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拉格的重生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8日        版次:AA21    作者:尼佬

    驴族

    ●尼佬

    我们从北极圈最大的城市摩尔曼斯克南下,不过是一宿的火车,已经抵达凯姆(Kem),五点刚过,乌云满天,仿佛从来没有黑过,也未曾亮过。

    这里离北极圈只有两百多公里,离白海的海岸线二十公里,倘若要从大陆进入白海中的索洛韦茨基群岛,这是最好的连接点,在白海的东边当然也可以上岛,却更荒芜和荒凉。

    这样一个孤零零的二层木结构小型火车站,是俄罗斯北方行走最常见的景象。铁轨外层层森林,站台外零散小店,有厚厚的门帘,悄悄地无日无夜地开着。通往码头的公交车在六点半准时从站外开出。我拿出K indle,把旅行指南上的俄文指给司机看,他点点头,示意我们扔下三十卢布,还是便宜,这时,人民币兑换卢布已经逼近1:10了。

    三三两两的人在零零散散的村落上上下下,最终抵达码头的度假村。买好船票,我们裹着外衣就往船上逃。昨天开始的大雨,一直从北极圈外跟着我们来到北极圈内,白海阴沉沉的,远的浪拍着乌云,像失去救赎的永恒末世。

    船上却温暖紧凑。没有领袖像,圣母和耶稣的哀容下,挂着高帮雨靴、雨衣、围巾、大衣和各种罐头及饮料,如果不下船,好像也可以在这样的世界存活下去。

    幸运的是,我们抵达群岛主岛时,乌云竟然散去。俄国北方的初夏,如白云苍狗,在灿烂阳光的扫荡下,好像洗去了千年的抑郁。

    尽管在《古拉格群岛》中,索尔仁尼琴把整个苏联比作一个密布监狱和集中营的群岛,但人们仍然普遍认为,索洛韦茨基岛上的监狱旧址就是古拉格群岛的原型。这个监狱,也是极北之地历史最悠远的修道院,14世纪就已建立,迅速成为整个白海群岛的中心。1926年,这里成为关押反对斯大林的异己分子的劳改营。直到1992年,这里才终于迎回圣像,复建修道院直到如今,它成了世界遗产,当然,是因为修道院的历史,而不是劳改营的历史。

    气温只有12摄氏度,可是风轻日艳,蓝色的海面和青葱的森林让人愉快而难以置信它在漫长冬季的酷烈。修道院在一个微微凸起的坡上,后面有一湾湖水。画画的、发呆的、钓鱼的都在水旁,静静地守着这七百年的修行场。若追着这水而去,弯弯曲曲的河滩后,是无穷尽的北方之海。

    一小时的步程外,有距离北极圈最近的植物园B otanicalG arden,在满地五颜六色的郁金香中,我被蚊子咬了无数口,才晓得,原来人类畏惧的苦寒之地,对挣扎于活下去的小生命来说,也不算什么事。在极权崩溃后的白海,有复活的基督会拯救它们。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