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变”时刻已到,缅甸何去何从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15日        版次:AA17    作者:李靖云

    south

    review

    weekly

    过去一周,缅甸大选是整个世界的焦点,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大选中赢得议会多数席位。缅甸到底发生了什么?将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对于有着胞波情谊,同时边境唇齿相依的中缅两国而言,这次大选又意味着什么?南都就此专访了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孟加拉湾研究室主任宋清润研究员。

    寻求“改变”是这次缅甸大选主基调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在野党全国民主同盟取得大胜,这恐怕是既在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的结果,主要原因是什么?

    宋清润:民盟能获胜,首先是因为领袖昂山素季在缅甸社会非常有影响力,她个人非常善于演讲,具有很强的个人魅力,非常善于发表吸引眼球、让老百姓感到欢欣鼓舞的演讲。她的竞选活动在缅甸各地非常受欢迎,可以说是万人空巷。第二就是缅甸过去53年半,都是军人和军人扶植的巩发党执政,全国上下求变的心理很强。从投票就能看出来,老百姓只知道民盟和昂山素季,一般都不知道民盟推出的候选人到底能力如何,但是他们仍然选择换人,换党,就是想看看新的人新的党会是什么样子。

    南都:是否说这种求变的局面,推动了民盟取得压倒性的大胜?

    宋清润:这种求变心理可以说是缅甸民众的主流,从这次大选就能看到,缅甸老百姓对候选人的背景基本都不关注,只要看到昂山素季就给她拉票,只要是民盟候选人,他们就投票。当然这不是一种理性的政治考虑,但这是一种社会现实和社会心态,是这次大选最基本的政治现实。这次大选的投票率非常高,在缅甸选举史上很罕见。因为民盟和昂山素季的支持率非常高,投票的人越多,民盟获得的议席就越多,可以说高投票率造就了民盟的大胜。这次选举比较公正公开,也有利于民盟获胜。

    南都:对这次大选,执政党巩发党,还有在缅甸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军方,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宋清润:巩发党其实执政的时候也做出了一些政绩,促进民族和解,推动经济发展,改善对外关系,特别是签署了全国和平协议。但是在缅甸上下求变的心理基础上,巩发党惨败,基本是注定的。巩发党的一些领导人还是展示了君子风度,遵循民主原则的风范,某个选区败选,他们会向对手表示祝贺,承认败选。总统吴登盛也表示会尊重选举结果,向新政府移交权力。缅军总司令也表示接受选举结果。这些因素都有效地推动了选举顺利展开。

    南都:从计票结果看,民盟不仅赢得了城市的票,还赢了乡村票,一般认为乡村是巩发党的地盘,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宋清润:这个选举结果的确出人意料。大选之前,缅甸的舆论,以及国际观察家都认为民盟一定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但包括西方学者做了数据上的测算,认为民盟要获得半数以上的议席会比较困难,因为缅甸议会有25%的议席是留给军方的,只有75%的议席是选举产生。民盟在巩发党基础比较好的农村地区也大量获胜,这让巩发党都大为吃惊。巩发党执政的时候,对农村有大量的投入,小额贷款、基础投资,搞了很多富民工作,但是这些都抵挡不住人民普遍求变的心理。当这种心理变成一种普遍行为的时候,其实呈现了一种亢奋状态。

    南都:另外就是在缅甸这样一个少数民族占据大量地区的国家,民盟在少数民族地区也获得了大胜,这里有什么原因?

    宋清润:少数民族地区,民盟也获得大胜,这也是比较让人意外的。缅甸少数民族人口占全国三分之一,但是昂山素季自己并没有多少支持少数民族的措施。而且少数民族地区都有自己的政党,这些党在地方都有很强的影响力。但是从开票结果看,民盟在少数民族地区也是普遍占压倒性优势。我猜测少数民族地区候选人可能也借助了昂山素季和民盟的旗帜,因为少数民族政党普遍都太小、太弱、太穷,候选人的资金配备、车辆、人员配比都不足。昂山素季和民盟则不存在这些问题,他们拉票能力很强,而且能够主动推少数民族候选人。

    南都:民盟这样在城市和乡村、缅族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都获得大胜,对于解决缅甸长期存在的“民地武”问题是否有帮助?

    宋清润:这次民盟最后有多少少数民族议员,还有待观察。我想民盟上台以后,首先还是得把缓解民族冲突,实现民族和解,消除武装冲突,实现国内持久和平作为重要的政治任务。和解的方向不会变,但具体谁负责,会采取什么样的方法,这些还存在问题。我估计形式会有调整,但这些调整会不会引起全国的不满和冲突,不太好说。

    政府框架外的政治领导架构有待观察

    南都:这样一次大胜,意味着期待会更多,对于昂山素季而言,未来民盟执政之后,她所要面对的主要问题有哪些?

    宋清润:她面对的到处都是挑战和问题。首先就是民族和解,国内和平的问题,国家要统一稳定,要停火。第二个就是经济发展,缅甸人均G D P不过一千美元左右,在整个东南亚也是比较落后的,缅币贬值外贸赤字,大量赤贫人口,这些都是问题。尽管他们这次可能赢得了大多数议席,可以组成政府,但昂山素季还是要协调好和军方、其他政党、其他派别,种种利益相关方的关系。最后一点,宗教矛盾,这也是昂山素季不得不面对的。缅甸的佛教徒和罗兴亚人或者叫罗兴伽人,关系非常紧张,最近几年爆发了多次教派冲突。现在看来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罗兴亚人没有投票权,也就是其国民身份都无法保证。未来这些人利益更边缘化,会带来和佛教徒更直接更激烈的冲突。这个问题不解决,流血冲突少不了,而且会带来西方对缅甸内政的高压和干涉。还有能源供给不足的问题,缅甸国际地位提升,种种问题都会浮出来。

    南都:昂山素季表示,未来缅甸政府将在她的领导下运转,由于宪法的规定,昂山素季有国外关系,不能参选,那么这种政府框架外的政治领导,对于责任政治而言,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宋清润:独立六七十年,缅甸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权力架构,这个权力架构如何运作,能够运作多久,都还存在问题。社会接受度如何,是否触犯宪法原则,都有待观察。

    南都:对于军方而言,未来会做什么样的安排,是否会给昂山素季设限?

    宋清润:昂山素季已经致信缅甸国防军司令敏昂莱,希望能举行会谈,共商国是。敏昂莱也表示会尊重大选结果。至少目前看来,双方还是比较和气的。不管未来双方会晤的结果是什么,不管双方达成何种妥协,是否会有权力分享,或者是额外的权力保证,我想有几个方面,军方的利益还是会有保证的。宪法赋予军方的“关键少数”的地位我就不讲了,这个关键的25%议席,保证了军方可以否决任何修宪的议案。国防、内政事务、边境,这三个部的部长必须是现职军官,而且这个人选必须和国防军总司令协商。缅甸国家与国防安全委员会,这个是总统领导的最高安全会议,一共11个成员,其中国防军总司令、副总司令,军政部长,国防部长,军队事务部长五个人,还加上一个由退役军官出任的副总统,一共六个人都是军队系统的,这六个人就占据了这个关键机构一半以上的席位。除此之外,宪法还明文规定保护了一些其他的军方权利,不管未来如何进行权力分配,军方至少保证了这些权力。

    缅甸转型与中缅关系再造都是长期工作

    南都:缅甸的未来会是印尼这样逐步完成政治授权模式的转变,还是会像泰国这样,仍然会有长期军事干政的特点?

    宋清润:不管缅甸最后走向哪种模式,有几个基本面应该是各方都认可的,社会稳定、民族和解、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改善、国际地位提高,这些都是缅甸各政党认可的发展方向。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会有一些反复,会有波折,甚至会有一些冲突,这些都是正常的。这次大选的成功,实际上表明这个大方向已经得到了上下统一的认可。如果出现了不同方向的博弈,不同利益的对抗,我想还是需要缅甸人以及各个派别通过协商的方式来解决,还是要总体上往前走,不要因为利益党派博弈损害了国家利益,因为缅甸国家是所有人的。

    南都:中国缅甸长期保持友好关系,中国也是缅甸第一大投资国,重要的利益相关方。之前中国和民盟一直没有直接沟通渠道,目前缅北冲突已经对中国边境造成了影响,对中缅关系而言,民盟上台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变数?

    宋清润:昂山素季以及昂山素季的家族和中国渊源很深,她的父母和中国都有非常直接的个人关系。昂山素季与西方交好,但并非反华者,而是基本对华友好、积极推动中缅关系发展的。多年来,听其言,观其行,总体而言,她对华比较友好,努力发展两国关系,这是“主流”。但是缅甸和中国关系确实处于一个挑战最大、时间最长的调整期。首先,缅甸对华外交的主体在多元化,对华政策正在多元化。其次,就是西方对缅甸战略投入空前加强,这对中国来说是挑战。这两点随着缅甸这次政权更迭,会更加清楚,对我们而言,还需要做更多调整。

    南都评论记者:李靖云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