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海淘向世界求知识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11月08日        版次:AA21    作者:阿布

    书影游踪

    ●阿布

    “双11”马上就要到了,虽然刚在某电商网站趁促销买了4本书,但这两年我对国内这些网购活动已经没了以往那种趁机囤书的热情,反而是海淘的范围越来越广,而且体会到国内商家没有的那种诚信、人情味与期待。

    我海淘的对象只有两样:书和影碟,前者以二手书为主,因为价廉,很多时候品相也有保证,特别是从日本古书店买来的;后者以DV D为主,要找1980-1990年代的就只有V H S(录像带)或V CD,也买过一部韩国电影的特别纪念版蓝光碟,价格倒还可以接受。

    如果从地域来看,我海淘的包裹来自美国、英国、爱尔兰、德国、韩国、日本、台湾。欧美的卖家确认订单、发货都会发电邮提醒,如果没收到货,有的标明100%退款保证的卖家会致歉并立即退款到我的银行卡;有的卖家则要等包裹退回到他那边才会退款,如果中途丢失那就没得赔,这类要求绝对合理。最令我感动的是,有一次我从美国亚马逊的第三方卖家订购了一部苏联电影的D V D,等了近两个月,我留的收件人地址是一个香港朋友家,但她都没收到邮局的取件通知单。于是我问能否退款,卖家爽快地答应了并表示很不好意思。神奇的是,大约两周后,朋友告诉我,她收到了贴满香港邮票的DV D包裹,看来问题出在香港邮政的转运环节。我把这事告诉了美国卖家并表示会再次付款,他说,虽然你收到了包裹,但也耽误了你不少时间啊,你就只付D V D的卖价吧,运费不用给我了。实际上,运费比卖价还高不少呢。

    我之所以经常让香港朋友代收海淘包裹,主要是因为香港有一套和中文并行且官方和民间都认可、熟悉的英文地址,一般不会被错投或不投,上述例子是唯一的例外,何况最后还是送到了。而收件地址写着我所在的内地工作单位的包裹,哪怕上面写的是汉语拼音,都有近一半没有收到——— 今年4月,那家爱尔兰二手书店电邮告知,我订购的奥威尔的“御用”出版商的自传被退回他们店里了,让我再写一个地址后他们重寄。我把在广州的地址从英文改成拼音发了过去,几天后收到发货通知,但到现在都没收到包裹,也不好意思让他们寄第三次。

    如果说语文隔阂是海淘的一大障碍,那么,日本和韩国的几个主要购物网站近年都推出了中文版页面,甚至还可以使用中国主流的网上支付工具付款,简直太贴心了。相比之下,同文的香港和台湾面向中国大陆的电商服务进行得都不大顺利:要么被拒之门外,要么只能用当地的身份证注册,也只限当地银行卡付款。中国的书迷和影迷,有时要买繁体字的中文书和影碟,咋就比买外文书还难呢?

    当年日本明治维新有一条口号叫“求知识于世界”,我一直很推崇,如今海淘正是达成此一目标的一条捷径,但愿这条路越走越宽,越走越顺。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