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客经济驱动未来 双创助推产业升级

珠三角近两年涌现出数百家众创空间各种创业扶持政策转化为创新驱动力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20日        版次:AA10    作者:熊晓艳 卢韵如 林军明

    创 享

    习近平视察广东三周年系列报道⑨

    创客创新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原来是指出于兴趣与爱好,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2014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创客”一词开始频繁进入公众视野。围绕“创”字的空间和平台上,商人和政治家们都在寻找传统经济发展外的新商机。

    当国内首个被人熟知的创客文化推动者潘昊2008年来到深圳时,他其实只想好好为创客们服务,但后来这股创业热潮,把柴火空间的炉膛烧得亮堂。从2012年左右开始,以市场为原始驱动力的广东,掀起了一股创业、创客风,创新谷、柴火空间、HAX孵化基地等众创平台大量涌现,但当时,信息仅局限于创业者本身。

    在2012年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之后,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就曾分析称,伴随中国改革开放新高潮的到来,不排除创业潮的出现。当时,中国很多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和高端人士已经纷纷自主创业,中国也要建立创新型的国家,需要更多人去创业。

    时间来到2014年9月,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当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时,诱变了蕴藏在广深创业者们身上的基因。从去年年底开始至今,以广深为代表的岭南地区,众创空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到目前为止不下三四百家。

    与之相应,各种创业扶持政策从今年3月始倾囊而出,进一步催生了双创氛围的繁荣。正在深圳举行的高交会上,主题被定为“创新创业,跨界融合”,还首次设立了创客展区。

    在众创空间林立的背后,资源紧缺与人才的竞争则更加激烈。“很多创业者本身不赚钱,在前期也比较困难,只能靠师兄师姐进行中转”,中科院深圳先进院院长樊建平表示担忧,他希望政府能够建立更多公益性的创业载体,帮创业者起步过渡。

    目前,除了广深地区,包括珠三角及粤东、粤西等地的经济发展和创业氛围仍有较大的想象空间。目前,为解决人才、技术缺口问题,已有东莞的创业者开始向深圳等周边城市“借”创始人。不难想象,随着市场的需求和地方人才政策的不断完善,未来将有更多的创业人才在各地市流动,双创也将提供更多的纽带,将岭南热土连成一片。

    启蒙

    因创客“攒”起来的商机

    四年前,当世界创客教父M itch A ltm an来到深圳寻找创客空间时,潘昊对这个词语的积累还很有限。潘昊,矽递科技有限公司CEO,柴火创客空间创始人。作为国内“创客”一词传播的发起人,他没有预料到创客、创业潮今日的火爆程度。

    毕业一年后,潘昊先后在英特尔和北京的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在一次展览上,他首次接触到A rduino平台,并被深深吸引。这是一个集合了硬件、软件及相应开发解决方案的社区平台,也是全球最为活跃的创客开元电子原型开发地。

    作为电子专业的毕业生,大学时潘昊就时常参加电子竞赛,却常常遇到有设计图没硬件支持的困境。一般说来,大公司不屑于为个体生产单个硬件,而自己焊接又费时费力。他想,如果能有一个作坊为这些小批量生产的创客们提供便利的话,市场的空白或许可以得到补充。

    商机就是这么“攒”起来的。

    在广东这个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无疑是电子元器件的世界天堂。一个华强北,能解决几乎所有硬件制造者对于元器件的所有需求。潘昊创建的矽递科技,就是围绕全球创客而形成的开源硬件制造公司。在当时,国内对于创客及社区的概念仍很模糊。2011年,潘昊决定干一件事———成立柴火创客空间,推动创客文化的普及。

    谁也说不好,从创客到创业的嬗变,到底是在什么样的契机下形成的。但毋庸置疑的是,市场的力量为广东的创客们提供了最为原始的驱动力。

    2012年3月,称得上全球最“硬”的孵化器HAX也注意到了深圳,并正式入驻华强北。该孵化器从全世界各地招募硬件创造者后,集中在深圳进行111天的孵化,每年两期项目。曾作为代表团队之一被选中入驻H A X的宋云磊告诉南都记者,入孵标准非常高,而且将国外的项目孵化培训、经验及众筹等概念引入国内,背靠华强北又能提供强大的元器件供应,成为助推硬件创业者的风潮。不过,毕竟HAX只是少数,而且每年能入孵的国内团队只有几个。

    转型

    传统制造业拥抱双创

    2013年9月30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体学习上,主持学习的习近平将“课堂”从中南海搬到中国第一个高科技创业园区、中国科技“第一村”———中关村,将“创新驱动”提到了战略高度。

    而在这之前,广州和深圳早期的创业和创客者们,已经在身体力行创业创新。从2012年开始,在上海新车间、柴火创客空间等围绕“创”字的空间和平台上,商人和政治家们都在寻找传统经济发展外的新商机。

    2015年11月6日,在东莞元创动力产业园里,张洪生忙碌着筹备正要举行的会议———互联网+东莞制造转型升级高峰会暨广东工业创新联盟启动仪式。这个创新联盟,是在创业热潮起来之前成立的一个组织,现将打造一个集创客孵化、产业加速、投融资、上市培育为一体的互联网+服务综合体,张洪生担任联盟资源总监。

    在一个多月前,张洪生忙着接待了世界创客教父Mitch访问团来中国,并先后到莞深港及北京、上海等地交流,也时常到清华大学等高校和各地创客基地拜访。作为曾经的传统工厂经营者,他对传统制造业的困局感同身受。“这年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好多工厂都倒闭了,我们希望结合学校、联合工厂做产学研,让工厂联盟和创客相结合,培育出一些好的创业、创客项目,再引导他们做好市场。”

    创客与生产的结合已有案例。今年4月24日揭牌成立的深圳宝安大公坊创客基地,配备了品牌策划、工程设计、3D打样、小批量生产等专业团队,旨在帮助创业者们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从创意到产品的零距离”。CEO丁春发本人也是国内工业设计供应链领域的“资深创客”。

    在这里,来自温州的创客林圣玉对智能家居情有独钟,多年来申请了五六十个智能家居方面的专利。但作为一个创客,很多专利无法进行量产。借助大公坊基地的产业链和辅导计划,许多原来停留在纸上的想法慢慢变成了可行性高的产品,并被专业从事智能电器产品研发和销售的一家公司看中。这家公司原本的产品线已经有些老化,产品也缺乏核心技术和专利,急需转型升级。

    企业对于创客的需求,不仅是新的产品和想法和产生,他们也同样期待创客们带来的整合创新能力,尤其是在“互联网+”的背景下。在华为待了13年的郑国新出来创业了,他将V R技术与儿童玩具结合起来,打造了一款“儿童自媒体”产品“娃娃亲亲”。这款产品采取TOC模式,利用互联网技术帮传统玩具厂商实现转型升级。

    创客们带来的这股新风,对于急需转型升级的企业来说是及时雨。除了外部的力量,如今大批传统加工型的企业也开始意识到创新的重要性,不仅大力鼓励员工创新,甚至在企业内部也设立不同的创新空间。比如,深圳三诺集团推出“创意+、创客+、创想+”3+计划,发起成立“珊瑚群创新加速器”,并联合京东、腾讯等企业,整合资源提供更多创业支持。

    生长

    众创空间遍地开花

    双创风潮鼓起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抱着热情和想法来到广东,一个个围绕创业创客者们的服务机构或基地也应运而生。“在深圳,10个人中可能9个都是创业的,连送个盒饭都是,真是不提创业不像深圳人。”这不仅是一个段子。

    继深圳柴火空间之后,广州较早的创业咖啡馆是2012年创办的“创新谷”。去年下半年开始,广州的孵化器发展迎来井喷,创客街、YOU+社区、一起开工、中大创新谷、黑马、伯乐咖啡……从每天0 .4元的座位费,到每月1500元的格子间,近30家众创空间涌现。据广州青年创业中心统计显示,截至今年5月,广州的众创空间已达170多处。

    深圳则率先提出“创客之城”的口号。副市长张虎在“国际创客周”上透露,深圳的创客达1万多人。官方数据显示,深圳能为创客提供软硬件服务的创客机构有40来家,集中从事创客活动且有规模的有30多家。事实上,多位众创空间负责人估计,目前为止全深圳类似的机构不下200家左右。

    除了广深,珠三角其余地市的众创空间也正在蓬勃发展。东莞,深圳的后花园,从今年年初开始各镇街众创空间涌现,已有至少十几家较为有规模的孵化基地。

    广东创业工场正在布局珠三角连锁综合孵化圈,在多地设立孵化器。10月30日,中山孵化器启用;11月12日,南海孵化器启用……根据计划,今年底整个孵化平台将吸收有效项目1000个,孵化落地项目250个。

    珠海不甘其后,越来越多市场化运营的孵化平台涌现;江门的大学生创业孵化基地,到去年为止已孵化了60多个创业项目,其中科技型企业超过90%.

    更有意思的现象是,在广东,将出现一个超级国际创客中心。今年6月的一次重要会议上放出风声,首个省级国际创客中心———广东国际创客中心将由广州番禺与广东科学中心、中国科学院先进技术研究院共建,拟设“创客发掘工程”、“创客苗圃工程”、“成果转化加速器工程”和“互联网+工程”的线上线下一体的创客生态四大体系,形成引领全省创新潮流、可复制、可推广的创客模式。

    保障

    众创空间收获政策支持

    2013年11月,在2013年创客汇暨全球创业周中国站上,习近平向活动组委会发去了贺电。他表示,青年学生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是创新创业的有生力量,“全社会都要重视和支持青年创新创业,提供更有利的条件,搭建更广阔的舞台。”

    “双创”风靡岭南大地,从省里到各地市的资金和政策也紧锣密鼓地出台。

    今年3月,广东省政府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促进创业带动就业的意见》,推出一系列降低创业门槛、激励创业的优惠措施。今年至2018年,省财政将安排25亿元用于创业补贴。

    在此纲领性的文件下,5月,东莞出台“引导民营资本发展实体经济30条”,明确提出对“众创空间”建设设立补助资金。

    一个月后,《深圳市关于促进创客发展的若干措施(试行)》正式出炉,宣布设立2亿元的“创客专项资金”。

    此外,广州也将在年内出台“创客”相关政策,规范“创客空间”的运作,同时提供相关补贴,使其更好地为创客服务。

    然而,市场的真正完善和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由于创业氛围政策不均衡,珠三角的众创空间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在刚刚过去的“双创周”上,一位在众创空间有着多年经验的人士表示担忧:“现在空间是多了,可是创业者却不够了。”

    以东莞为例,各大镇街都开始建立众创空间,当空间在选项目时,项目也在选空间。即便在富有生意头脑的粤东地区,关于民间众创空间方面的消息也还是很难发现。至于粤西地区,人们的注意力往往还集中在传统行业的竞争中。

    另一问题是,随着大量政策补助和人才补贴的出台,目前的众创空间五花八门。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当众创空间遍地开花,却没有一个政府单位能说得清这到底归谁统一管理,到底有多少个这样的机构。而众创空间为了活下去,除了申请政府的补贴外,基本都要收取工位费用来保持运转,也因此催生了一些靠吃政府补贴和收工位费的“二房东”。

    另一方面,很多孵化器以为创业者提供工作卡位为生,但初创者项目本身不赚钱,除了申请相应的政府补贴外,很多还要靠家庭投入。中科院深圳先进院院长樊建平建议,政府应该加强投入或支持带有公益性的创业平台的建设,免费向初来乍到者开放。中科创客学院首批孵化项目最近顺利毕业,樊建平很高兴,担忧也相伴而生,“申请的人数太多,但地方也很小,我们放不下。”

    创业者越来越多,我们的城市是否提供了足够多的载体和起步的资源?这正是樊建平所担忧的。

    创客进程表

    2010

    深圳第一家创客空间柴火创客空间成立。

    2012

    3月,全球最“硬”的孵化器HAX正式入驻深圳华强北。这一年开始,以市场为原始驱动力,广东省掀起了一股创业、创客风。

    2012-2015

    众创空间在珠三角遍地开花。

    2014-2015

    珠三角开始打造全方位连锁综合孵化圈。

    2015

    7月,广东宣布国际创客中心将落户广州,这是国内首个省级国际创客中心。

    11月,广东工业创新联盟启用,致力于结合产学研,连接创客和工厂,实现创业创新的产业对接。

    观察

    推广复制“深圳经验”鼓励省内资源“互挖”

    竞争,无处不在,即便是在广深这样充满创新基因的地方,近年来也有不少项目流向北京、上海等地。

    在广东省,深圳有着强大的高新技术发展投入和产出,围绕这些产业发展的创客创业者们也分享到改革的一杯羹。但樊建平看到的是,要想发展全省的创新能力,需引入区域协同的概念。“为什么深圳不能被明确定义为广东省的创新中心,经验不可以在全省推广复制?为什么我们的项目没有流向粤东、粤西?不是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么?”

    作为智囊团,樊建平所在的中科院深圳先进院也到省内各地走访调研过。“很多领导还停留在谈招商、招学、招研的层面上,对所谓的高新技术发展还没有太大的概念,虽然早就说要向深圳学习,但实际上思维上还没有真正转变过来。”在他看来,要真正激发一个地方的创新活力,并不是招几家企业就能完事儿的,而是要从经济政策、人才策略上进行综合配套发展、共建基地,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政府的创新管理水平提升。

    “企业是企业家的企业,企业家是市场里最重要的玩家。”樊建平说,深圳市的政府在发展经济上的不强势,让企业获得了轻松发展的环境,也让企业家们享受着较高的精神待遇。然而在广东很多其他地方,以政府思维为主导的经济发展模式仍然存在。

    在未来,樊建平表示需要坚定不移地确定深圳在广东省科技创新的地位,同时深圳也有义务辐射其他地区。简单说来,“如果粤东、粤西等地区要来挖项目或共建生产基地,深圳也不要关上门”。

    总策划:曹轲 任天阳

    总统筹:陈文定王海军

    执行统筹:王莹 刘丽君 王卫国 编辑统筹:李建平

    记者统筹:孙天明 庄树雄 采写:南都记者 熊晓艳 卢韵如 制图:林军明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