图的一个“成就”,使战争狂人可以比成吉思汗更能地毯式席卷平原与岛屿,一个不漏。在重新危机重重的21世纪,很难不让人担心,已被现代通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都市与海岛,会不会同时陷落。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