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徕卡画廊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22日        版次:AA21    作者:夏佑至

    法兰克福,德国,2015年9月。 夏佑至 摄

    Magicube图书馆

    ●夏佑至

    布拉格徕卡画廊位于新城区一条安静的街上,整天空寂无人,一个高个子年轻女孩守着三间小房,其中一间和另两间之间还有几级台阶相连。门厅靠墙放着上了锁的玻璃书柜,里面堆满了摄影画册。书柜下摆了几张桌子,却没有喝咖啡的人,收银台下橱柜里的蛋糕看上去正在慢慢老去。收银台旁边摆着架子,出售各种明信片,有一些正在打折,价格低得惊人,可惜存货很少。高个子女孩进库房找明信片,随即出门抱歉地说,那里什么都没有。

    徕卡画廊是我在布拉格造访的第一个目的地,因为它就在我住的旅馆背后。画廊外面是坡度不小的街道。布拉格所谓的新城区有60 0多年历史,很多古老建筑年久失修,目前空关着。我住在旅馆二楼楼道尽头改造出来的狭小房间,窗户正位于街角,就像住在爱德华·霍珀的画里。

    推开双层窗户,可以看到两条交叉的街道,一条通往有轨电车站和废弃的教堂,一条通往乐购超市和一尊巨大的不锈钢雕塑。雕塑是人头造型,但切成了吐司状,每一片都可以独立向不同方向转动。每隔一段时间,这些金属吐司片就拼成一张脸。

    法兰克福徕卡画廊是城中心一栋两层小楼,距离欧洲央行和周围那一片被称作M ainhattan的欧洲金融中心不远(M ain是一条穿过法兰克福的河流)。我在法兰克福的时候,画廊二楼正在展出Edw ardQ uinn上世纪50年代拍摄的明星和汽车以及Jim M arshalls为披头士和滚石乐队拍的照片。后者以滚石1972年的巡演照片为主,展览手册选择的却是披头士1 9 6 6年的告别演出中Joh n L ennon和P au lM cC artney对唱的恬静画面,也许是因为这两个人长得更漂亮,相比贾格尔,和周围的环境不那么违和。

    画廊一楼展出M anuel P andalis的作品,尺幅起码有一平方米,主题是带雀斑的面部肖像。楼上楼下的风格看上去起码有40年的落差,但这只是一种常见的错觉。两种趣味的真实距离比看上去要小得多。

    对我这样来去匆匆的游客而言,距离布拉格徕卡画廊只有几十米远的旅馆街角浓缩了该城的全部印象:左边是衰败的历史遗迹,右边是全球消费主义时代的生活景观,虽然我对乐购超市里的陈设更熟悉些。徕卡画廊的趣味则介于两者之间,特别是那里正在展出A m y A rbus的照片《街头》,就像一个通往80年代的小型时间隧道。在东欧剧变前的里根时代,嬉皮士那种自甘边缘的心态在纽约大概已经靠边站了。《街头》里那些朋克乐队和穿着二手男式呢外套的麦当娜,就像一面镜子,反射了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的余光。

    这些照片很有意思,特别是A m y A rbus的照片,和D ianaA rbus的照片很相像,很容易让人想当然。但这些照片反映了时尚,而不是对时尚的疏离。实际上,展出它们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了建构时尚趣味的历史。和Edw ardQ uinn看到的滚石乐队一样,A m yA rbus拍到的反主流造型也都是精心装扮的。造型里面有天赋,也有学问,就像苹果的设计也的确颇费心机,所以滚石、麦当娜和T heClash才能取得巨大的商业成功。至于他们表现出的叛逆,不过一类个性,类似乔布斯的某些作为,绝非社会意义上的反叛。这些应该从心理学或精神病学的角度去理解。

    就这样,我陷入一阵早起后的倦怠接一阵应激式的胡思乱想,直到被洪亮的中文谈话拉回法兰克福。画廊朝街的墙面上陈列着上百种徕卡样机,几个吵吵嚷嚷的游客正在询问新机型的价格。那是2015年9月初的一个早晨,附近除了行色匆匆的白领上班族,街上还很寂寥,但法兰克福徕卡画廊沸腾的一天就要开始了。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